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徐汀白,你会不要我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98章 徐汀白,你会不要我吗

无双得意洋洋说完这一句,不等他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徐汀白不由得乐了,得,这丫头这次不知道又要搞什么鬼。 她过生日,倒想着给他送大礼了,怕是没安什么好心。 徐汀白摘下耳机,想到父母前些日子与他说,他年纪不小了,无双也马上满十八岁,若是总统府那边也没什么异议,他和无双就要先订婚了。 徐汀白倒觉得无所谓,反正他和无双早晚都要结婚,先订婚也不算什么。 这些年,所有人都知道他和无双是要结婚的,就连他自己,一直以来也是这么认为的。 无双打从出生时,他就几乎天天和她在一起,从她第一声牙牙学语,到她第一步蹒跚走路,她人生中的每一个重要关卡,他都未曾错过。 这么多年也可谓是青梅竹马一般的长大,个中情分有多深厚,谁人不知呢。 家里自己的亲妹妹果儿为此都常常吃醋,说哥哥心里眼里只有无双姐姐,她这个亲妹妹好可怜。 这自然是玩笑话,毕竟,果儿不知道有多喜欢无双姐姐。 但是,就在这一夜,就在给草儿送完生日礼物回来公寓的这一夜,徐汀白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实则已经悄然的改变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孙家的小草儿的。 也许是在无双被许多人簇拥着,如公主一般度过一个一个美妙的生日的时候,草儿却只能站在一边羡慕的看着。 也许是在每一次被无双闹的头疼的时候,忽然就看到了草儿安静却又怯弱的身影。 他自小在这个富贵圈子里打滚长大,身边围着的也都是与他一般出身的孩子。 那些娇养的尊贵的少爷小姐们,一个一个多少都和无双一般,有着刻在骨子里的骄矜和飞扬的自信,就连小白自己,一路顺风顺水的长大,亦是如此。 孙家的草儿,却真的如一株草儿一样,沉默着,安静着,却又在春风袭来之时,悄无声息的铺满大地,让人想要错过都不能。 小白回到公寓,洗完澡躺在床上,点了一支烟。 其实他本来是不抽烟的,到了部队之后,却不可避免的学会了这些。 手机里一会儿传来一条简讯,都是无双发来的。 他们之间日常就是这样,从无双拥有第一支手机之后,他们几乎每天都联系不断。 尤其是无双,恨不得连自己今日吃了什么喝了什么事无巨细的琐碎都告诉他知道。 徐汀白打开微信,一条一条看完。 无双很喜欢用表情包,这一段时间她又迷上了这一套金光闪闪的金链子社会人的大表情。 徐汀白打开微信,几乎被闪瞎了眼。 他无奈摇摇头,给无双回复了一个以无双的搞笑照片做的表情包。 几乎是一秒都没有,无双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 徐汀白刚按了接听,无双那一张宜嗔宜喜的小脸立时就映入了眼帘,看到她,徐汀白眼底就带了笑意,“还不睡啊野丫头。” “人家才不是野丫头!”无双气的皱了鼻子:“徐汀白你不许这么说我,我都十八岁了,可以去酒吧也可以谈恋爱了!” “微微宝贝儿知道了会打断你的腿喔!” “要打断早就打断了呀,再说了,老妈快烦死我了,巴不得我赶紧嫁给你去烦你好吗!” 无双得意洋洋的说着,徐汀白闻言不由得笑了:“野丫头不知羞,我可没说过要娶你!” 无双闻言立时急眼了:“徐汀白,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你可没说过要娶我,你不娶我你打算娶谁呀,我可告诉你徐汀白,你要是敢不娶我,我我我我就” “你就什么?” 徐汀白故意逗无双。 无双急的眼圈微微红,眼底一片委屈泛滥,视频画面里小女孩儿巴掌大的脸上满是可怜巴巴的委屈之色,徐汀白一颗心当即就软了:“逗你玩呢,还当真了,真是傻丫头。” “徐汀白,我以后都不要听你说这样的话,你知不知道,我前几天做了个梦,我梦到你和别的女孩儿好了,不要我,也不理我了,我哭的可伤心了,以前我只要眼睛一红,你就什么都依我,可是在梦里,我哭的撕心裂肺,你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去追你,你还觉得我无理取闹” 无双说着说着眼泪就滚了下来:“徐汀白你会像梦里梦到的这样,不要我,不理我吗?” “怎么会呢,咱们打小一起长大,我对你怎样,难道你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会对你这样狠心?”徐汀白最看不得她哭,忙柔声哄道:“快别哭了,明儿过生日呢,小心眼睛肿了” 无双哽咽了一声,听到他哄,就又没心没肺的笑了:“我也这么想的,小白怎么可能会不理我不要我呢,这天底下谁都会让我伤心失望,唯独小白,是绝不会这样的。” “你知道就好,这么多年没白心疼你啊臭丫头。” “那等我嫁给你了,一定会努力做个好妻子的。” 徐汀白不由得乐了:“哟,我们小公主要怎么做个好妻子啊?” “我会努力学的嘛” “好啊,那我可拭目以待了。” 结束了视频通话,无双很快就心满意足开开心心的睡着了。 徐汀白却走到露台上,又抽了一支烟。 想到父亲对他说的那些话若是总统府无异议,他和无双就要订婚了。 想到昔日还要自己抱在怀里的小丫头,忽然就要成为自己妻子了。 徐汀白不由得失笑,真不知道无双那丫头,穿上婚纱又是什么模样。 快到凌晨,徐汀白终于进入梦乡。 梦里面仿似是他和无双的新婚夜,新娘子雪白的头纱掀起时,无双的脸,忽然变成了草儿含羞带怯的那一张羸弱小脸! 可周遭的人,和他一样,没有一个人觉得奇怪,好似他的新娘,原本就该是草儿一般。 厉峥,平宁,江熠都嬉笑着推着他过去亲吻新娘,草儿羞怯的脸色通红,如小苹果一般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