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要不给陈景然下一剂猛药?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92章 要不给陈景然下一剂猛药?

“我觉得陈景然不会这样的。” “他会的。” “他不会。” “你相信我吧念念,三哥最小心眼了,我让他没脸两次,他至少也要让我没脸一次……” 姜烟坐在妆台前,有些魂不守舍:“要不,就算了吧……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的,也不一定非得结婚不是,结婚了,万一将来过不下去了,还要再离婚,还不如就这样,能过了就过,不能过了就散……” “有你这样的吗?还没结婚呢就想着离婚的事儿……” 周念有些怒其不争:“再说了,你不是说,这些日子你们又住在一个屋了吗?” 周念说着压低了声音:“他难道没有被你的36d迷的晕头转向?” 姜烟脸红的发烫,捂住脸不敢看周念:“念念你别说了,我这些天快被折腾死了……” “你们每天都做吗?一天做几次?烟烟,陈景然还和从前一样,不怎么和你说话冷着脸吗?” 姜烟咬牙:“拔吊无情说的就是他,床上一个样儿,下床又一个样儿……” “烟烟,要不然,咱们给陈景然下一剂猛药吧?” “下药?下什么药?” 不下药她都吃不消了,再下药,她还活得成吗?姜烟觉得周念现在和徐慕舟感情越来越好,也学的越来越坏了。 “我说的下药不是那个下药,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不要演一出戏,也吓吓他,给他一点危机感?” 姜烟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连连摆手:“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的,打死我我也不敢再做这种事了……” 她要是敢弄个绯闻男友出来,陈景然那张脸一定能把她给冻成冰棍儿,一定能在床上折腾死她。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啊……” 周念也无奈了。 正在这时,月嫂抱了宁儿上楼,这会儿到了宁儿该吃奶的时间了。 姜烟忙抱了宁儿去喂奶,周念拉着宁儿胖嘟嘟的小肉手,轻叹了一声念叨:“宁儿啊,干妈的小可怜,你麻麻到现在还没高定你爸比,幸好你生在豪门,你要是生在寻常百姓家,连户口都上不去,就是个小黑娃……” 姜烟:“……” “宁儿啊,你长大可别学你爸爸那么傲娇,要不然追老婆真的会追死的……” “你和宁儿说这些干什么啊,他才刚百天……” 姜烟都无语了。 “还不是你现在又笨又怂,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寄希望在干儿子身上……” 宁儿吃饱了奶,打了个奶嗝,骨碌着一双大眼看周念,小手伸着想要去抓周念的手指头。 周念忙把他抱了过来:“哎呀干妈的小心肝,你赶紧长大啊,也给你麻麻撑腰不是……” 姜烟站起身,忽然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算了,我决定了,豁出去了,反正我以前又不是没干过丢脸的事,也不在乎再丢一次脸了。” “想通啦?” 周念睨着她,一副不信的样子。 “想通了,不就是求婚吗,谁怕谁!” 姜烟看了看镜子里自己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材,想到陈景然每次在床上像饿狼一样恨不得埋在她胸前不起来的样子,嘴角就翘了翘。 “我去换衣服去,宁儿你先抱会儿啊。” 姜烟直接进了衣帽间,她选了一条特别紧的红裙子,还是抹胸款的,只是哪儿都没露,就一个字,紧,两个字贴身,几乎像是一层皮肤一样,紧紧裹着姜烟的曲线。 姜烟从衣帽间一出来,周念眼都看直了:“我的妈呀烟烟,我要是男的我现在就要睡了你……” 说着又碎碎念起来:“不行不行,我得让我家军长大人赶紧躲开,他要是看到你,回家就要嫌弃我了……” 姜烟忍不住翻白眼:“您别秀恩爱了行吗?***同学请你坐下来不要再发炎了。” “我说真的啊烟烟,我觉得你这样下去,下面的男同胞都要不淡定了……” “那,会不会有点拉仇恨?”姜烟心里也担心起来,毕竟,她和周念关系好,但是和司星宓儿静微她们,还是稍稍有些疏远的,而且她从前名声那么差,后来婚礼又闹那一出,姜烟也觉得面对她们,都挺不好意思的。 她现在再打扮成这样出去,会不会让她们更看轻她? 虽然姜烟从来都不太在乎别人的评价和眼光。 只是这些人又不同,她们都是三哥最好哥们儿的太太,她如果真的要和三哥在一起,将来她融入不进去,三哥,也会很为难吧。 姜烟忽然有些颓丧,平生第一次,因为从前那狼藉的名声有些懊悔。 “算了吧,我去换衣服。” “烟烟,不用,真的,就这样,特别好!” “可是……” “别可是了,真的,相信我吧,她们都不是那样的人,尤其宓儿,你们俩性格其实挺像的,再说了,我们都喜欢美女,比男人还喜欢……” 周念站起身,又将姜烟的头发理了理:“相信我吧,烟烟,你只要这样下楼,你三哥肯定一秒钟都不想让你在人前待着,你要是求婚,他不答应才怪!” 姜烟忽然轻轻抱了周念一下:“念念,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周念故意夸张的抖了抖:“哎呀太肉麻了。” 姜烟看着周念,忽然觉得心里的紧张好似也消弭了一些,她接过宁儿,周念把戒指盒轻轻放在了宁儿的小襁褓里,两人往楼下走去。 一身红裙的姜烟刚走到楼梯口,秦楚楚就夸张的大叫了一声:“哇!姜烟姐姐,你也太漂亮了吧!你的身材,我的天呀,简直绝了,我要是男人我一定要睡你!” 静微几人都笑了起来,连一边偏厅打牌的长辈们都笑着询问怎么了。 高斌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秦楚楚却已经站起身奔到姜烟身边,像个小迷妹一样双眼放光盯着姜烟的胸:“烟烟姐,求告知怎么才能像你这样啊……” 宋宓儿笑的前仰后合:“楚楚,你的小葡萄干就别想了,再说了,这事儿你不能问你烟烟姐,你得问你家高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