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格外的敏感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60章 格外的敏感

陈景然看了看桌子上香甜的蛋糕,又看了看同样很香很诱人的姜烟,忽然生出了一个坏主意。 姜烟被他抱起来,直接压在了长餐桌上。 别墅里暖气开的很足,姜烟进屋就摘了大衣,里面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羊绒裙子。 她嘴角还沾着一点奶油,双手搭在他的肩上,眸子湿漉漉的望着他,没有化妆的脸又勾人,又清纯。 陈景然低头吻她,舌尖将她唇角奶油卷去:“真甜……” 不知是在说奶油,还是在说她…… 姜烟脸颊有点微红,却还是仰脸轻轻迎合陈景然的亲吻。 陈景然有些日子没碰她,当下就有些把持不住。 姜烟立时感受到了陈景然身下的巨大变化,当下没忍住吃吃轻笑出声,“三哥……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陈景然呼吸微有些急促,他低头在姜烟饱满娇软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另一手却将姜烟薄薄的羊绒衫直接掀起卷高堆在了她胸口处,姜烟吓了一跳,低呼一声想要伸手去捂,陈景然却攥住她两只细细手腕固定在她身后,低头在她软嫩心口‘重重’咬了一下。 “三哥,疼……” 姜烟腾时眼底就漫起了泪雾,陈景然又亲了亲那雪白上自己咬出的浅浅齿印,然后微起身,指尖挑起凝滑的奶油轻涂在了姜烟胸口……“ 三哥……”姜烟立时反应过来了他想要做什么,不由得又羞又怕,慌乱的想要挣开,陈景然空着的那只手却已经移到姜烟身后,挑开了她的内衣搭扣…… 纵然姜烟之前名声很差,她又十分尽职尽责的用心做好了情人的本分,在情事上也一向算得上十分开放,但这却还是头一次,和陈景然玩的这样大…… 虽然佣人们都有眼色的退了出去,可这到底是一层的餐厅,万一佣人有事折转回来呢? 姜烟紧张的不行,以至于身子格外的敏感,陈景然每一寸挑逗好似都在她的感官上放大了数倍,陈景然也察觉到了姜烟今日特别的敏感,因为今日她接纳他格外的快一些,并不像往常那样,因为两人的尺寸差异太大,若是准备的不够充分,姜烟多多少少的总会吃点苦头。 原本陈景然还想着,她伤后初愈,就要她一次聊做慰藉也就罢了,却没想到根本一发不可收拾,从楼下餐厅,又到浴室,最后又折腾到露台躺椅上,还是姜烟最后嚷着头晕,陈景然方才停了手。 到得回陈家过除夕那一日,姜烟已经被滋润的犹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一般,一扫之前面颊苍白没有血色的憔悴,让人一看就知她该是怎样被男人狠狠的爱过了。 车子在车库外停下,陈家的管家和佣人就笑容满面的迎了过来。 “少爷,姜小姐,先生和夫人都在花厅等着您呢。” “老爷子和老太太呢?” 陈景然自然而然的握住姜烟的手,让佣人们去搬各种礼品,只让她拿了自己的包。 “老爷子在楼上书房,老太太说是有些不舒服,还没起来呢。” 陈景然点了点头,对姜烟道:“那咱们先进去吧,一会儿再去看两个老人家。” 陈太太依旧是那样温和可亲的态度,陈先生素来都是不苟言笑的性子,虽然他也对未来的儿媳妇不太满意,但是如今婚期马上就要到了,他自然也不会再给大家找没趣。 姜烟打完招呼,又把带来的礼物让佣人拿过来,陈太太和陈先生都是修养极好的人,并未给姜烟任何的难堪。 陈太太也给了姜烟回礼,依旧是家传的首饰,姜烟忙道谢收好了。 陈先生给的是一块表,姜烟不用猜都知道价格绝对不菲,她心知自己这样的名声,就算是陈家二老羞辱她几句,给她点脸色看,她也只能默默受着,实在是没想到两位长辈,倒是给足了她面子。 姜烟不由得有些动容,将表也小心的收好,又轻轻的道了谢。 陈先生和未来儿媳妇自然不好多说话,就叮嘱了几句让他们好好相处,就自去书房了。 陈太太倒是拉着姜烟问了几句她的伤好些了没有,公司的事情如何了等等等。 这样大的事,自然也不可能瞒得住,姜仲逊吞了自己岳家的财产还改了老爷子的遗嘱,这样的丑事,在世家大族里都是让人十分不齿的。 陈太太闻知后,也觉得匪夷所思,对姜烟倒是有了几分的怜惜。 有这样的父亲,又有白桦那样的继母,姜烟这些年怕是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头,说不得这孩子名声那么差,也是有些人有心而为之。 “好在现在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了,沈家老爷子和你母亲在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陈太太忍不住轻叹一声:“红颜薄命啊。” 沈函君那样的闺秀,温和貌美而又与人为善,陈太太想起她,就会觉得可惜。 “伯母,谢谢您了。” 姜烟轻声的道谢,陈太太握了握她的手,看着她面容娇美,眼底却一片澄澈,这一声道谢,却也是发自肺腑真心,又想到自己儿子长到这么大,也就这么一个喜欢的女人,两人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陈太太之前心中的那些隐隐的不满,也就渐渐的搁下了。 “老爷子得知你今天过来,特意在书房等着你呢,去吧,和老爷子说说话。” “嗯,那我先上去了。” 姜烟站起身,陈景然下意识的要跟着一起过去,陈太太笑道:“你护这么紧干什么?老爷子还能吃了烟烟不成?” 陈景然就笑道:“我也好几天没见到爷爷了……” “你在楼下陪我说说话儿,老爷子说了,有话单独和烟烟说,放心吧。” 陈景然只得罢了,姜烟心中有些忐忑,但在上楼进了老爷子书房后,姜烟心底的所有不安,就莫名的荡然无存了。 陈老爷子背对着她站在一副字画前,头发花白,脊背微微有些佝偻,穿着一套软绸的中式服装,乍一看去,姜烟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外祖父。

下一篇   第1161章 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