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你们……这是干什么?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05章 你们……这是干什么?

他攥着手机,站在那里足足有半分钟,方才对身侧之人轻声说了一句:“走吧。” 憾生赶到庄园的时候,无双的成人礼已经到了尾声,宾客陆陆续续的离开。 而无双,更是早已不见了人影。 静微见到憾生,不免又是一番叙旧,憾生心中记挂无双,就有些魂不守舍。 静微瞧了出来,就笑道:“无双这丫头和小白又不知道去做什么了,你也知道的,他们俩自来都亲近,我和她爸爸,都想着小白如今都二十七岁了,不如就让他们先订了婚……” 憾生只觉得心头剧烈一震:“订婚?” “是啊,他们俩打小感情就好,这些年来你多少也知道,也就小白能降服了无双,再说了,无双这性子,跟了别人,我也不放心不是?” “夫人,无双年纪还小,心性还未定,我不认为现在订婚是一件好事。” “可是,无双自小就喜欢小白啊……” 憾生垂眸,玉色的脸容上,那笑容也是虚浮的,让人莫名看了有些心痛。 静微握住憾生的手,轻拍了拍:“憾生,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无双好,这些年,你对无双比亲哥哥还要用心,我都看在眼里,我也不瞒着你,无双虽然刚满十八岁,但是,她打小就盼着早点嫁给小白……” “是,他们自小就在一起,情分自然不是别人可以比的。” “还有你这孩子,小白今年就二十七了,我记得你是比小白大一岁的,你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夫人,我还没有完成少主的嘱托,实在无心这些烦琐之事。” “这怎会是烦琐之事,你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着你,我也放心啊。” “再说吧。” 憾生抬眸看向静微,微有些苍白的唇带了浅淡的笑意:“夫人,我想要去见一见无双,给她的生辰礼物,总要亲自送到她手上才行。” “好,那你记得明日来家里吃饭,我和你厉叔叔都惦记着你。” 静微牵着憾生的手,一路送了他出去。 夜色和流光之下,那昔年单薄孤僻的孩子,如今已经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静微一直看着憾生走到车边,他白色的衬衫在沉肃的夜色里有着出尘的不真实之感,也许是因为玄凌的缘故吧,看到他,总是心里会有些难过。 这孩子,若是他身边有个贴心的陪着他,是不是,他眼底的笑意也会更真切一点。 总觉得这些年,他像是把自己封闭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一样,就连她和含璋,也觉得与憾生相处之时,总有一种疏离之感。 大约也只有无双那丫头,小太阳一样,让憾生也不可避免的稍稍融化些许。 …… “草儿,我能送你回去吗?” 草儿望着面前彬彬有礼的年轻男人,他确实十分绅士,今晚与她共舞的时候,也从未有任何的逾距之举。 她知道他是慕家的少爷,慕家在帝都也算是一股清流,他的出身实则很不错,难得的是,身上也没有那些纨绔之气,该是长辈们都十分喜欢的好女婿人选。 但草儿的心里却一片波澜不惊。 她直接摇头拒绝了:“我和我哥哥一起回去就行,不用麻烦慕少了。” “草儿……” “慕少,您还是别叫我草儿了。”草儿的声音依旧很低,却带着明显的拒人千里。 慕连辰眼底不由得闪过一抹细微的失落,但良好的修养,还是让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抱歉,孙小姐,若是我给您造成了什么困扰……” “并没有,慕少,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 “听说慕少远在大洋彼岸有同窗的女友,怎么刚一回国就开始追求别的姑娘了?是当真爱火炙热无法控制,还是觉得,孙家这个门庭有更好的价值?” 徐汀白握住草儿的手腕,直接将她拉到了身后,在她脑门儿上弹了一下:“你也是个蠢笨的,别人怀着什么心思你就不会想一想?” “徐少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孙小姐温柔秀美,我见之倾心,有何不可?至于你所说的同窗女友,那不过是闲人乱传的谣言而已……”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慕少与人不曾暧昧,这谣言又怎会传出?” 徐汀白冷笑一声,不再理会面前脸色不善的男人,攥住草儿手腕转身就走:“说了今晚我替你哥哥送你回去,怎么一点都不听话……” “无双……” 草儿被他拽着,刚转过身,就看到了面前不远处站着的无双,她下意识要挣开徐汀白的手,可挣了几下,都没能挣开。 “你们……这是干什么?” 无双站在那里没有动,她的目光落在小白握着草儿的那只手上,“出了什么事了吗?” “无双,你先去老地方等我,我把草儿送回家就过去找你。” “你送草儿回家?定函哥哥呢,我孙伯父和孙伯母呢……” 无双忽然一步上前,就要推开草儿:“我和你说过除了你父母亲人,你只能接我送我……” “草儿是外人?” “草儿不是外人,但是她是女孩子,小白,我不让你送别的女孩子,你知道的!”无双眼睛通红,盯着他攥住草儿手腕的那只手,怎么都无法移开。 “无双,你不觉得你这样太霸道了?”徐汀白攥着草儿的手腕,将她护在身后:“你和草儿从小一起长大,你们亲的像姐妹一样,她有什么事都想着你,护着你,今天她被人纠缠,我送她回去怎么了?” “被人纠缠?慕少追求她,就是纠缠?慕少也不是什么登徒子,帝都慕家也是出了名的清贵……” “在你看来,草儿就只配这种脚踩两船的渣男?” “我不是这个意思……” “无双,你就是这个意思,在你眼里,只有你才是公主,别的女孩儿,就如杂草一样!她们不能和你争,也不能和你比,你也压根没把她们放在眼里!” “徐汀白……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无双死死的攥着双手,她双眸通红望着徐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