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我不会伤害三哥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35章 我不会伤害三哥的

“不会的。”他抚了抚她的后背。 姜烟没有听懂,他的这一句‘不会的’,是指他不会不要她,还是指不会让她最后一个知道。 但姜烟没有再问,她心底一片血肉模糊的钝痛,那痛快要把她吞噬了,让她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 陈景然很忙,兰苑的别墅虽然是他常住的,但却也经常三五日都不回来。 姜烟的日子和从前没什么区别,她偶尔会出门去逛一逛,做个SPA之类的,但更多时间,她就宅在别墅里不出门。 搬到兰苑的第二周,姜烟见到了陈景然的母亲陈太太。 她是个十分雍容华贵保养极好的贵妇,出身名门,嫁得良婿,一辈子顺顺遂遂,让她看起来十分年轻,脸上好似根本没有任何岁月的痕迹。 她见到姜烟,就如见了任何一个寻常的晚辈一样,态度十分和煦,说话也很亲和。 但陈太太越是如此,姜烟就越是心底不安。 园子里阳光正好,陈太太让佣人煮茶送到园子里去,她拉了姜烟的手在亭中落座。 身侧没有旁人,只有阳光和温软的风,这样的午后,格外的让人心情舒畅。 陈太太细细的看了姜烟一会儿,方才笑道:“姜小姐真是生的漂亮,连我看了都挪不开眼,景然喜欢你,再正常不过了。” 姜烟听她提起陈景然名字,立时知晓,陈太太真正想说的话,怕是就在这里等着她。 “您谬攒了。” “你母亲在世时,我见过她数次,也与她有过些微薄的来往,只是交情并不深,但我也看得出来,她是个十分蕙质兰心的好女人。” 姜烟淡淡笑了笑:“好女人又如何,还不是落得那样一个下场,我甚至宁愿她坏一些。” 陈太太轻叹一声:“逝者已矣,这些事,再提起来也没什么意义了。” “陈太太,您有话就直说吧,我知道您今日找我,定然和三哥有关。” 陈太太听得她这样唤陈景然,倒是眼皮微微一跳,少顷才道:“姜小姐,那我就直说了。” 姜烟缓缓挺直了脊背。 陈太太轻轻叹了一声:“我怀上景然的时候,已经三十岁了,怀胎十月很艰辛,很难,好在都熬过来了,只是生产的时候,又不顺畅……” 陈太太眼圈微红,姜烟也有些触动,她是知道的,陈家到了这一辈,只有陈景然一个孩子。 “拼了命生下景然,产后大出血,子宫也没有保住,所以我和他爸爸,只有他这一个孩子,到了这一辈,他的叔伯也都是生的女儿,陈家,就他一个男孩儿,他爷爷奶奶疼的眼珠子一样,连他爸爸那样性子强硬的人,都没对他摆过脸色……” 姜烟自然知道这些,他这样的公子哥儿,妥妥儿的含着金汤匙出生,出生就在罗马,这一辈子,顺风顺水,还有什么求不得的? 她这样的女人,原本根本沾不上他的身,终究是她对不起他。 “我和他爸爸也都十分开明,对于未来的儿媳妇,并没什么过多的要求,只要景然喜欢,是个好孩子,出身清白,就足够了,并不一定非要门当户对,娶个名媛千金……” “这也是当初老太太相中了许小姐,我们都没有阻拦的原因,姜小姐,为人父母,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好呢?我希望,你可以体谅我这一片做母亲的苦心……” 陈太太轻轻握住了姜烟的手,目光恳切,言语真诚,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姜烟忍不住的想,如果沈函君还活着,她被人欺负的时候,或者遇到什么难事的时候,沈函君也是会这样护着她的吧。 可是她没有母亲了,如今,更是连父亲都早已没了。 “我知道,外界的那些传言多半不真实,我今日见到姜小姐,心里都觉得喜欢,与姜小姐言谈之中,也能看出姜小姐并非外界所传那种人,我不会逼你,我也知道,你和景然之间,也并不是你一味纠缠他,他也是喜欢你的,所以,姜小姐,我唯一的恳请就是,你和景然自由恋爱,我和他爸爸都不反对,但是结婚……” 陈太太轻轻摇了摇头:“我们是没有办法答应的。” 姜烟知道,她的名声实在太差了,太污秽了。就算她现在告诉陈太太,她跟着陈景然时是处女,怕是陈太太都根本不会相信。 姜烟有一瞬间,甚至差点没忍住脱口答应了她。 陈太太若是高高在上的指责她,辱骂她,如陈老太太那样,她心里还好受些,可她偏偏不曾这样,自始至终,连半个字的难听话都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我这样的背景,配不上三哥,但是陈太太,结婚还是不结婚,这些我说了都不算,如果三哥不要我,我绝不会纠缠,可如果三哥要我,我就永远都会陪在他身边。” “你爱他吗?” 陈太太忽然问了一句,姜烟一怔,却笑道:“我当然爱他。” 陈太太却摇了摇头:“姜小姐,我看得出来,你心里没有景然。” 姜烟放在膝上的手指蓦地攥紧了:“陈太太,三哥这样的男人,这世上会有女人不爱他吗?” “姜小姐,我是过来人。” 姜烟没有说话。 “姜小姐,景然自小被宠坏了,这些年,他一直都是要什么有什么,顺风顺水过来的,他性子骄纵,又十分自负,如果他知道,你心里根本没有他,你知道会怎样吗?” “我跟着三哥的时候,心里就装着三哥一个,心无旁骛,所以,我不怕。” “好。” 陈太太缓缓站起身:“姜小姐,我就这一个儿子,他可以说就是我的命根子,我不允许这世上任何人伤他,你现在还没有做母亲,所以,也许你无法了解一个母亲护着自己孩子的心。” 姜烟使劲咬了咬牙:“我不会伤害三哥的。” “但愿吧。”陈太太没有再多说什么,她转过身去,离开了亭子。 姜烟默默的送了她向外走。 一直快走到车边,陈太太方才开口:“既然景然喜欢你,现在也离不开你,那你就好好和景然在一起,别做对不起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