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折磨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6章 折磨

夜肆一扛胸,不服气似的瓮声瓮气道:“老子将来找女人,也要找那种给老子洗脚做饭温柔贤惠不要太娇滴滴的……” “嗯?” 厉慎珩抬眸看向夜肆,细长眼瞳微微眯了起来:“你的意思,微微不温柔贤惠太娇滴滴?” 夜肆只觉得后背都要湿透了,立马毫无底线变幻嘴脸:“不是不是,阮小姐又温柔又会做菜,真是天底下再找不来第二个比她更好的了……” 厉慎珩:“……” 静微洗完澡换了干净衣服出来,床单已经被佣人撤掉了,还没来得及洗。 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抱到洗漱间去清洗,厉慎珩却出言制止:“你不用管这些,例假期间最好不要碰凉水,厨房炖了红糖蛋羹,一会儿你喝一碗再去学校。” “你怎么知道这些?”静微不免狐疑,他这个年纪,除非是交往过女朋友,要不然怎么知道女人经期需要注意什么。 厉慎珩难得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以前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的。” 厉慎珩说完,特意去看她的表情。 果不其然,静微眸中光色一暗,唇角抿了抿,似乎情绪就低落了下来。 “傻瓜。”厉慎珩舍不得她难过,伸手把她拉入怀中抱坐在膝上:“真是个小傻瓜,我骗你的,刚才你去洗澡,我专门上网查的。” 静微默默伸出双臂圈住他劲瘦窄腰:“厉慎珩,我不会骗你,你也永远不要骗我。” “好。”他的心软成一片,又丝丝缕缕的疼着,他能感觉到,她有多么的缺乏安全感。 以后就算他再想看到她吃醋的样子,也不会再开这种让她不安的玩笑了。 …… 送静微去学校之时,厉慎珩到底还是询问静微了一句:“田小芬和阮嘉宝那里,你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静微沉默了片刻,搁在膝上的细白手指一根一根攥了起来,她知道自己不会再心软,她也知道,她不会再认这个母亲了。 只是,她终究是她的生母。 “我爸爸想要离婚,给她一点教训,让她同意离婚吧,还有嘉宝,他如果再这样下去,将来不定要惹出怎样的祸事,让他吃点苦头,长点记性吧,对他没有坏处。” 厉慎珩将她手握在掌心握紧:“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以后你只管安心住在学校读书,什么事都不用管。” “嗯。”静微忽而抬起脸,在他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谢谢你厉慎珩。” 不等他开口,静微拉开车门跳下车子,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很快就跑远了。 厉慎珩不由摇头失笑,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她才会不再这样害羞。 …… 田小芬觉得自己真的要熬不下去了。 一米见方的铁笼子里,她坐不能坐,站不能站,几百瓦的白炽灯就吊在她面前上方,她但凡想要闭上眼就会有人拿一把铁刷子刷在她**的小腿上。 最初那铁刷子刷下一层皮肉的时候,她还会撕心裂肺的大喊大叫,可后来,嗓子也喊哑了,她被折磨的筋疲力尽,连丁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上一篇   第115章 梦见巨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