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太屈辱了,一身肉肉都被看光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87章 太屈辱了,一身肉肉都被看光了

姜烟心里有些乱,“念念,你让我好好想想,考虑一下好不好?” 周念有些怒其不争:“姜烟,你从前多嚣张多大胆多牛啊,你现在怎么比我还要怂?” 姜烟戳了戳自己的小肚子:“念念……要不要等我肚子再小点,腰再细点的时候再求婚啊,我现在太胖了……” 人家都说心宽体胖,姜烟活了二十多年体重都没上过九十斤,怀孕的时候也是到最后期才稍稍的胖了一些,一直到临产时都没到一百斤,可这坐了个月子倒好,反而比生之前还重了几斤,直接过了一百! 虽然她有身高,但对于一向对自己身材严苛要求的姜烟来说,一百斤也实在太可怕太可怕了。 她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她姜烟会长出小肚腩! 简直是让她欲哭无泪。 虽然女人靠脸靠身材未免听起来太肤浅,可是她的脸和她的身材,一直都是她嚣张的本钱啊。 而现在,根本没有本钱了…… 周念把姜烟拉了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圈,一巴掌拍在了姜烟的屁股上:“烟烟,你就没觉得你现在胸大屁股翘,鲜嫩饱满又多汁,整个人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让人垂涎欲滴的大樱桃吗?” 姜烟:“……” “你以前身材确实完美,但是我觉得真的偏瘦了一点,虽然那时候你依然有胸,但是你看看现在的你……” 周念把她推到镜子前:“你看看你现在的气色,你看看你这张娇艳欲滴的小脸,你再看看你现在的大胸,你觉得这天底下的男人有能抵挡得住的吗?” “而且,你又是顺产的,恢复的又快,你现在刚出月子,直接把陈景然拿下,他禁欲这么久,一定对你欲罢不能,就凭你你现在这我看了都流口水的模样,我敢给你打包票烟烟,陈景然要是不稀罕死,我周字倒着写!” “念念,你真的学坏了,不,是你的真实一面终于被挖掘出来了……徐军长现在好福气啊。” “好啊,我帮你出谋划策,你还取笑我……” “我没取笑你啊念念,我真的觉得你现在这样特别好,又开朗又自信,真的,比我刚认识你那时候好太多了!” 姜烟不禁有些感叹,一晃眼,周念的女儿都快一岁了,和徐慕舟越来越好蜜里调油一般,过去种种的,真的像是一场梦一样。 “好了,咱们说正事,真的烟烟,如果你心里有陈景然,你喜欢他的话,那么主动争取一次,也不是丢脸的事,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念念,放心吧。” “那我等你好消息了啊,等你把陈景然拿下!” 姜烟忽然挺了挺胸,对周念抛了个媚眼:“放心吧,凭着我现在的36d,还征服不了他?” …… 陈景然坐在办公室,忽然觉得耳根有点发烫。 今天周念来看姜烟和宁儿,两个人不会嘀嘀咕咕的又在说起他了吧。 陈景然下午提前下班了。 到兰苑别墅的时候,正好周念的车子出来。 路上遇到了,自然要停下来打招呼。 只是周念今日看他的眼神特别古怪,贼兮兮的,陈景然被她看的一头雾水,直到到了兰苑,却不见姜烟人影。 佣人说,宁儿被陈太太她们抱走了,月嫂和育儿师都跟着呢,让他不用担心。 陈景然又问姜烟,佣人笑着说,姜烟一直在楼上没下来。 今天天气好,没有风,太阳又格外的暖和,若是按照以往,姜烟肯定带着宁儿在楼下花园里晒太阳。 又想到刚才周念贼兮兮的眼神,陈景然越发狐疑起来。 换了鞋直接上楼,卧室的门也紧紧关着。 陈景然步子顿了顿,却到底还是直接走过去推开了门。 “啊……” 姜烟吓的短促的尖叫了一声,手里拿着的那一片小的可怜的布料直接飞了出去…… 而她,大约是刚洗完澡,什么都没穿,头发也湿漉漉的。 “你在干什么?” “没,没干什么,我,我刚洗完澡,在换衣服……” 姜烟支支吾吾的说着,胡乱抓了一条毛巾想要遮挡住自己,可毛巾实在是无济于事,呜呜呜呜呜她一身肉肉都被看光了,真是太屈辱了! “换衣服?” 陈景然的目光落在地板上那一片小小的黑色布料上,他上前了一步,弯腰,直接捡了起来。 姜烟拿起毛巾直接捂住了脸,她没脸活了,她以后在陈景然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了…… 陈景然的手指勾着那一片小小的布料,在姜烟面前晃了晃:“你确定……这是你穿的?” 姜烟用毛巾把脸捂的更紧了。 啊啊啊啊啊她就是试了试她从前的性感内依嘛,她就是胖了一点,那些内依尺寸都不合适了嘛,他干嘛非要揪着她不放一个劲儿的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啊。 “难道我会抠的连给你换新内衣的钱都不给?” 陈景然把那小小的布料丢在一边,目光有些不受控制的落在姜烟身上,胸前。 可是,却瞬间凝住,再也移不开了。 姜烟在孕期和生产后,一直都穿着宽松舒适的衣服,而且,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同房了,所以,他根本没有察觉到,姜烟的身体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许是他忽然沉默了下来的缘故,也许是,他的目光实在太灼烫,姜烟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儿,她忙松开捂着脸的毛巾…… “陈景然你流氓!” 姜烟尖叫一声,手里抓着的毛巾就摔在了陈景然的脸上…… 陈景然脸上挨了一下,却也不恼,他随手把毛巾丢在一边,然后,一步上前,直接将姜烟压在了床上。 姜烟身上不着寸缕,陈景然却西装革履穿的整整齐齐,此时这画面,怎么看,怎么都色气十足。 “陈景然……” “这会儿怎么不叫三哥了。” 姜烟觉得今天实在把脸丢的干干净净了,这会儿干脆也破罐子破摔起来,两条白嫩嫩的手臂抬起来勾住了陈景然的脖子,娇声娇气开口:“三哥,你硌疼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