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背后捅了他刀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49章 背后捅了他刀子

姜仲逊的脸色变了变:“烟烟,你也年纪不小了,说话也注意一点,不管怎么说,你白阿姨都是你的长辈。” “长辈?” 姜烟嘴角笑意更深:“她配吗?” “姜烟!”姜仲逊重重一拍桌案:“你平日无理取闹,动辄辱骂你阿姨和妹妹,我只当你年纪小,不和你计较,但是现在你既然进了公司,人人称你一声副总,你也该明理懂事了……” “怎么,这就生气了?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气成这样,若是你知道了他们姐弟俩都干了什么好事的话,你不是要气出个什么三长两短了?” 姜烟说完,看也不看姜仲逊一眼,让宁柯把那些东西拿了过来,直接扔在了姜仲逊面前:“你好好看看吧,看看你弄回家的贱人小三和自己亲弟弟都做了什么!” 董事们面面相觑,姜仲逊脸色铁青,伸手把那几个牛皮纸袋打开,随手翻了几下,却忽然脸色骤变,死死睁大了双眼盯着纸上那一串数字,连嘴角都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500万,2000万,986万…… 3200万,9675元,647元,29万…… 等等等等,几乎一整页的数字,上到数千万,小到几千块钱,这根本是把公司当成了自家小金库用了! 从白强进入公司那一年一直到今年,不过六七年的光景,杂七杂八加起来,他和白桦里应外合从公司挪用的公款,都快有一个亿了! 姜仲逊不是富二代,是妥妥的凤凰男,他能有今日,一则靠的是自己的天赋和异于常人的努力,二就是靠的沈函君和沈家的人脉。 像他这样苦出来的男人,和挥金如土的二代公子们不同的就是,他会将钱和自己的利益,看的比这世上的一切东西都更重几分! 不要说白强只是他的小舅子,就算是他亲兄弟,他都恨不得活活掐死他! 更何况,这些年他对白强和白桦已经算是十分大方了,可这两个人,却还背着他在背后捅刀子。 姜仲逊气的脸色铁青,立时让人去叫白强过来。 姜烟却轻笑了一声:“姜先生现在怕是见不到他了,白强挪用公司公款,出了这样的大事,已经算是触犯了法律,我已经让人报了警,白强已经被带走调查了。” 姜仲逊只觉得一阵心绞痛,他这样的人,一辈子最好的就是面子。 所以,在得知白强做了这样罪该万死的事之后,姜仲逊的第一个念头,也只是想要私底下解决,不要闹腾出去,丢了他和姜家的脸面。 这也是为何当年,他会出轨出身相貌都不如沈函君的白桦的最根本原因。 因为沈函君简直完美的无可挑剔,而又出身极高,所以姜仲逊哪怕后来发迹了,也总觉得在沈函君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有这样一个妻子在,他猖狂的大男子主义精神也只得死死摁回去,不敢发作出来,哪里可以如在小三面前那样,皇帝老儿一样的耀武扬威呢。 “这件事你应该先告诉我,我是公司的董事长……” “哦对了,很抱歉,您很快就不是了。” “你说什么!” 直到这一刻,姜仲逊的脸色才彻底的变了。 他缓缓站起身,目光阴鹫望向姜烟:“姜烟,你还年轻,别以为现在有人撑腰,就能一辈子猖狂……” “是啊,这个道理我明白,所以我才要趁着现在有人撑腰,把我的东西,沈家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回来。” “什么叫沈家的东西。”姜仲逊的眼皮微微跳了跳,他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阴不阳,却格外的让人觉得的慌。 “你母亲嫁给了我,这就是夫妻共同财产,她不在了,自然就是我的,当然,等我百年后,这些产业,就是你们姐弟的。” “你这么厚颜无耻,也真是难得了。”姜烟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能继承的,只是我母亲陪嫁的产业而已,而沈家,沈氏,是我外祖父让你代我打理,等我成年之后还给我的……” 姜仲逊不由得笑了笑:“烟烟,你外祖父的遗嘱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沈氏,是他赠予我的,沈家后继无人,我是沈家的女婿,接手沈家的产业,顺理成章的很。” “这些话和我说没有用,只有外祖父的遗嘱才具备法律效应。” 姜仲逊脸上笑意更深:“行啊,你想按遗嘱行事,那我就让律师把老爷子的遗嘱请出来。” “不用了,我这里有,再说了,你那里的遗嘱……” 姜烟轻笑看了姜仲逊一眼:“怕是也只有你自己才会相信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你威逼利诱律师改了老爷子遗嘱的意思。” “烟烟,你说话可要有证据!” “当然有啊,没有证据,我敢这样和你打擂台吗?” 姜仲逊脑子里转动的飞快,当初沈老爷子立下遗嘱,有三位律师在场,其中两个,都在不久后被他重金收买,答应做一份假的遗嘱出来,唯有那一位,得过老爷子的恩惠,他怎么威逼利诱都没用,后来,他就干脆拿钱让黑道上的人买了那律师的性命。 遗嘱一事,方才顺遂的进展下去。 那两个收了钱的律师,自然不会声张出去,而另一个,已经成了一具白骨,更是翻不出浪来。 姜烟又怎么可能抓到证据? 她也不过是在诈他而已。 这个女儿,和沈家人一样刁钻恶毒,沈函君看不起他,沈老爷子防着他,姜烟也是如此。 这般的兴风作浪,不让姜家有片刻的安宁,真是和沈家人的嘴脸一模一样! “行,我就等着你的证据。” 姜仲逊定下心来,轻蔑的望着姜烟,难不成,她还能穿回几年前,把那被一刀抹了脖子丢到江里去的律师再给救回来不成? 姜烟自然没有那个能耐,就连陈景然,纵然是天潢贵胄,也没有让死人重活的本事。 只是有钱人的门路真是广的可怕,那个被黑道买命杀死的律师并不能复活,但他的独子,这些年却一直悄悄的带着沈老爷子当年的遗嘱原件,小心谨慎的在帝都周遭的县城生活着。

上一篇   第1148章 夺回一切

下一篇   第1150章 气的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