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 见面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73章 见面

姜烟在兰苑别墅外的路边站了很久。 离开帝都的时候正值暮春,如今回来,已然入夏。 初夏并不算燥热,但站的久了,这午时的阳光还是晒的她脸上微微刺痛。 姜烟进不去兰苑的别墅,她又不愿去陈家和陈景然的公司去找他,毕竟,如今的她,真是如过街老鼠一般。 但陈景然什么时候回来兰苑别墅,仰或,根本不会再回兰苑别墅,姜烟也都一无所知,她只能这样没有目的的等。 待到第三日。 姜烟终于等到了陈景然的车子。 她忽然从路边冲出去的时候,陈景然的司机都吓了一大跳,慌忙急刹车将车子停住了。 陈景然脸色很难看:“怎么回事!” “少爷,是,是姜小姐……” 司机吓的脸色发白,颤声说道。 陈景然缓缓抬起眼帘,目光落在车子外的姜烟身上。 她好似瘦了一些,脸色看起来也有些过分的苍白,头发剪短了,就散在肩上,也没怎么化妆,但依旧很漂亮。 可那漂亮却又让人觉得齿冷。 沈言廷曾掏心掏肺的爱着她,可她也毫不犹豫的抛下了,他对她就算不是一等一的好,但自问,他也是用心的,可结果呢? 陈景然自嘲的笑了笑,吩咐司机:“绕过去。” 司机不敢不应,轻轻踩了油门,姜烟却忽然一步上前,双手按在了汽车引擎盖上,司机吓的一身冷汗,车子刚动了一下,他就赶紧又踩了刹车。 陈景然脸色冷凝望向窗外的姜烟,姜烟却已经快步的绕过来直接奔到了他身侧的车窗边:“三哥。” 陈景然看到她略有些焦灼的小脸,隐约的,又听到她那样喊他,三哥,三哥…… 不过都是口蜜腹剑而已。 “开车吧。” 陈景然收回视线,再次吩咐司机。 “少爷,这,这太危险了……” 姜烟离车子太近了,若是车子忽然发动,她还不肯松手的话,怕是都要被甩出去。 “开车!” 司机不敢迟疑,只得再次踩了油门,车子缓缓的向前,姜烟蹙了眉,焦灼的跟着往前,她抬手拍着车窗,一声一声喊着三哥。 陈景然闭了眼,只作没有听到。 车速越来越快,姜烟小跑着追了几步,差点被车子甩出去,她只得停了下来,颓然的站在路边,眼睁睁的看着车子驶走了。 司机偷偷的从后视镜里看了几眼,连他都觉得,姜小姐刚才的样子,真的太可怜了,可陈景然,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再看她一眼。 姜烟并没有离开,她就在路边树下站着,一直站到了黄昏降临。 陈景然坐在书房里,过了好一会儿,他面前的文件还没有翻动一下。 佣人送了咖啡进来,小心翼翼说道:“少爷,门岗那边说,姜小姐还没有走,还在路边站着呢。” “随便她站。” 陈景然的声音很冷,佣人哆嗦了一下,“是,是少爷。” 佣人退了出去,陈景然望着面前的咖啡,朦胧的烟气中,他不知为何,仿似又看到了姜烟那张微有些苍白的脸。 他忽然自嘲的轻笑了笑,复又叫了佣人过来。 陈景然指了指自己的头:“姜小姐这里有病,若是当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少爷我还得吃官司。” 他想了想:“这样吧,你们去打120,叫个救护车过来,把姜小姐接到医院去。” “少爷……” 佣人不由有些为难,陈景然正要说什么,忽又有人上来疾声道:“少爷,姜小姐晕倒了……” 陈景然面色骤然一凝,片刻后,却又展眉讥诮笑道:“看看,我刚才说的没错吧。” “少爷,现在怎么办啊……” 陈景然缓步走到落地窗边,他知道她离开了帝都,离开了也好,有些人,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如今她又回来做什么,是在外面的日子不好过,后悔了? 陈景然唇角讥诮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姜烟,你以为我陈景然是什么,你想耍弄就耍弄,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 姜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没想到陈景然真的会来。 其实她也并不是那么的娇弱,不过是两顿饭没有吃而已,就这样晕了过去。 也许是肚子里那个小东西太娇气了吧。 姜烟轻轻眨了眨眼,面前的那张俊容并没有消失不见。 虽然他的表情看起来依旧很冷,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样子,但姜烟的眼圈还是倏然红了:“三哥……” “姜小姐,这个称呼,还是算了吧。” “三哥,对不起……” 姜烟轻轻喃了一句,她强撑着站起身来,夏夜的凉风吹在身上,原该让人觉得十分舒爽,姜烟却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冷。 自从知道怀孕后,她就很畏寒。 “姜小姐,该不会这样处心积虑的要见我,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陈景然蹙了蹙眉,却又轻轻笑了。 姜烟又冷又饿,胃里难受的很,心脏也跳的有些快,她用力的按了按心口,强稳了稳心神:“三哥,我知道你现在根本不想看到我,我只是想和三哥说几句话,然后我就离开,再也不来烦三哥了。” 陈景然站着没有动,他的面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在那沉沉的暮色里,他的脸容依旧是如玉一般的英俊好看,只是曾经,那玉色上覆着温柔,而如今,却只剩下一片一片的冷。 陈景然点了一支烟,他偏过头,抽了几口,挥手让佣人先离开:“有什么话,你说吧。” “三哥,我就是想亲自,认真的给你道个歉……” “道歉么,不必了姜小姐。” 陈景然将烟蒂夹在指间,看向姜烟:“你并没什么错,也不需要给我说什么对不起。” 姜烟不敢与他对视,在他漠然的视线中,她翩跹的睫毛就缓缓覆盖下来,遮挡住了她眼底所有的情绪:“三哥,我知道没有必要,我也知道,你不需要我说这一声对不起,但是……” “既然你知道没有必要,你也知道我不需要,那就不用再说了。” 陈景然漠漠打断了她的话:“姜小姐,如果你找我,只是为了说这些,那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也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