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姜烟你要认怂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91章 姜烟你要认怂吗??

“微微”江苹轻轻拽了拽静微衣袖,静微回头看到草儿要哭又忍着不敢哭的样子,心里不由一阵心疼,忙将草儿揽在了怀中,摸了摸她的额发轻声哄道:“草儿一向最乖巧,姨姨最喜欢的就是草儿,你妹妹她被惯坏了,不懂事,刚才说的话,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草儿轻轻点头,声音细细弱弱隐隐带着哽咽:“姨姨,草儿知道,草儿不生妹妹的气,妹妹漂亮,又可爱,活泼,草儿喜欢。” 静微听着草儿这样说,心里更是窝心的不行,看向自己家那个小魔星,又拉了脸:“无双,给姐姐道歉。” 无双小嘴撅的老高,但到底还是不敢再触犯母后的威仪,从小白身后探出来一颗小脑袋,飞快的对草儿说了一声对不起。 江苹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她们才几岁的年纪,也别把孩子拘的太狠了,小孩子就这样,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的,随她们去闹腾吧。” “走走走,带你们几个小家伙到外面园子玩去。” 小白忙也跟着嚷嚷,气氛渐渐又热烈了起来,他此时俨然成了孩子王,招呼着几个小家伙出去玩。 球球小西装笔挺,头发梳的油光发亮站在一边,觉得小白哥哥十几岁了还和一堆小豆丁泡在一起玩,真是幼稚,幼稚啊。 无双已经欢呼一声跟着小白冲了出去,孙定函拉了妹妹草儿,也追了出去。 球总站在大人身边宛若小大人,厉峥早就带着自己的小心上人棠棠,两人不知躲到哪里去谈论诗词歌赋看花儿看草看月亮了 宓儿无奈的摸了摸球球的小脑袋:“你也别和我们待在一起了,多无聊,去找你小白哥哥他们玩儿去吧。” 球总看一眼自己傻白甜的亲妈,尤其是现在爱情家庭幸福美满以至于她出门连脑子都不再带的亲妈,很为自己将来担忧啊。 等到英明神武的江总老了,这护妈使者就该是他了。 想想也挺不容易的,小时候要护着她给她出头,长大了还要护着她,哦对了,还多了一个棠棠。 那个满脑子风花雪月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也真是让人操碎了心啊。 现在看起来厉峥还算是靠谱。 但是以球总的经验来看,这男人有钱有权就要变坏,等将来父母叔伯们都老了,那小子登基做了一国之主,可就没人压制得住他了。 自己妹妹那心思灵透没一点弯弯绕又不会算计的性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拿捏住厉峥那小子。 球总简直为家里两个仙女操碎了心,哪有心思像小白那样乐呵呵的疯玩。 宓儿知道这孩子向来早熟,也是因为当年她一个人带着球球在国外长大的缘故。 见他不愿意去玩,也就罢了,又叮嘱他:“待会儿看看你妹妹去。” 球球点头,宓儿又交代了一句:“别让她整天想出那么多的鬼主意折腾阿铮。” 棠棠小仙女的鬼主意和无双这种破坏王是完全不一样的。 用大人们的话说,这孩子生了一颗七巧玲珑心,就如那红楼里的林妹妹一样,小小年纪多才多艺不说,那脑子里的奇思怪想更是层出不穷。 但好在不管她小脑瓜里想出什么来,厉峥总能尽力帮她做到。 这两个孩子之间的默契和温情,真是让她们这些身在蜜罐里的人都羡慕的不行。 几个人凑在一起说话,宓儿担心将来球总这性子,什么样的女孩儿才能入他的眼,江苹听了也开始担心起自己的一儿一女,儿子也罢了,性子和孙靖西比较像,可女儿,却和她一样,怎么不让人发愁。 “要是草儿有无双这样的好福气,遇到个小白这样的青梅竹马,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江苹掩不住的有些羡慕。 是啊,出身又好,生的又好,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两家又是通家之好,这姻缘,简直是挑不出丁点的瑕疵来。 “念念家的果儿生的极漂亮,我特别喜欢,就可惜,和球球年纪差太远了,要不然,我真想把果儿弄回来当儿媳妇。” 江苹就笑道:“念念和姜烟的感情这么好,他们两家的孩子是同一年的,怕是念念更想果儿嫁到陈家来吧?” 宓儿就道:“难不成我还会亏待了果儿么?” “你瞧瞧你们,孩子们才几岁,就开始想这么远的事儿,依我说,现在说什么都是白说,孩子们长大了不定心里怎么想呢。” “这倒也是,长大后的事儿,谁又能提前预测呢,算了算了,随他们去吧,还能操一辈子的心不成?” “宓儿你说,姜烟和陈景然,他俩会结婚吗?” “我觉得会吧,宁儿这么可爱,总不好父母不在一处。” “可现在还没听陈家这边传出结婚的风声呢。” 江苹和宓儿小声的说着话,静微起身到外面去看孩子们,她还是有些担心无双那跳脱的性子,会欺负草儿。 周念陪着姜烟在楼上换衣服。 姜烟特别的紧张,手指尖都有些发颤,周念忍不住瞪她:“姜烟!你把你从前的女王气概拿出来好不好?” 姜烟攥住周念的衣袖摇晃撒娇:“我以前也是强撑出来的好嘛” 周念目瞪口呆:“你以前那么嚣张都是装出来的?” “谁也不是天生就是泼妇好嘛,再说了,我妈和外祖父还在的时候,我就是个娇滴滴的小公主啊。” 还不是沈函君和外祖父都去了,她成了没娘的可怜孩子,被人欺负的狠了,才不得不强硬起来的。 “好了好了小公主,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咱们都准备好了,戒指,宁儿,道具都有了,难道临阵退缩吗?” 周念蹙眉:“可是,也太怂了吧。” 姜烟对手指:“我就是怕嘛,你不知道三哥那个傲娇的性子,我觉得我要是当着这么多人求婚,三哥一定狠狠给我一个没脸那我以后,就真的没脸在帝都待下去了。” “我觉得陈景然不会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