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三哥难不成这些日子都没有女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74章 三哥难不成这些日子都没有女人?

“三哥,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在决定嫁给你的时候,我没有再想过别人,三哥……对不起,婚礼那天的事,是我的错,我知道我无论怎样道歉都没用,但我还是想对三哥说一声对不起。” “姜小姐,什么叫‘你决定嫁给我的时候,就没有再想过别人’?”陈景然的声音骤然冷了几分:“姜小姐,你如今说这样的话,又算什么意思?” “三哥……” “我不需要你道歉,也不需要你的愧疚听你这些可笑的言语。” 陈景然将烟蒂丢在地上,抬脚碾灭:“我需要的妻子,也不是仅仅‘没想过别人’就足够了,姜小姐,我曾经和你说过的那些话,我并不想重复第二遍,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多么的高大上伟岸正直,我都不会原谅一个因为他人背叛我的人。” 姜烟的眼泪终是落了下来:“我知道了,对不起,三哥……今天是我打扰你了。” 她说完,没有再停留,转身就向前走去。 陈景然听着她的脚步声远去,那一步一步,声音细微,却像是踩在了他的心头一般。 姜烟那一句‘三哥,不管你信不信,在我决定嫁给你的时候,我就再没想过别人’像是魔音一般,不停在他耳边回荡,回荡,一遍一遍的重复不断。 她凭什么? 在狠狠给了他几个耳光之后,在他已经明白,在她姜烟的心中,什么情情爱爱根本不重要的时候,她却这样漫不经心的告诉他,‘她没有再想过别人’。 “姜烟。” 陈景然忽然开了口。 姜烟的步子蓦地一顿,她回头,一双眸子在夜色里璀璨明亮望着陈景然:“三哥……” “姜烟,原本,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这辈子,都不愿再看到你这张脸,但是,今天,是你自找的。” 陈景然的声音,在说到最后时,骤然的沉冷了下来。 “三哥……” 姜烟眸中的光芒骤然破碎了,她怔怔向后退了一步:“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三哥了……” “你以为我陈景然是什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姜烟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陈景然缓步走到姜烟面前,他伸出手,修长手指发狠的扼住姜烟下颌:“姜小姐不是很擅长勾人吗?” “三哥,你别这样。” 姜烟抬手,想要把陈景然的手指推开,陈景然却更紧的扼住了姜烟下颌,他的冷眸逼近姜烟泛红的双瞳:“姜烟,你记住,这全都是你自找的。” 他走的很快,姜烟被他拽的有些跌跌撞撞,幸好知道怀孕后她就没有再穿过高跟鞋,要不然,怕是都要崴倒了。 一路到了兰苑的别墅,自然不再是之前她住过的那一栋,姜烟心里惧怕的厉害,她知道陈景然在床上的那些手段,如果是从前,她咬牙也就忍过去了,可是现在,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 兰苑的佣人都低着头避开,大气都不敢出。 姜烟一路被陈景然拽到了三层的卧室,她心里慌乱的很,在卧室门锁上那一刻,更是整个人都绷紧了神经。 如果按照陈景然最初和她在一起时折腾她的那个狠劲儿,她怕是根本熬不过去。 “三哥,今晚不行,我,我例假来了……” 陈景然一边解着衬衫扣子一边头也不抬的冷笑了一声:“姜烟,你什么时候的生理期,我会不知道?” 这话刚出口,两个人不由得都怔愣了一下。 陈景然有些抑制不住的气恼,姜烟却觉得心头莫名发酸。 她缓缓走上前,“三哥……” “别他吗这样叫我。” 陈景然恶狠狠开口,心内却忍不住的低骂了一声,他陈景然什么时候丢过这样的脸。 姜烟却忽然抬起手臂,轻轻环住了陈景然的腰:“三哥,我知道我错的很离谱,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姜烟,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 陈景然垂眸,将姜烟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了,他转过身,看着她,眉眼疏冷:“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了。” 姜烟却蓦地妩媚笑了笑:“那三哥拉我回来是干什么?只是纯粹的,想要满足生理**?三哥难不成这些日子都没有女人……” “姜烟!” “看我,又让三哥生气了。” 姜烟轻笑了笑:“三哥,让我走吧。” “沈氏,你还想要吗?” 陈景然忽然沉沉说了一句。 姜烟双手交叠,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她如今心力交瘁,她实在没有办法再去操心其他的事了。 其实后来,她离开帝都时,她也想了很多,沈氏就算夺回来了,沈函君和外祖父,也回不来了啊。 “随便吧,他们都死了,沈氏究竟姓什么,又有什么重要的。” “你现在倒是想开了?” 姜烟垂眸,目光里有淡淡的柔色:“也许是当时和现在的心境不一样了吧。” “三哥,你想听一听程然的故事吗?” 姜烟抬眸对陈景然笑了笑:“之前你问我有什么秘密,我不能和你说,现在,我有证据了,可以说了。” “你说了我也不会原谅你。” “没关系啊,我本来就没敢奢求三哥原谅我。” 姜烟轻轻拉住陈景然的手,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她轻轻的讲着程然和许白露的那些过往,她的语调一直都很平静,直到最后,她讲到了程然的死。 陈景然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儿,她整个人都在发抖,他知道她有旧疾,他亦是知道程然的死,就是她解不开的一块心病。 他迟疑了一下,却还是轻轻握住了姜烟的手。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的心该有多么的恶毒,才会对自己曾爱过的人这样狠辣无情,她和程然分手没有错,但她不该用那样的方式,三哥,你知道吗,那段录音,我到现在都不敢听,现在还在我的邮箱里,我一次都没有点开过……”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了怕了吗?语言可以杀死一个人,我经历过,所以我懂,不是因为他是沈言廷,不管他是谁,仰或只是我身边一个普通朋友,我都不能眼睁睁看着许白露去摧毁他……”

上一篇   第1173章 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