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是最好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99章 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是最好的

厉峥,平宁,江熠都嬉笑着推着他过去亲吻新娘,草儿羞怯的脸色通红,如小苹果一般可人。 他被人推到草儿的身边去,草儿轻轻叫了一声‘小白哥哥’,大家都在笑,嚷嚷着,还叫什么小白哥哥啊,该叫老公了…… 草儿就很小声的轻轻叫了一声‘老公’。 徐汀白从这一场梦中惊醒时,东方已经有了浅淡的一抹鱼肚白。 他抓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不过刚刚六点钟,他微微吐出一口气,复又躺了下来。 闭上眼,梦境中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清晰的让他全身都变的发冷。 徐汀白枕着自己的手臂,怔怔望着头顶雪白的天花。 他无法想象,他怎会做了这样的一场梦。 他自问对于草儿,不过仅仅只是一些莫名怜惜而已,在他心中,草儿就和果儿,棠棠,没什么分别。 不过是因为她性子过分的弱了一些,所以他才会多照顾了一些。 都说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 也许是因为他昨夜去见了草儿,给草儿送了生日礼物的缘故吧。 徐汀白却没了睡意,干脆起床去洗漱。 洗完澡出来,周念正好打了电话过来,他接起来,听到周念柔和的声音传来,“今天是无双的生日,你晚上可要早点过来。” “您就放心吧,我哪一年错过了。” “知道你不会错过,我也就是白叮嘱你一句,今年还是不一样的,毕竟是无双的成人礼,礼物也都准备好了吧?” 周念说着就笑了:“我问也不过是多嘴,你定然是早就用心准备妥当了。” 徐汀白一边刮着胡子,一边笑道:“那是自然,要不然那小魔星不要吃了我?” 周念闻言就道:“无双今日就十八岁了,你也不能如小时候那样,她长成大姑娘了,你也该把她当姑娘看。” “是是是,从今儿开始,我就把她当大姑娘看。” “行了,我也不和你罗嗦了,今儿人到的齐,听说连金三角那位等闲不露面的少主都要亲自过来……” “你说憾生哥也要来?”徐汀白闻言不由得眼瞳一亮:“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我都多少年没见过我憾生哥了。” “是啊,就是知道你和憾生亲近,所以我才赶紧告诉你的。” “那憾生哥这会儿到帝都了吗?” “估摸着要晚上了。” “那成,到时候我和憾生哥可要好好喝两杯。” 徐汀白挂了电话,不由心情大好。 算起来,从他出国,到回来进部队,这四五年间,和憾生哥都没有见过,就连电话联系也渐渐稀少起来。 他学业忙,在部队也不方便,憾生哥更忙,听说如今金三角颇是一番新气象,总统府三不五时的就要下嘉奖函,这可都是憾生哥的功劳。 徐汀白自己出身这般尊贵优渥,平日自然颇有几分的自负骄横,但这些年来,同辈人中,他最敬佩的还是憾生哥一个。 如今他在部队也淬炼了一番,不知道到时和憾生哥见面过招,能过几招呢。 想一想,还真是期待的很。 虽然从前每次见面,都被憾生一招封喉,但徐汀白还是越战越勇,嗯,今年定了个小目标,先过它个三招再说。 …… 金三角少主的专机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主人的到来。 原本定好的起飞时间已经逼近,但却迟迟不见憾生身影。 只是无人敢去催促,所有人都耐心的等着,一片静寂。 而此时,金三角少主的寓所内,亦是一片肃杀冷寂。 只有憾生身侧最信赖的两个心腹,阿左和阿右知道,昨夜在少主寓所内,出了意外。 少主昨夜难得的入寝时间较之往日早了一些,也是因为他明日一早就要启程赶去帝都参加无双的十八岁成人礼。 阿左阿右一如往日,轮班守在楼下,一夜无事,两人及至天明方才稍稍闭了会儿眼。 孰料这片刻闪神的功夫,就让那杀手钻了空子。 黎明将至之前,往往是人睡觉最沉的时候,那杀手是死士,抱的是一击毙命的绝念,但对方是憾生,哪怕是在睡梦中,依旧保持着最高警惕的憾生。 杀手一枪没能要了憾生性命,只击中了憾生左肩,瞬间血流如注。 那杀手眼见暗杀失败,竟不逃也不再第二击,直接咬破口中毒药暴毙而亡。 待到阿左阿右闻讯赶来时,那杀手早已气绝。 他二人将那杀手尸体翻来覆去检查数遍,但却无任何踪迹可循。 非但那杀手身上并无任何记号刺青,就连他的衣服枪支都是黑市上随处可见的。 其实这也算常事,只要有钱,有足够的钱,在黑市或者其他更黑暗的地方,你都可以买到人为你卖命。 那些人没有身份,没有名字,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 就算是耗费巨大的人力和财力去查,最后的结果也不尽如人意。 憾生吩咐阿左阿右将杀手尸体处理干净,不要惊动任何人。 而他身上的枪伤,甚至连医生都没有叫,只是让阿左帮他割开伤口取出子弹,上了滇南秘药止血,再将伤口包扎好,擦去身上污血,换了干净衣裤,这才动身去机场。 只是这般耽搁下来,怕是晚上八点钟的成人礼,就要赶不上了。 憾生想到之前无双亲自给他打电话邀请他来帝都时,对他说的那些话,不由得眉眼间泛起细碎的一抹柔色。 无双,她也在盼着他再次来帝都吧。 只是不知,隔了这些年,无双再见到他,是否还会如十岁那一年,直接奔到他的面前,用她那一双黑亮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他,打量他呢。 仰或是,她已经是一个腼腆文静的大姑娘了,再不会如小时候那样了。 但不管她怎样,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是最好的。 飞机起飞,憾生靠在座椅上,唇色有些微微的发白。 方才一路行来,为了不让人看出他身上的伤,他一直都在强撑。 那受伤的左肩牵累左臂,实则稍稍动一下都痛的厉害,可他却要如往常一般保持行动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