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擦肩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66章 擦肩

“姜小姐,您今天是逃不掉了,识相的,就赶紧跟我们过去,大家都免得麻烦……” 姜烟深深吸了一口气,蓦地想到徐慕舟的副官给她的那张名片,她心底忽然有了主意:“不是我不跟你们过去,只是今天我实在有事,徐军长您知道吧。” 面前男人面色一变:“徐军长他老人家那样的人物,帝都有不知道的?只是姜小姐,您也少搬出徐军长来吓唬咱们……” “不是我搬出徐军长吓唬你们,是我确实有事儿要见徐军长。” 姜烟说着,拿出皮包,取了那张名片递过去:“这是今天徐军长的副官给我的名片。” 那男人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脸色又沉了几分,折身走回不远处车边,将名片递给了车内的人:“先生,您看这名片……” 这确实是李副官的名片,李副官是徐军长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徐军长是什么人?总统先生都重用高看一眼的人物,他惹不起陈景然,自然更惹不起这位。 毕竟,人家手里握着军权,军功彪炳,谁敢看轻? 难不成这贱人真和徐军长有私?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他还真是要掂量一下,如今到底能不能狠狠整一整这贱人了。 “今天先放她一马,你们让人盯着她,若是她拿徐军长当幌子,爷非弄死她不可!” “是,先生。” 姜烟捏着名片,看着那些人上车离开,她整个人全身虚脱,双脚软的几乎无法走路,她竟就这样逃过了一劫。 若是念念没有让李副官来这一趟,若是没有这张名片,那些人也不会因为忌惮徐慕舟,从而放她一马。 一直到进了房间,泡在浴缸温热舒服的水中,姜烟还觉得一阵一阵的后怕。 这一关过去,并不代表着日后就一切顺遂了。 没有了陈景然的庇佑,她的这张脸,就是招来祸端的祸水,曾经在帝都,她得罪过的那些人,觊觎过她的那些男人,都是无形的隐患。 帝都不能再待下去了…… 姜烟轻轻闭上了眼,可是许白露的真面目还没有揭穿。 算了…… 姜烟想,她明日该先去兰苑那边,把她的东西拿走,然后找一个酒店,先住下来,等着国外的消息。 应该也用不了多久了,只要找到许白露的那个室友,只要拿到证据,许白露身上披着的人皮就会被她狠狠撕下来,她只要让世人知道,许白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只要把她伪善的面皮揭下,让世人知道她内里有多么肮脏,程然和程姨在地下可以瞑目,她就心满意足了。 …… 姜烟没能进入兰苑别墅区。 无奈,她只能给宋兴打了电话。 宋兴电话里依旧很客气,让她稍等一会儿,他会让人把她的东西送出来。 姜烟就站在路边安静的等待。 大约五分钟左右,兰苑别墅的佣人拿了两只箱子出来了。 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太多,之前搬来兰苑时,就是两只箱子。 其实,如果不是里面有一些东西是沈函君留给她的,姜烟根本就不会再回到兰苑来。 “姜小姐,您的东西都整理妥当了,都在箱子里。” 佣人小心翼翼开口,面前这人,差点就成了兰苑的女主人,可如今…… 但是她们却也不曾落井下石,毕竟之前姜烟住在这里这些日子,对上上下下的佣人都挺好的,从来没摆过架子。 所以现在,哪怕她和陈景然闹掰了,处境很尴尬,但是大家也没有那个踩她一脚的心思。 姜烟道了谢,就接过了箱子预备离开。 这边很不好打车,姜烟拖着两只大箱子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出租车。 高跟鞋再加上两只大箱子,让她渐渐觉得吃力起来,姜烟站在路边,有些自嘲的想,还真是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过惯了,就受不得一丁点的生活艰辛了。 从前她刚离开姜家时,什么苦头没有吃过,也不曾这样娇弱。 陈景然他……是真的对她很好,也真的把她给惯坏了。 姜烟休息了一会儿,继续拖着箱子向前走。 陈景然的车子驶入兰苑别墅区的私人通道后,宋兴就眼尖的看到了路边拖着箱子缓缓走着的姜烟。 “少爷,是姜小姐……” 宋兴忍不住的脱口而出,方才想到陈景然所说的,不许他再提起姜烟这个人,忙闭了嘴。 陈景然目不斜视坐在后排车座上,宋兴的话他自然听到了,只是他根本没有往车窗外看一眼。 车子很快从姜烟身侧驶过,她也认出了那是陈景然的车子,但是她转过脸去,移开了视线。 疾驰而过的车子,带出了冷冽的风,姜烟感觉到自己的鬓发被吹乱,她停下脚步,理了理头发,复又向前走去。 车子在兰苑别墅停下,陈景然下车时,忽然叫住了宋兴:“你开车把她送回公寓去,以后,不许她再来兰苑这边。” 宋兴怔了一下,忙答应了,陈景然转身往别墅走去,面上神色依旧冷淡疏离,但宋兴望着他的背影,却有些若有所思。 姜烟没想到宋兴会过来,也没想到宋兴会提出送她回公寓。 她想,这公寓陈景然虽然现在没有收回去,但早晚还是要收走的,她去住几日,还要搬走,依旧是麻烦。 就婉拒了宋兴的好意,只是让他把她送到了酒店去。 宋兴只得照做了。 到了姜烟定好的酒店,姜烟给宋兴道了谢,就拖着行李箱进了酒店。 宋兴回到车上,给陈景然回了电话。 陈景然得知姜烟没有回公寓,倒是轻笑了一声,她还挺有骨气,看这意思,大约是要和他彻底撇清关系了。 这样也好,两个人到死不再互相往来,也是一桩好事。 对于姜烟来说,是可以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等着沈言廷,而对于他陈景然来说,也不用这样藕断丝连,挺好的。 “那就把公寓卖掉吧,随便什么价钱。” 陈景然直接挂断了电话,宋兴不由得咂舌,那样好的公寓,寸土寸金的帝都最中心,地段,户型,装修,小区环境,无一不好,简直挑不出一丁点的毛病来,少爷就这样随便打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