第1208章 让人想要染指的小仙女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08章 让人想要染指的小仙女

她今夜心情十分不好,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因此,也懒得和他们玩猫捉老鼠的把戏,直接干脆利落的就把两个暗卫给甩掉了。 无双十八年来没有碰过酒,十岁那年,她过生日,憾生哥哥来帝都,哄着她喝了一点滇南的蜜酒,结果她就喝醉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午和一个晚上才醒过来。 爸妈都吓坏了,憾生哥哥也自责的不行,一直守着她,守了整整一夜。 而无双自个儿醒来后,就嚷嚷着头疼,过了两天整个人才慢慢的转过劲儿来。 自此,爸妈哥哥还有……小白,都不许她再碰酒,一滴都不行。 无双虽然打小就性子骄矜任性,但也自来都极有分寸,知晓家人疼惜她,亦是为她好,更何况,那一次酒醉后醒来头痛欲裂的感觉也实在不好受,她也就乖乖听话,再也不曾碰过酒。 只是今夜,她想,也许她需要喝点酒,让自己昏沉沉的去睡一觉。 而等到她醒来,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她的十八岁成人礼很完美,小白没有和她说那些话,他们很快,就要订婚了。 而之前种种,不过是她做的一场噩梦,噩梦嘛,醒过来就好了,又不是真实发生的。 无双随便进了一见酒吧。 却被人拦下了。 无双有些不解,那人指了指一边挂着的牌子未成年人不得入内。 无双不由笑了。 这会儿她得庆幸,之前小白约她去老地方见面,所以她就随身带了自己的包,这会儿一个人跑走了,包却还在身上。 无双拿出身份证递给面前的人,她今天,刚好满了十八岁。 那人看看身份证,又看看无双,面上带出几分不敢置信的狐疑:“你姓厉……” 厉这个姓氏在a国并非罕见,但面前这小姑娘,瞧着就气度非凡,这又是藏龙卧虎的帝都,自然得有几分的谨慎。 “姓厉怎么了,我一个小演员,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总统府的小公主吧,哈哈。” 无双把身份证抢过来,笑嘻嘻道。 那人上上下下看了她几眼,这穿着打扮,倒像是拍戏的样子,小演员拍完戏出来买醉,也正常。 再说了,这总统府的小公主怎么可能屈尊去做个戏子。 无双进了酒吧,随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然后点了一瓶酒。 周遭喧嚣吵闹,重金属的音乐震耳欲聋,寂寞的男男女女拥抱在一起,或许连对方的姓名都不知道,却也能耳鬓厮磨。 这就是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好像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填不满的深深的洞穴,在叫嚣着,他们是多么的寂寞。 无双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酒水入口苦涩辛辣,她差点吐了出来。 也许是她喝酒的笨拙和青涩,引起了不远处几个男人的注意。 他们停止了交谈,目光时不时的在暧昧的光影里,落在无双的脸上和身上。 都是酒场上的常客,欢场里的浪子,在帝都这样的销金窟里,鱼龙混杂,可能随便一个砖头砸下来,都能拍到一个二代。 这些人也不例外。 凭借着他们在风月场上积攒的经验,这个与酒吧气氛格格不入的女孩儿,怕还是个雏儿。 有人抬手招来酒保。 低语询问了几句。 片刻后对同伴道:“一个小演员……” “我说呢,穿成这个样子,原来是个小演员啊。” 几个男人对视一眼,都不由得笑了。 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还是个叫不出名字的,那今晚倒是一场好艳遇。 无双又喝了一口酒,只觉得从喉头到胃部都是火辣辣的难受,她搁下酒杯,招手要来了一杯温水。 再抬头,面前却多了两三个年轻的男人,倒也算生的周正。 只是无双打小见的都是如自己父亲和身边叔伯那样的人物,因此,寻常男人,根本入不得她的眼。 她只是看了一眼那几人,就又收回了视线。 “妹妹,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酒啊。” 无双根本没有理会面前的男人。 可那几个男人眼中,却都闪过了一抹惊艳。 离的近了,方才看的更清楚一些。 面前这年纪尚幼的女孩儿,没有如往常这些泡吧的姑娘一样画着大浓妆,让人看不出她的本来面目。 她也是化了妆的,但是妆容轻薄而又清新,让她看起来只如那聘婷的初生小荷一样,可人而又干净的美好。 男人们对视一眼,都有些心痒难耐。 寻常的大鱼大肉吃腻了,忽然见到这样一个小仙女,谁不想去染指。 “妹妹,今晚的酒哥哥请了,如何?” 无双冷笑,心头却升起戒备,直接怼了一句:“我又不是买不起酒。” 男人们对视一眼,唇角笑意不由得更深:“妹妹这是心情不好么?要不要和哥哥说一说……” 男人倾身上前,想要贴近无双,可半个身子,却恰好挡住了无双桌子上那半杯酒,而他身后的同伴,已经手速极快的将白色无味的粉末洒入了无双的酒杯中。 “滚开!” 无双看着那个男人凑过来,他身上的烟酒味道,让她恶心,不由得厌烦不已,厉声低喝。 男人倒是没怎么纠缠,依旧笑着缓缓站直了身子:“行,那我们就不打扰妹妹了。” 这一切不过电光火石之间,无双纵然再怎样聪慧,却也涉世未深,更何况她自来被保护的极好,又怎会知道社会险恶。 虽然打小静微和厉慎珩都没有疏忽教导她这些,但一来这是在帝都,总统府的眼皮子底下,二来,无双自认为自己心中颇有警戒,就算预备出来买醉,也是绝不肯和任何人交谈或者同饮的。 眼见得那几个男人果然就知趣的离开了,无双心头也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趴在桌子上,盯着面前酒杯里琥珀色的酒浆。 这一杯喝完,依着她从前仅有一次的喝酒经验来看,她至少要昏睡两天吧。 无双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面前晶莹剔透的玻璃杯,好似这里面装着的并不是酒,而是一种,喝下去,就会让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全都不要发生的神仙秘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