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孩子们之间的小矛盾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90章 孩子们之间的小矛盾

“你休想,姜仲逊,你休想跟这些野鸡在一起,你休想” “白桦,这些年你们白家吃我的喝我的,你父母和你弟弟,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我也算仁至义尽了,你要是识相点,就给我老老实实滚回去,别再管老子的闲事儿,要不然,白家从我这里拿走的,一分不少都给我吐回来!” 姜仲逊目露凶光,完全不像是个人,根本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白桦整个人都在发抖,她一步一步向后退去,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这一切,白家是沾了他的光,可是白家也给他卖命啊,这些年,什么不干净的生意不都是白强做的,白强现在还在监狱里啊,可他却能翻脸不认人 他根本没有一丁点的人情味,不,他根本就不是个人,完完全全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狼! 是啊,她早该看明白这些的,从他的结发妻子沈函君和姜烟的身上,她难道还看不明白吗?一个男人,可以对自己的发妻和亲生女儿都那样狠辣无情,她又怎么能指望他,对自己这个小三上位的女人,能好一辈子呢? 白桦不知自己怎么回到姜家去的,这恢宏富丽的园子,曾是她最渴望最向往的,她也终于如愿以偿的取代沈函君做了这里的女主人。 可现在,她却觉得说不出的齿冷,这园子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鸟笼,不,根本就是地狱,困住了她,毁了她,也毁了他们的孩子 她甚至在想,当年沈函君三十来岁就病死了,她会不会也遭报应,要早早死去? 白桦病了,病的很重很重,而渐渐的,姜家的佣人都在传,说是沈函君的鬼魂回来了,她是回来复仇的。 要不然白桦也不会常常突然失控着尖叫说她看到沈函君了,沈函君是来要她的命的。 甚至还有人说,她们晚上在园子里也看到了穿白袍子的长头发的女人,就是沈函君生前的样子。 这些乱七八糟的传言,也传到了姜烟的耳中去。 姜烟自然不信这些邪祟之说,只是也不愿意母亲的名字再和姜家这些人一起出现,被人议论,以至于母亲泉下也不得安息。 姜烟就告诉了陈景然自己的想法,陈景然让宋兴亲自去了姜家一趟。 也不知道怎么敲打的姜家,据说姜仲逊回来了一次,把白桦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个干干净净,又把白桦从床上拽起来,劈头盖脸打了她十几个耳光,最后又让人把白桦搬出了园子,搬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公寓去,只留了一个佣人照顾她。 而这栋宅子,姜仲逊就让人封了起来。 姜烟之前曾想过,把这栋宅子拿回来,但后来想想,姜仲逊和白桦他们在里面住了那么多年了,到处都是她们留下的恶心的痕迹,拿回来,也没得恶心,这个念头也就熄了。 过完年,宁儿百天的时候,陈景然在兰苑别墅邀请了身边亲朋同来庆贺。 那一天兰苑特别的热闹,来了许多许多的人,厉慎珩出国邦交没能前来,静微带了龙凤胎亲自过来了。 周念和徐慕舟也带了小白和果儿,宋宓儿和江沉寒也带了球球和棠棠,高斌带了秦楚楚,孙靖西也带了江苹和一双儿女,霍沛东依旧是一个人,只是他似是渐渐走出了过去的阴影,整个人的精气神倒是比前些年好了不少。 陈家长辈也都到齐了,兰苑别墅灯火通明,宛若神仙府邸一般。 宁儿被月嫂和保姆簇拥着,在楼下任人观赏,他如今倒是成了这一圈里最小的宝贝豆子,连静微都稀罕的不行,抱着不肯撒手。 无双为此十分吃醋,闹着让小白也抱她,小白就哈哈笑着把无双举了起来,无双又怕又兴奋,不停的尖叫,草儿站在江苹身边,十分腼腆的牵着母亲的衣袖,只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望着众人,特别的乖巧温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