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孕期第一次发生关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83章 孕期第一次发生关系

姜烟点头:“没事儿的,明天我自己去就行。” “明天我休息。” 姜烟没有应声。 陈景然看了她一眼,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坐一会儿吧。” 姜烟坐了下来,已经入秋了,今天天气特别好,没有风,阳光特别的暖,晒在身上舒服极了。 姜烟坐了没一会儿,就被晒的昏昏欲睡。 陈景然看她手指撑着头,手肘支在桌子上,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心莫名的就软了下来。 他将她扶过来,要她靠在了自己肩上。 姜烟睁开眼,怔怔的看着他:“三哥?” “睡一会儿吧。” 姜烟抿了抿嘴唇,想要挣开,但他的手臂圈着她,她的鼻端,满满的都是他身上的味道,那味道,让她觉得安心,又想落泪。 她舍不得挣开。 姜烟轻轻闭上眼,脸颊贴在他肩头,轻轻的蹭了蹭,手却绕过去在他腰后,轻轻抱住了他。 姜烟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阳光很暖的缘故,也许是陈景然的气息让她觉得安心,她做了一个特别美好的梦。 她梦到她生了一个很健康可爱的男宝宝,他在草坪上踢球,一会儿跑到陈景然身边喊爸爸,一会儿又跑回来围着她团团转,像只可爱的小狗一样。 他们一家人,真的特别特别的幸福。 幸福到姜烟的眼泪不停的往外涌,将陈景然的衬衫都湿透了。 “姜烟,姜烟?” 耳边传来陈景然唤她的声音,姜烟陡地从梦中惊醒过来。 阳光依旧暖融融照在他们的身上,陈景然依旧在她的身边坐着,可他也许很快就要和别人结婚了…… 姜烟忽然委屈的哭了出来,她哭的格外的伤心,眼睛红的小兔子一样:“三哥,你别不要我……” 陈景然这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哭的失态的姜烟。 她是个很爱美的人,就算是哭,也总是要哭的美美的,可这一次,她却哭的没有任何形象,甚至像个幼稚的小孩子一样。 陈景然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哭了一会儿,似乎是清醒过来了,渐渐止了眼泪,委屈巴巴的从他身上起来,又往后挪了挪。 陈景然伸手,轻轻捏住了姜烟下颌:“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姜烟不肯开口。 “说!” 姜烟吓的一抖,小声重复了一遍:“三哥,你别不要我……” “别不要你?” 陈景然捏着姜烟的下颌,缓缓将俊脸贴了过去:“那你求我,姜烟,你求我,我就考虑一下。” 他的瞳仁里有光,也有她,只有她。 姜烟觉得整颗心都软了,在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愿去想,也什么都不能想,她只想遵从自己的本心,只想,抓着他不要放开。 “三哥……求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姜烟软软濡濡的开了口,陈景然在她说完最后那一个字时,忽然俯身,狠狠的吻在了她的唇上。 姜烟被他吻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等他停下时,姜烟感觉自己都要缺氧了…… 陈景然抬手,将姜烟唇角的水渍轻轻抹去,姜烟的脸更红了,可她的眼仁却亮晶晶的,她抬起头望着陈景然:“三哥,你原谅我了对不对?” 陈景然眼底带了笑意,一开口,却仍是十分傲娇:“我只是说会考虑。” 姜烟眼底一下写满了失落:“那三哥你考虑好了要告诉我。” “好。” …… 这些天姜烟一直都想要找个机会问一问陈景然,那天来兰苑的如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到底有没有和那个叫如心的女孩儿交往。 只是,每次话到了嘴边,姜烟都没能问出来。 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她和陈景然发生了关系。 姜烟能感觉出来,他很急切,而且,像是很久都没有做过似的,很快就出来了。 他好像很气恼自己这一次时间这么短,第二次要她的时候,就做了很长时间。 到最后,还是她怕伤到孩子,软软的求着他,紧缩着咬着他,才让他没忍住出来结束的。 从婚礼一直到今日,这几个月来,虽然他们都住在兰苑,但陈景然之前,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 他抱着她去浴室洗澡的时候,姜烟实在没忍住,“三哥,那天,你带那个女孩儿一起回来……” “你说如心?” 他挑了挑眉,眼底滑过一抹玩味:“你吃醋了?” 他以为姜烟要摇头,却没想到姜烟点了点头:“嗯,吃醋了,三哥能不能告诉我,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景然没有回答她,却摸了摸她的脸,轻笑了一声:“晚些时候你就知道了。” “三哥会和她结婚吗?” 姜烟有些紧张的抓紧了陈景然的手臂。 “烟烟……”陈景然唇角笑意更深了几分,他低头亲了亲她的唇角:“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爱我爱的快疯了……” 姜烟没有说话。 她甚至没有勇气告诉陈景然,她是真的喜欢他。 …… 怀孕38周的时候,姜烟在预产期前两个星期的深夜,忽然羊水破了。 幸好兰苑这边早就准备妥当,姜烟第一时间就被送到了温庭森的医院。 宫缩阵痛六个小时后,姜烟顺产生下一个六斤六两的男宝宝。 而在她刚生产完,还没从产房里推出去,就因产后大出血被送入了急救室。 护士把洗干净裹在襁褓里的新生儿送出来的时候,陈景然恍惚的竟没有伸手去接。 还是陈太太心肝肉儿的叫着慌忙抱在了怀中。 小家伙吮着手指头睡着了,小脸干干净净的,又白嫩可爱,陈太太稀罕的不行,整颗心都软了。 “景然,你也抱抱宝宝啊……” 陈太太把孩子递到陈景然面前,陈景然低头看了看沉睡的婴孩,他的头发乌黑浓密,眉眼也漆黑漂亮,该是很像他的母亲。 他没有伸手去接孩子。 “景然,别担心,庭森这边有最好的医生和设备,烟烟不会有事的。”陈太太知道他心里牵挂着姜烟。 陈景然没有说话,只是面上神色让人看了就觉得难过。 陈太太把孩子交给月嫂,先抱回房间去,待会儿老爷子和老太太都要过来看重孙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