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晚上在床上好好表现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59章 晚上在床上好好表现

“不要姜烟了吗?她可是你最爱的女人啊沈言廷” 沈言廷痛苦的痉挛抽搐起来,他用头往墙壁上狠狠撞去,如困兽一般对着许白露嘶吼:“我他妈的说了,给我烟!给我!” 许白露轻轻笑了笑,嫣然的唇角勾出冰冷的一道弧度:“沈言廷,你不能怪我。” 是啊,你不能怪我,你要怪,也只能怪姜烟,怪你自己爱的那个女人。 这世道真是坏透了,人心也坏透了。 她和程然分手,程然受不了自己开车出去撞死了,关她什么事? 就算她有责任,可她的责任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吧,姜烟凭什么来报复她? 她金光闪闪的人生路,就这样被她全毁了,她姜烟凭什么踩着她许白露的血泪嫁入豪门? “白露,把烟给我快,把烟给我” 沈言廷此时此刻再没有任何豪门公子哥的风度了,他如一条死狗一样,抱着她的手臂摇晃,也许,她让他跪下来磕头,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跪下去。 许白露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你等着吧。” 她去拿了他抽惯的烟过来,沈言廷似是早就闻到了那个味道,立刻扑了过来把烟盒抢走了。 许白露看着他抖抖索索好半天才打开烟盒,她没有说话,只是拿了手机出来,不动声色的把这一段全都录了下来。 听说过完新年,等到春暖花开时,陈景然和姜烟的婚礼就要举行了。 许白露望着手机里的这段视频,这份新婚礼物,姜烟收到了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她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姜烟会怎样了,也许,婚礼现场,新娘子再一次落跑了? 许白露捂着嘴,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她笑的无声,笑的前仰后合,只是笑着笑着,她的眼泪却又缓缓淌了下来。 没有人生来就是坏人,她也不是从一开始就变成这样的。 可是在她决定和程然分手之后,在程然死了之后,她的人生好像就奔着一条漆黑无光的道路不回头的去了。 连她自己,都无能为力,无法控制。 后悔吗? 许白露抬起手,轻轻擦干了眼泪。 有什么后悔的呢? 跟着程然,嫁给他,十年的工资大约也买不起她一身的行头。 那些年在国外,苦日子她真的过够了。 看着那些不如她漂亮,不如她成绩好,也不如她聪明有气质的女孩子都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可她却要和人挤在小小的公寓里合租,连一日三餐都要计算着不敢超支。 那样的日子,真的是不堪回首啊,后来,她终于熬出来了,她已经和陈景然定了婚了 许白露闭上眼,她无法回想过去,每一次回想这些,都像是刀子割肉一样的让她痛不欲生。 她无法形容那种感受,用一种最直白的方式来说,就好似是有个人忽然中了千万大奖,然后他兴冲冲的预备去兑奖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彩票被人给偷走了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错过兑奖的时期,错过这千万大奖 她怎么能甘心呢? 还有陈景然,明明那些混混已经招了是姜烟做的,可他却偏生要护着姜烟那个贱人。 好,你想要护着她,那就让她再一次狠狠打你的脸,陈景然,是你对不起我在先,是你先辜负了我! 如果你不喜欢我,当初就不该和我在一起给我希望。 是你负了我,这些,全都怨不得我 是你们亏欠了我,是你们对不起我,是你们,把我这一生,全都毁掉了 姜烟出院那天,是陈景然亲自把她接回兰苑的。 而那天特别巧,还是陈景然的生日。 陈景然的生日之后没两天,就到了新年。 而除夕和初一,陈景然是要回陈家过的,姜烟如今是陈景然的未婚妻,他们的婚期又定在了年后,姜烟有娘家和没娘家也没什么区别,自然就随着陈景然一起回去过年。 到了兰苑,别墅里的佣人已经把蛋糕和烛光晚餐都准备好了。 姜烟有些不好意思,下车的时候挽着陈景然的手臂,小声道歉:“三哥,我都没有给你准备生日礼物” 陈景然不露声色的握紧了姜烟的细腰:“晚上在床上好好表现就行。” 姜烟瘪了瘪小嘴:“我刚出院” “我看你这些天挺生龙活虎的,再说了。” 陈景然低眉看她一眼:“又不用你一直动。” 姜烟不由得小脸微红:“谁说我不动了啊” 陈景然眼底含了一抹玩味笑意:“哦?那是谁每次还没动两下就喊着没劲儿了往我怀里钻的?” “三哥” 姜烟软软的喊了一声,水汪汪的一双漂亮眼睛瞪着陈景然:“你还说。” “行了,不逗你了,不过,今晚我生日,你又让我吃素这么久,怎么也得把我喂饱了吧?” 姜烟想到自己连生日礼物都没有准备,也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就点点头,轻轻应了。 佣人们很识趣的安排好一切就退出了主楼。 姜烟刚痊愈,不能喝酒,但却还是陪着陈景然喝了一点红酒。 往年陈景然过生日,都是和高斌江沉寒他们一起夜色喝酒聊天打牌的,可今年,他却全都推了。 因着之前许白露和沈言廷的事儿,两人之间不免有些生分了,但这并不是最主要原因。 陈景然只是想着,他还从没有单独和一个女人一起过过生日。 而姜烟的生日也快到了,他和姜烟断断续续在一起这么些日子,期间好像姜烟也过了一次生日,但他根本没有给她庆祝。 算一算日子,等他们婚礼后度蜜月的时候,姜烟的生日也就到了,他还没给女孩子过过生日,到时候还要问问二哥他们,该准备点什么。 陈景然想的这些,姜烟自然不知道。 她陪陈景然切了蛋糕,又给他唱了生日歌,陈景然不太爱吃甜食,姜烟却放纵着吃了一块蛋糕,又大着胆子在陈景然鼻子上点了一点奶油,不等陈景然开口,就十分乖觉的主动送上了一个香甜的吻:“三哥,祝你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