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 他高斌被人当猴耍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71章 他高斌被人当猴耍了?

果然,盯了这小半月,倒还真是没让他失望。 如果沈言廷的毒瘾当真是许白露所为,那么这个女人的心思,也真的是毒辣至极了。 …… 姜烟将最后一笔尾款转到国外不久,她就收到了国外传回来的消息。 许白露当年的舍友最初自然什么都不肯说。 但当年她能被许白露拿钱收买违拗自己的良心,那么可见她本性就贪婪而又冷漠。 那么如今再用钱把她的嘴撬开,也就不是什么难事。 果不其然,那个舍友在知晓自己还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报酬,并且不会有任何人追究她之后,她没有纠结多久,就把自己当年知道的一切全都和盘托出了。 当年许白露和她合租一套公寓,两人处的还不错,因此许白露和程然交往的事,她多少也知道一点。 而程然那些年给许白露寄钱寄东西,那舍友也都看在眼里。 后来许白露打电话给程然分手,程然不同意之后,许白露在电话里刻薄的辱骂程然,辱骂程然的母亲,甚至在明知道程然开着车在高速上的时候,还故意用最难听的字眼来讥讽程然…… 而那个舍友,更是说出了连姜烟都不知道的辛秘。 因为那个时候程然已经失控开车上了高速,所以后来的电话内容,姜烟并不知道。 许白露在电话里告诉程然,说他头上早就绿了,说她在国外交了很多男朋友,随便任何一个拎出来都比程然强,她还说,她到外国第六个月就和m国一个小富二代睡了,处女身也给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出手很大方,她第一个名牌包就是那个男人送她的,可她却骗程然说是用奖学金买的,她让程然不要再死缠烂打,说这些年她早就受够了程然的穷酸…… 这些话,也许是故意为了气程然让程然同意分手,也许是真实发生的,但对于程然来说,都不啻于是天崩地裂一般的打击。 那个舍友还说,当年许白露和程然打电话,争吵的很厉害,她在隔壁房间都听的清清楚楚,当时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缘由,就随手录了音,而许白露并不知道她录音的事。 后来,姜烟让人多出了一百万,把那段录音买了回来。 而那段录音躺在姜烟的邮箱里很久,她都没有勇气点开。 她不敢再去重温曾经的那段噩梦,她也无法想像,每天都心怀着最美好的期望,努力工作,认真积极的生活着,想要挣更多的钱,给许白露创造更好的生活的程然,他在听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儿说出那些话之后,他的心里会是多么的痛苦而又绝望。 姜烟想,也许只有真正用心的炙热的爱过的人,才会无法承受这种背叛。 她不可免除的又想到了陈景然,想到他,心口里的锐痛就无法遏制,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克制着不让自己再去想陈景然这三个字,但有时候有些事,真的是无能为力。 …… 高斌有些傻眼的坐在沙发上,他翻来覆去的看着这段视频,一直在不停的摇头轻喃:“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白露她怎么会是这种人……” “你觉得我会闲的无聊到用一段假视频来逗你玩?” “白露怎么可能会和这些人打交道……沈言廷是她的未婚夫,她好好儿的怎么会害自己的未婚夫?” “现在不是问这种愚蠢问题的时候,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许白露没你想的那么单纯,也没那么人畜无害。” “三哥,你就是对她有偏见……” “我对她有偏见,但我也不会污蔑她,如果她没有做过,我也不会让人拍到这些。” 高斌哑口无言。 “高斌,咱们兄弟们,你向来是最没城府没心眼的一个,你姐姐,伯父伯母,都为你操碎了心,我知道,性子直,没心眼是好事,含璋也说过,你这样的性子很难得,但是若是被人利用了,你却成了别人手里最好用的一把刀子,高斌,你仔细想一想许白露这些日子来做的每一件事,她处心积虑,事事缜密,一步一步算计人心,她当真和你以为的那样单纯无害?”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得问问她自己了……” “我去问她!”高斌蹭地站了起来,陈景然却按住了他的肩:“高斌,你去问她,她会承认吗?就算你拿出视频,她也一定会对你哭哭啼啼,说她有苦衷,说她不得已,然后,你就又被她绕进去,然后心软了……” 高斌的脸色渐渐变的难看起来,他不由得想到前几天他姐姐高蘅回娘家,指着他鼻子骂他又笨又蠢,他当时还不服气,和高蘅大吵了一架。 可现在,这段视频却狠狠打了他的脸。 高斌虽然没什么脑子,但又不是真的全无心机,这段视频堪称实锤,陈景然又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比亲兄弟还亲的好哥们儿,原本因着许白露的事儿,两人近期都有些生分了,高斌嘴上不说,其实心里挺不好受的。 若是许白露当真是这样的人……高斌不由得觉得一阵脸热。 那么他这段时间,岂不是被人家当猴耍了? “你先别毛躁,也别冲动去找她,平时怎么样,你就还怎么样。” “三哥,这什么意思啊,你知道我心里藏不住事儿的……” “藏不住也得藏住。”陈景然狠狠瞪了他一眼:“难不成你想一辈子被人当猴耍?” “三哥,你就告诉我吧,你到底怎么打算的,你知道我这性子急的不行……” “急的不行也给我稳住!” 陈景然看了高斌一眼:“我比你更想知道,许白露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 沈姨是最先发现姜烟身上不对劲儿的。 沈姨记得姜烟小时候最喜欢吃鱼吃海鲜,可这几天,她给姜烟煲汤做菜,但凡沾染一点腥气儿,姜烟都会吐的天昏地暗。 沈姨最初还以为姜烟是肠胃不适的缘故,也是,她身子实在太虚弱了,简直不像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