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哈哈,从高枝儿上摔下来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55章 哈哈,从高枝儿上摔下来了

“烟烟!” 沈言廷目欲裂,只觉得神魂俱碎。 他怔怔站在那里,看着姜烟额上淌下浓稠的鲜血,看着她软软的向地上倒去,看着她最后努力望向自己的那一眼,看着她轻轻的,虚弱的几乎发不出声音的那一句:沈言廷,走啊 高斌握着木棒傻了眼,许白露也讶异的张大了嘴,她还真是没想到,姜烟,她竟然会这样做 反正,换做她,她是绝没有这样的勇气替别人挡棍子,哪怕是她喜欢的男人,她大约也没有这份勇气。 那可是女人最重要的脸啊! 高斌手中的棒子‘哐啷’掉在了地上,他真是没想到姜烟竟会把沈言廷推开 明天就是姜烟和三哥的婚礼了啊。 可他一棒子把准新娘给打的头破血流晕倒了 高斌不由得两股战战,好一会儿,沈言廷抱了姜烟往车上跑,他才回过神来,抖抖索索的给陈景然打了一个电话。 陈家公子哥儿和姜家那个名声极其不堪的千金姜烟的婚礼,忽然推后了。 整个帝都都炸了锅,虽然陈家长辈给出的理由是姜烟忽然生病不舒服住院了,婚礼只是延期还会举行的,但很多吃瓜群众还是控制不住暗戳戳的想,八成这婚礼延期也就遥遥无期了 而这其中最高兴的,自然要属白桦母女了。 原本因为白强挪用公款进监狱而在姜仲逊面前大气都不敢喘的母女俩,瞬间像是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尤其是姜如。 上次在公司被姜烟和宁柯联手狠狠整了一顿,姜如只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光了,这些天一直躲在家里,再也不愿去公司了。 而随着姜烟婚期临近,全帝都看在陈家和陈景然的面子上都在昧着良心夸姜烟。 姜如的一堆小姐妹更是嫉妒羡慕死了,姜如自然恨的牙痒痒。 但是现在,哈哈,婚礼就迫在眉睫了,姜烟却忽然病了进医院了,婚期要延后了! 谁知道她是真病了还是失宠了啊,谁知道陈家说的延期是多久啊,说不定就是遥遥无期了啊。 姜如简直快要开心死了,当即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门去找小姐们聚会八卦去了。 姜如现在人生中最大的乐趣,大概就是看着姜烟能从高枝儿上重重的跌下来,最好摔的粉身碎骨,永远都无法翻身。 也许是因为姜如从小就对姜烟十分嫉恨的缘故吧。 毕竟,当她和白桦还见不得光的时候,姜烟却是漂亮骄纵的小公主,姜如那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姜烟,姜烟漂亮,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姜如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要做丑小鸭远远望着姜烟了,却没想到她和白桦还有翻身的一天。 这些年,她看着姜烟失宠,名声狼藉,被姜仲逊赶出姜家,男人们对她垂涎欲滴,却又看不起她,人人都说她是公交车,姜如的心里简直畅快死了。 可谁想到,姜烟一转眼攀上了陈景然,还要结婚了! 如果姜烟真的成功嫁给陈景然,姜如想,她一定会被气的吐血吧。 好在,上天还是开眼的,姜如想,像姜烟这样的女人,若是也能嫁到真正的豪门去,那才是没天理了。 病房里很安静。 肇事者高斌蹲在病房外抱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压根不敢看陈景然一眼。 陈景然和沈言廷都留在病房里,两个男人都不肯离开。 而姜烟还在昏迷着。 陈景然强压了怒气,拉开病房门走了出去,高斌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三哥”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陈景然示意高斌一起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高斌垂着头,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讲了一遍。 “也就是说,沈言廷喝醉酒和许白露发生了关系,要拿钱私了,你不答应,把人给打了一顿,逼着人家负责任,所以沈言廷就和许白露在一起了?” 陈景然挑了挑眉:“高斌,我从前就是觉得你有点傻,但却还有救,但现在看来,你简直是愚不可及!” 高斌不服气的挺了挺胸:“我怎么愚不可及了?我哪做的不对了,沈言廷那混蛋做了这样的丑事,他本来就得负责!” “沈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你明知道许白露之前” 高斌立时打断,急急道:“我自然知道,我就是觉得白露真的太可怜了,太无辜了,她凭什么要遭受这样的飞来横祸?这也根本不是她的错” “我知道不是她的错,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能当作完全没有发生过。” “三哥,是不是白露被人给糟蹋过了就不干净了,沈言廷就可以没有负担的随便睡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你就是觉得白露不干净了,谁都配不上了!就算被人欺负了,也是活该,也没什么损失!” “高斌,你别这么偏激,一码归一码,沈言廷以为许白露是处女,要负责,这算是被你们蒙蔽了吧?” “三哥,你不会这么讲公道吧,还要帮你的情敌出头?你今天没看到,我可是在场的,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我看到沈言廷搂着姜烟,就当着许白露的面,你们明天就要结婚了!三哥,姜烟把你放在眼里了吗?沈言廷这算是在羞辱你吧!” 陈景然的脸色铁青,十分难看。 姜烟不顾明天就是婚期,不顾他说取消婚礼,也要跑去找沈言廷,这不啻于在狠狠打陈景然的脸。 他当时确实十分盛怒,但在姜烟开车离开之后,他却又冷静了下来。 他不能把姜烟当作一个理智的正常人看待,而且当时,她一直都在重复一句‘沈言廷快要死了’,陈景然并不傻,也不是在为姜烟开脱,他知道姜烟有病,她的病和沈家有关,和姜家有关,更和程然有关。 他让人查过,程然确实是出车祸死的,只是一场意外。 但这其中,或许有什么内情,是只有姜烟自己才知道的。 “三哥,依我说,你不如就趁机干脆取消婚约吧,反正姜烟这样的女人,也根本配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