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 有后妈就会有后爸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81章 有后妈就会有后爸的

她把门轻轻关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床边的。 过了一会儿,姜烟就听到了叩门声。 她还没有应声,陈景然就推门进来了。 “佣人说你今天不舒服?” 陈景然一开口,声调就冷的能把人冻住。 姜烟侧躺在床上,背对着他的方向,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陈如心却有些不满的瞪了陈景然一眼,示意他别这么冷冰冰的。 陈景然蹙了蹙眉,走到床边,姜烟忽然拉起被子,把自己蒙住了。 “到底怎么回事,是哪里不舒服?” 陈景然看着她忽然的动作,倒是怔了一下。 这几个月姜烟一只都特别乖,好似和从前的姜烟完全分离了一样,这还是头一次,她在他面前耍了小脾气。 姜烟依旧不说话。 陈景然眉宇蹙的更深了几分,伸手把被子扯开了,姜烟挣不过,却立时偏过脸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枕头上。 陈景然不知是自己看错了,还是怎样,他刚才,好像看到姜烟哭了。 “姜小姐,你没事儿吧?” 陈如心看着情形不对,也忙走上前,关切询问。 姜烟此时倒不好再这样躺着,只是,她更不想在陈景然的女朋友面前,让人家看到她这样狼狈的一面。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佣人的声音及时响了起来:“少爷,医生来了……” 医生细致的检查了一遍之后,确定肚子里的胎儿并没什么大碍,只是孕妇的情绪有些不好,这样对胎儿的发育是十分不利的,叮嘱了一番让姜烟安心静养,保持一个好心情,又开了一些保胎的药,医生才下楼离开。 “三哥,我想休息一会儿,您和这位小姐,可不可以先下去……” 姜烟面颊有些苍白,说话声音也很低沉。 陈景然看了姜烟一会儿,方才侧首对陈如心道:“如心你先去楼下等我一会儿。” 陈如心听着他忽然这样叫自己的名字,当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姜烟听着陈景然就这样自然而然亲昵的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她心头又酸又疼的难受了起来,一个没忍住,就咬着嘴唇,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陈如心这样爱八卦的鬼灵精性子,难道还瞧不出来什么端倪? 这两人,明明彼此心里都有对方,偏偏一个还要去试探,一个还要强忍着不说…… 她得去添把柴加点油。 陈如心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忽然娇滴滴的走到陈景然身前,挽住了他的手臂:“景然,那人家在下面等你啊,你可要快一点,别让我等急了。” 陈如心一辈子都没这样娇嗔的说过话,简直快被自己恶心死了,但是为了自家大侄子的终身大事,她这个姑妈必须得豁出去啊! 陈景然强忍着才没让自己露出怪异的表情来,好不容易才敛住情绪轻轻‘嗯’了一声。 陈如心就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卧室下楼去了。 姜烟坐在床上,头压的很低,眼泪断了线似的不停往下掉,她不想让自己哭,却又控制不住,想到陈景然真的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了,一颗心如同被泡在冰水里一样,冷的她浑身直抽搐。 “好好儿的哭什么。” 陈景然看着姜烟掉眼泪,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只是想到医生叮嘱的,让她保持好心情,以免影响胎儿发育,他又有些微微紧张了起来。 “行了,别哭了。” 陈景然拿了一张纸巾递给她。 姜烟没有接,她抬手胡乱擦了擦眼泪:“三哥,我想回h市去。” 陈景然攥着纸巾的手指蓦地一紧:“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去。” 姜烟心一横,干脆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三哥你以后结婚,还会有自己的孩子,想要几个生几个,我这个孩子,也就没什么稀罕的了,三哥就让我和孩子离开吧……” “我结婚是我的事,和我要自己的孩子,并不冲突。” 姜烟心中凄苦,却倔强扬起脸,对陈景然道:“三哥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有后妈就有后爸,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三哥难道想要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寄人篱下受委屈?” “我陈景然的孩子怎么可能寄人篱下受委屈?” “我当然知道三哥不会,但是三哥你又不能日日在家里陪着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自然不会太上心,孩子还是要跟着自己的亲生母亲才好……” “如心她很善良,她不会苛待孩子的。” “当年姜仲逊也是这样说的,可是后来呢,白桦是什么人,难道你看不出来?” “如心不会这样的,孩子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姜烟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心这样疼过。 那时候和沈言廷分手,决定为程然报仇的时候,她哭过,撕心裂肺的哭过,但却也没有整颗心都疼的麻木起来。 可是现在,听着陈景然一口一个如心的喊着,姜烟才发觉,原来一个人的心可以疼成这样。 她不想再和陈景然争辩这些了,她也知道,如今的她,在陈景然心里眼里又算什么呢。 从前她仗着的不过是陈景然的喜欢和宠爱,可现在没了这些喜欢和宠爱,她还能仰仗什么? 姜烟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的捂着小腹,复又躺了下来:“那一切随三哥的便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姜烟。” 陈景然忽然轻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姜烟没有应声。 “等孩子生下来,如果你想继续留在……” “孩子满月后我就走,放心,我不会留下来碍三哥的眼的。” 陈景然微微的挑了挑眉,唇角却勾了勾。 他没说什么,弯腰把被子拉起来给姜烟盖好:“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待会儿厨房煲好汤,我让他们给你端上来。” 这是不想她下去打扰他和那个如心小姐的二人世界了吧。 姜烟轻轻闭上了眼,仍是没有说话。 陈景然又看了她一会儿,方才转身出了卧室。 …… 姜烟一直到晚上,没有吃任何东西。 厨房送上去的补汤和晚餐,她一口都没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