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无双该多么伤心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203章 无双该多么伤心啊

草儿觉得心里头乱的不行,她知道,她必须要立刻离开这里,而且以后,都绝不能再和徐汀白私底下见面了。 更甚至,徐汀白曾送她的那些生日礼物,她最好全都丢掉,就算不丢掉,也绝不能戴出来示人了。 “小白哥哥,以后,请你不要再额外送我生日礼物了……” “草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无双对你说什么了?” 草儿慌忙摇头:“没有,小白哥哥你别乱说,无双妹妹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和我说过。” “无双真的没有欺负你?”徐汀白却有些不信,无双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她打小要什么有什么,千娇百宠的,占有欲强烈的可怕,所以这些年,他给草儿送生日礼物,从来都没让无双知道。 在无双的心里,他徐汀白除了父母亲人果儿,全天下的女人,也只有她厉无双一个可以收他的礼物。 “没有!”草儿回答的斩钉截铁:“无双妹妹怎么可能欺负我?我们打小一起长大,她拿我当姐姐,我拿她当妹妹看,怎么会欺负我?” “那你为什么不戴我送你的镯子。” “小白哥哥,我很感谢你的用心,只是,当我求你了,以后我的生日,你真的不要再送我东西了……” 草儿说完,轻轻掰开徐汀白攥着自己手腕的手指,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走的很快,步子很急切,因此,徐汀白没有看到她转过身眼泪就掉了下来。 有些事,是不能肖想的,有些人,悄悄的,放在心底也就足够了。 于情于理,不管怎样,不管她会痛死还是会难受死,那也只是她孙定媛一个人的事情,与无双无关,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罢了。 果儿躲在墙后,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一直到草儿走了,徐汀白也离开了,她方才虚脱了一样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她没有想到她会看到这样一幕。 她的哥哥,自小和无双姐姐青梅竹马的亲哥哥,将来要娶了无双姐姐做驸马的亲哥哥,却和草儿姐姐抱在一起。 更甚至,她还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什么额外的生日礼物,什么镯子…… 她这个亲妹妹,完全一无所知……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认为,哥哥除了给父母和她准备生日礼物,最用心的也就是无双了,可现在,草儿姐姐这边,又是怎么回事…… 果儿觉得自己小小的心灵根本没办法承受这个惊天大秘密。 她甚至不敢去想,如果无双姐姐知道了,如果总统府那边知道了,如果父母知道了,后果会是怎样…… 果儿失魂落魄的转身向外走,连撞到了都没反应过来。 宋月疏忙轻轻拉住了果儿;“果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呆呆傻傻的?” 果儿回过神来,待看到面前是宋月疏,不由得小嘴一瘪,张嘴就哭了出来。 宋月疏吓了一大跳,幸好四下没什么人,忙将她拉到一边,一边给她擦了眼泪,一边柔声询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果儿年纪小,遇到这样的事真不知如何是好,宋月疏虽然只比她大了一岁,但却稳重成熟了太多。 她还只知道吃吃喝喝呢,宋月疏就如小大人一般,十分能干了。 “月疏姐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好啊果儿,你问吧,我若是知道的,都会告诉你的。” “如果,如果有一个人,他原本有一个,有一个青梅竹马,大家都认定了他们将来会结婚的,但是,但是……” 果儿想到刚才哥哥抱着草儿,和草儿说的那些话,心里就为无双难受的不行,无双那么喜欢哥哥啊,她若是知道了,一定会伤心死了。 “但是,他却又同时对另一个女孩子好,那个女孩子过生日,他都会偷偷的送生日礼物,还会抱着她,说她傻,说她让人心疼……” 宋月疏看着哭的哽咽的果儿,眉头轻蹙:“果儿,你说的这人,不就是个脚踩两船的渣男吗?” 果儿一怔,想到自己好好儿的哥哥忽然就成了渣男,更是难受,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月疏姐姐,你说怎么会这样啊,有一个喜欢的还不够吗……” 宋月疏轻轻将果儿揽入了怀中:“乖,别哭了,咱们现在马上得去前面了,你要是哭肿了眼,无双看到了,那丫头又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非要给你讨公道呢。” 果儿想到自小到大无双都护着她,罩着她,亲姐姐也不过如此了,又想到哥哥做出这样的渣事,实在是辜负了无双姐姐,更是心里难受的不行。 今天,可是无双姐姐十八岁的成人礼啊。 这么好,这么重要的大日子…… …… 无双终于看到了徐汀白的身影。 那么多人在她的眼前,喧闹的人群,热闹的人群,被灯火和烟火照亮恍若白昼一样的斑斓夜色里。 她却仍旧能隔着人山人海,一眼看到自己的心上人。 维持了许久的端庄和淑雅,骤然间就绷不住了。 无双手中的团扇一下飞了出去,她拎着裙摆,小鸟一般向着徐汀白的身边飞了过去。 长辈们,亲朋们,都和善的大笑了起来。 就连静微,今夜也愿意纵容着她胡闹,任她开心的过一个十八岁的生日。 毕竟,到了明日,就是大人了,她是再不允许无双如小时候那样胡闹任性的。 徐汀白站在人群之后,他看着无双一身红衣,垂髫双髻,丝带翩跹,犹如凌波飞仙一般向他跑来,他停了脚步,目光落在无双的身上。 无双看到他的眼睛那么的亮,这天上的星星跌落下来,也抵不过的明亮。 她心头欢喜重重而至,人群在她经过之时,自动的让出一条通道,好让她能最快的到她心上人身边。 “徐汀白……” 无双跑的有些微喘,在他身前几步远,她忽又停了下来。 光柱落在她的身上,她的眉眼在那冷色调的微光里,异样的清晰而又生动。 “我要你过来。” 无双骄矜的抬了抬下颌,对徐汀白伸出了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