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陈景然的绯闻女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79章 陈景然的绯闻女友

医生说孩子情况的时候,他都会听的格外认真,甚至一个字都不肯错过。 姜烟的肚子一天一天大了,因着本身身体底子都不太好的缘故,在怀孕快五个月的时候,姜烟就开始觉得煎熬起来。 好在幸运的是,这一次去做彩超,医生说孩子发育的很完全,并没有如姜烟之前提心吊胆猜想的那样,或是少手指或是少脚趾的。 姜烟因此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几个月来紧紧绷着的神经,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陈家那边长辈,经常会让佣人送补品和炖汤到兰苑别墅来。 陈太太也曾来亲自看过姜烟几次。 彼此都没有提起从前的事,话题都是围着姜烟肚子里的孩子转。 周念也经常带着果儿来看姜烟。 果儿生的雪白可人,白白胖胖圆嘟嘟的,姜烟稀罕的不得了,巴不得自己肚子里这个小家伙赶快生出来赶快长大,好把干女儿给娶进来做自己的儿媳妇。 周念告诉姜烟,许白露被判了二十年,姜烟听到这个判决结果,还是有些意外的。 只不过a国向来在禁毒缉毒这方面本就格外的严格一些,许白露的罪名牵扯上一个毒字,那定然是要从重发落的。 二十年的牢狱之灾,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但姜烟一点都不同情许白露,沈言廷人生差点被毁,程然母子丧命,她还能在狱中安安生生的活着,上天真的足够宽容了。 “还有件事,景然和你说了没有?” “什么事儿啊。” “你那个异母的妹妹,姜如,也惹上了官司,这些天,那个白桦都要焦头烂额了,拼命想把她捞出来……” “官司?姜如惹上什么官司了?” “听说之前许白露被人那个那件事,就是姜如找人做的……” “是姜如?她为什么要那样做,她和许白露无冤无仇……是了,我明白了。” 姜烟忽地冷笑了一声:“我说许白露出事之后,高斌每次看到我都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不顺眼,从来不肯和我好好说话,我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现在看来,高斌当时对我有成见,是把我想成那个恶人了吧。” “烟烟,高斌这个人是有点糊涂,但好在他也不是完全的拎不清,听说许白露出事之后,高斌躲在家里,半个月都没脸出门,他出资给许白露办的那个培训班,他也让人给砸了……” “该他的!” 姜烟想到这些还有些生气。 “你也别气了,他这段时间也惨的很。”周念抿嘴偷乐:“高蘅姐姐逼着他相亲,相的是咱们帝都出了名的小辣椒秦家的千金秦楚楚,你不知道高斌现在多惨,那秦楚楚简直把他整的没脾气,现在是老老实实的做二十四孝好男友呢,一点妖都不敢作了……” “他也就得找个这样的好好管着他,省的又被那些白莲花什么的给骗的团团转,人家喊几声好哥哥,他都恨不得两肋插刀了。” 想到高斌之前被许白露梨花带泪的可怜模样给哄的五迷三道,周念也觉得又想气又想笑。 好在现在许白露的真面目被揭了出来,二十年的牢狱之灾等着她,高斌也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其实,景然心里还是记挂着你的。” 周念将果儿放在一边小床上,拍着她哄她睡觉,对姜烟道:“许白露出事的时候,曾和景然还有高斌说,是你算计她害了她的……” “许白露这样和三哥说的?”姜烟不由得大吃一惊,可她从头到尾,根本没有从陈景然那里听到过一字半句,就连高斌都没在她跟前嚼过舌根。 周念也有些讶异:“你不知道?景然都没和你说过?” “没有,三哥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姜烟忍不住的回想许白露出事之后陈景然对她的态度,可不管怎么想,她都想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三哥自始至终都待她好,根本,从来都不曾怀疑过她。 因为根本不信,不可能怀疑她,所以他压根就不曾对她说这些,让她心里膈应。 姜烟简直快难受死了。 “景然待你真的是用心了,听说这一次,挖到姜如身上,景然也费了很大的劲儿,其实姜如和许白露狗咬狗,随她们折腾也就罢了,他一定要弄清楚这些,大约还是为了彻底还你清白吧。” 周念也忍不住有些唏嘘:“烟烟,你可千万别再犯傻了,如今,你和景然有了孩子,更该好好在一起……” 姜烟心底泛苦:“他现在都不怎么理我,来看我,也只是为了孩子,等到孩子出生,他就会让我走了。” “怎么会呢……” 姜烟自嘲一笑:“我那天听到兰苑的佣人私底下悄悄议论,说三哥好像有了新的女朋友了。” 陈景然此时正和他的绯闻女朋友一起在餐厅用餐。 陈如心边吃牛排边滔滔不绝,陈景然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不管陈如心说什么,他都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只做完全没有听到。 陈如心见状,不由气恼的扔了手中的刀叉:“陈景然!你听没听到我在和你说话!” 陈景然十分优雅的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用周遭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姑妈,你每年翻来覆去说的都是这些话,我听的耳朵都长茧子了。” 陈如心气的扑上去捂陈景然的嘴,龇牙咧嘴的压着声音威胁他:“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外面别叫我姑妈姑妈,什么姑妈,我有那么老吗?” 陈如心是陈景然父亲的小堂妹,因为是老来女,所以年纪和陈景然也没差几岁。 “我这不是尊老爱幼嘛,您老人家辈分摆在那里,我能怎么办?” 陈如心恨不得直接把陈景然这张俊脸给揍成猪头:“那你也不许大庭广众之下喊我姑妈!” “好的陈女士。” “你能换个听起来比较年轻一点的称呼吗?”陈如心气的快要吐血了。 陈景然摸了摸下巴,心情极好的望着自己的小姑妈:“那你说,我以后怎么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