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你是想要烟,还是想要姜烟?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58章 你是想要烟,还是想要姜烟?

“你”姜如简直气的要爆炸了。 “你什么你!”宁可斜睨她一眼,冷笑一声,直接昂首挺胸的迈步进了病房,姜如气的使劲跺了跺脚,但到底还是不敢在宁可跟前再作妖,气冲冲的离开了。 “姜小姐,吃点东西吧。” 宁可打开了保温饭盒,哪里有什么野鸡汤,不过是普通的补汤。 姜烟不由得对宁可会心一笑,宁可也轻笑了笑。 宁可当然不会喜欢姜如,一则她是陈景然派来帮助姜烟的,二则是,这天底下没有女人会喜欢小三和小三的女儿,她当然对姜如厌恶至极。 姜烟吃完饭,让护工去收拾了餐具,宁可又对她汇报了一下公司的事情,有陈景然这个大靠山在,公司虽然变动不小,但总归人心没有大乱,一切也就在按部就班的运转着。 “这些天辛苦你了。” “我的分内事而已,您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您了。” 宁可一向没什么废话,汇报完公司的事就主动告辞离开了。 姜烟却又叫住了她:“宁可,你听说沈言廷和许白露的事了吗?” 宁可没有避讳她:“嗯,听说了,据说就要订婚了。” 姜烟轻点了点头。 宁可又轻轻说了一句:“听说沈公子酒醉后和许白露发生了关系,许白露事后曾因此事割过腕” 姜烟不由得眉心微跳:“沈言廷酒量不是极好吗。” 宁可摇了摇头:“其中内情,我们就不清楚了,但是我隐约听说,沈公子之所以愿意负责,是因为许白露是处子的缘故” 姜烟忍不住的轻轻冷笑了一声。 是,因为之前的***之事,同样身为女人,她确实觉得许白露遇到这样的事很不幸。 但许白露后来装处女设计沈言廷,这就让人不齿了。 宁可没有再多言,告辞离开了。 姜烟想了很久,沈言廷酒量很好,不会轻易喝醉,再说,他们之前在一起这么久,她也见过沈言廷喝醉的样子。 他根本就不是酒后乱性的人,那么,那天晚上的事情就十分可疑了。 再联想到婚礼前那一夜许白露给她打的那个电话,姜烟几乎可以确定,许白露是有意接近沈言廷的,而更大的可能,她是为了报复她姜烟。 她之前曾告诉沈言廷,远离许白露,但沈言廷如今还是走到了要和许白露订婚的地步。 她现在该怎么做,才能让沈言廷不再置身陷阱? 去m国的那些人,依旧没有传回来什么消息,姜烟不由得有些一筹莫展。 可她上次已经答应了陈景然,她不会再和沈言廷有任何来往了 姜烟躺在床上,只觉得一阵头痛欲裂。 她到底该怎么做? 去告诉沈言廷,许白露根本不是处子之身?那天晚上的事,有蹊跷? 可是许白露被人***这种事,姜烟怎么都做不到给她捅出去。 她终究还是不够狠,终究还是做不到像许白露那样,完全的泯灭人性 沈言廷订婚那天,他喝的很醉。 他的酒量真的很不错,活了这二十多年,好像喝醉的次数也是极少的。 姜烟答应和他交往的时候,他喝醉过。 姜烟和他分手的时候,他也喝醉过。 好像每一次醉酒,都和姜烟有关。 他生命里那些快乐的日子,难过的日子,幸福也好,煎熬也好,都离不开姜烟,永远都离不开姜烟。 而这一次,他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他以为他会为她守一辈子,等一辈子,但他终究还是食言了。 在答应了姜烟之后,他确实和许白露提了分手,甚至决定倾自己所有,给许白露补偿。 许白露哭的很伤心,但没说什么,但许太太却闹到了沈家去。 说她清清白白的女儿就这样被人糟蹋了,如果沈家和沈言廷不给她和女儿一个交代,她就要直接碰死在沈家的大门口。 沈太太本来对许白露印象还不错,沈言廷忽然要分手,沈太太立时就想到了八成又是姜烟在背后作妖,沈太太想到沈言廷这些年不近女色,为了个姜烟,简直是要一辈子打光棍了,再加上他和许白露又出了那一档子事,若是真由着许太太闹开,在沈家门前一头碰死,沈家以后也不用在帝都混了。 而高斌又认了许白露做义妹,直接上沈家来为许白露撑腰,更是让沈家有了几分的意动。 高家可是总统府的亲信,他们沈家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 而许白露却成了高斌的义妹,有了这一层关系在,许白露微末的出身,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更何况对于沈太太来说,现在什么事都没有让沈言廷结婚生子来的重要。 因此,她干脆借着许太太这一通闹,直接以死相逼,逼着沈言廷必须要和许白露订婚结婚,沈言廷两相为难之下,只能妥协。 订婚那夜,他喝的烂醉,所有人都在说,他是太高兴了,所以才会喝成这样。 毕竟未来的准新娘实在是生的漂亮又有气质,听说还是才女学霸,一身才艺非凡,又有个高家的少爷做干哥哥呢! 许白露十分贴心的扶着沈言廷回了房间。 沈家的人自然不会去打扰这对准新人。 沈言廷回了房间就摸口袋找烟:“我的烟呢,把烟给我快,把烟给我” 许白露微微抿嘴笑了笑,她斜倚在沙发上,看着沈言廷英俊温润的眉眼。 如果他不是姜烟的初恋,如果他不是姜烟爱着的男人,如果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姜烟了,该有多好。 只是可惜啊 许白露又轻轻抚了抚沈言廷高挺的鼻梁。 沈言廷醉的难受,一把攥住了许白露的手:“烟呢,你把我烟放在哪了?给我,现在就给我” “想要烟吗?” 沈言廷双眸一片迷醉:“想给我烟” “是想要烟,还是想要姜烟?” 沈言廷攥着她的手忽然顿了一下,他定定望着许白露,那一双眸子里,只有短暂一瞬绽出亮光,而很快,又归于了一片死寂。 他更紧攥住了她的手:“给我烟,我要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