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离开了陈景然,她什么都不是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64章 离开了陈景然,她什么都不是

姜烟听不到他的声音,她的耳边有个人在不停的对她说,姜烟,你要是再不去,沈言廷就要死了,你还有心情结婚啊,你怎么还能有心思结婚呢,你是不是人,你有没有良心啊,那是你唯一爱过的男人,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吗? “我要走,我要去找沈言廷,我现在就要去……” 姜烟拼命的挣扎,她双眸涣散,口中不停的呢喃着,重复着,翻来覆去都是这一句。 “烟烟,你清醒一点!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陈景然手指用力,紧紧攥住了姜烟的手腕,姜烟忽然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样,她面目狰狞的看着陈景然,她用力的推他,踢他,可他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的手劲儿那么大,她根本挣不开他。 “烟烟,今天是我们的婚礼……” 姜烟忽然低头,她狠狠的咬在了陈景然的手腕上。 闻讯而来的陈太太简直吓坏了,赶忙让人上前拉开姜烟,可陈景然的手腕已经被咬的鲜血淋漓。 “都他吗给我滚!” 陈景然忽然低吼出声,宋兴吓的浑身哆嗦:“少爷……” “滚!” “是,少爷……” “景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陈太太心疼的看着他鲜血淋漓的手腕,眼泪都掉了下来。 “您先下去,我和烟烟单独说话。” 陈景然一步上前要去拉姜烟,姜烟却怔怔向后退了一步:“我要去找沈言廷……” “什么!” 陈太太立时勃然大怒,陈景然面色铁青:“姜烟,你给我闭嘴!” “我说了,我要去找沈言廷……” 姜烟一双眼瞳完全失了焦距,她茫然的视线掠过陈景然,没有任何的停顿:“都别拦着我。” 她说完就转身向楼下走去。 她方才那一句声音并不低,楼下的很多人都听到了。 原本嘈杂的现场渐渐死一样的静寂,陈太太气的全身都在发抖,再也撑不住,眼前一黑就昏厥了过去。 宋兴吓的几乎魂飞魄散,忙让人搀扶了陈太太去休息。 陈景然站在那里,在姜烟再次开口之后,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再上前拦她,直到姜烟的呻吟快要消失的时候,他方才轻轻开了口:“宋兴,告诉大家,婚礼取消,我和姜烟的婚约,也彻底作废。” “少爷……” “陈公子。” 许白露的声音忽然在宾客之后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回头看向她。 许白露对众人一笑:“陈公子,我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有件事,必须要告诉您一下。” “出去。” 陈景然菲薄的唇间缓缓的吐出这两个冰凉的字眼。 许白露轻嗤了一声:“其实我不说,陈公子大约也看出来了,姜烟她,根本不爱你,自始至终,她都是在利用你,报复我,而已。” 陈景然霍地抬眸看向许白露。 “程然,你还记得吗?” 许白露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他曾是我的男朋友,后来,因为我和他分手,他心情烦闷驾车出去,发生车祸惨死,姜烟就恨毒了我,以为程然的死全部都是因为我和他分手的缘故,所以……” 所以,她忽然接近他陈景然,所以,她不遗余力的要拆散他和许白露,所以,她根本对他没有任何感情,她的心里装着的,永远都是她的初恋情人沈言廷。 他陈景然,不过是她复仇的一块跳板而已。 如果许白露不是和他交往,而是和其他的公子哥儿,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直接献身那些人去当小三拆散许白露的姻缘。 陈景然忽然就明白了一切。 他觉得很可笑,可他却笑不出来。 就在不久前,她还在问他,三哥,我们能走完一辈子吗? 他还在说,只要你不放开手,我就不会放手。 可她这样快就给了他一耳光,她彻底的把他抽醒了。 只要能帮她报复,只要能帮她夺回她想要的那一切,不管是谁都可以,哪个男人都可以。 他陈景然,在姜烟的心中,又算什么呢。 骄傲如他,这样的羞辱,他根本无法承受,也绝不会忍受。 …… “姜烟,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你若是攀上了高枝儿,就最好抱紧了,千万别掉下来……” 白桦打扮的雍容华贵站在姜烟的面前,她抬起手,清脆的一个耳光重重的落在了姜烟脸上:“你还真以为你就能一步登天了?没了陈公子,你还算什么?呸!” 白桦一口啐在她脸上:“没了陈公子,你才是野鸡,一只永远都扑腾不起来的野鸡!” 白桦这十几年都没有这样的畅快过,这两个字,她终于可以大庭广众之下还给姜烟这个贱人了! 陈景然不要她了,她和陈景然的婚约宣布作废,就连沈家的这家公司,原本马上就要易主,所有流程都快走完了,却又忽然叫停了。 白桦这颗心终于放入了肚子中去。 姜烟在婚礼上闹了这样一出,可是彻底把陈景然和陈家给得罪的狠了,陈景然这样出身优渥性子高傲的公子哥儿,没直接剁了姜烟,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如今这贱人从高枝上掉了下来,她这些日子压在心里的这一口闷气,可算是能狠狠的吐出来了。 “把她的东西全给我扔出去,扔不掉的全都砸了。” 公司一日挂在姜仲逊的名下,一日她白桦就能当家作主! 姜烟的办公室,很快一片狼藉。 非但是她在公司的办公室,还有兰苑别墅那边。 陈景然让人把她的东西全都扔了,而兰苑那栋她住过的别墅,直接让人封了起来,他大概是连踏足进去,都觉得恶心吧。 姜烟站在公司的楼下,她仰脸望着恢宏的大楼。 宁可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她站在姜烟的身后,站了好一会儿:“姜小姐,事已至此,您还是先离开吧。” 姜烟的东西不停的被人从楼上扔下来,宁可轻叹了一声:“姜小姐,先回去吧。” “回去?” 姜烟忽而对宁可笑了笑:“你知道吗,白桦说的没有错,离开了陈景然,我什么都不是。”

上一篇   第1163章 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