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三哥的占有欲真可怕!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34章 三哥的占有欲真可怕!

陈景然知道沈言廷的存在,他在试探她。 试探沈言廷和她到了哪一步,试探沈言廷在她心里什么位置,试探……她究竟把他陈景然,当作了什么。 “三哥在吃醋吗?” “姜烟,你过去和谁,做了什么,都和我无关,我也不清究这些陈年往事,但是以后……” 陈景然轻轻捏住了姜烟的下颌,男人的目光很深,很冷,却又在那瞳仁深处蕴着一抹灼烫:“你的身子是我的,你的心也得是我的,你若是让我知道,你心里惦记着别人,想着别人,姜烟,你知道我的手段。” “三哥……你这样说,我都以为三哥是爱上我了……”姜烟不由抿嘴轻笑,更紧偎入陈景然的怀中。 陈景然的指腹摩挲着姜烟的唇,声线散漫:“你就算是只鸟儿,也只能叫给我一个人听……” “三哥的占有欲真是可怕!” “比我艹你还可怕?” “三哥……” 姜烟不依的瞪他,陈景然却唇角微勾笑了。 他笑起来的样子真是一等一的风流却又诱人,都说这世上的女色惑人,可男色实则更让人难以抵挡。 姜烟甚至都忍不住想,若她还有来日,若她是个正常人,想必,她也会爱上他的吧。 只是她的心早已是一颗石头,一颗永远都焐不热的石头了。 姜烟起身,要把钻戒收起来,陈景然却握住了她的手腕:“不喜欢?” “不是啊三哥,这钻戒太大太招人眼了,我怕我戴出去落了人的眼,人家万一见财起意,把我手指头砍了怎么办?” “你与其担心别人见财起意,不如担心人家会见色起意……” “三哥是觉得我生的漂亮,比几千万的珠宝还招眼吗?” 姜烟一脸的欢喜,这世上的女人没有不喜欢别人夸赞她的美貌的,她自然也不例外。 “嗯,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 “那是因为三哥根本不差钱好嘛!”姜烟到底还是把戒指取了下来,十分珍视的藏在了自己首饰盒里:“外面没钱的人多了,我还是小心点好。” “之前没收过戒指?” 姜烟十分认真的摇了摇头:“没有。” 陈景然没有再说什么,姜烟把戒指收好,陈景然又看了看她手上的伤。 “三哥,我没事儿,早就不疼了,只是,这几天都委屈三哥了……” “你以为我像种马一样,每天就惦记着睡你?” 姜烟抿嘴笑:“三哥之前可不就是那样。” “之前哪样?” “三哥心里清楚,还让我说出来啊。” 姜烟乖顺如小猫一样伏在陈景然膝上,低低问了一句:“三哥,今天的事,让你很难做吧,其实,你不用觉得亏欠了我,或者怎样……只要在三哥身边,我什么名分都可以不要的……” 陈景然抚了抚她顺滑的头发:“怎么,害怕了?” “没有,这算什么事啊,比这更难堪的,我不是没经历过,我只是不想三哥为难罢了。” 陈景然垂眸望着她,姜烟说这话的时候,眼瞳一瞬不瞬的望着他,没有躲闪,也没有不安的心虚,她是真心这样想的。 陈景然心头微软:“这些事你不用管,我都会解决。” “可那是三哥尊敬的长辈……” “安心。” 陈景然轻轻摸了摸姜烟的脸:“睡吧,别胡思乱想。” “三哥陪我吗?” 陈景然轻轻‘嗯’了一声:“我去洗个澡。” 姜烟一直知道,陈景然很爱干净,但是这样爱干净有洁癖的他,却在她这样名声狼藉的女人送上门时,没用任何安全措施就要了她……还真是,让人有些咂舌。 姜烟伏在枕上,凌乱的想着心事,许是鼻端还残留着陈景然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和古龙水的清冽气息,让她觉得分外安心,竟然就这样迷迷瞪瞪的睡着了。 姜烟又做了那个梦,梦里面又回到了高中时阳光灿烂下的大操场。 沈言廷站在升旗台上,喊着她的名字。 “姜烟,姜烟……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女孩子羡慕的尖叫着望着她,她被班里的女生推到升旗台前,明明她是喜欢沈言廷的,却非要别扭的不肯点头答应。 沈言廷急坏了,直接从升旗台上跳了下来,她吓的脸都白了,冲过去抓着他的手臂,连声问他有没有事儿,却被沈言廷直接抱在了怀中…… 他们是彼此的初恋,他们都曾以为,这辈子谁都不能拆散他们。 那时候外祖父还活着,姜仲逊尽心尽力的扮演着一个慈父,她依旧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只是很快,外祖父病逝,姜仲逊露出他丑陋可恶的嘴脸,白桦母女步步为营,她自小被娇惯,怎么受得住这样的变故,她开始叛逆,歇斯底里的与姜仲逊大吵大闹,但终归,她就如螳臂当车一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桦搬进了沈函君生前住过的房子,看着姜如取代了她在姜仲逊心中的位子,看着沈家的产业全都成为了姜仲逊的囊中物,那一对野鸡母女一步登天…… 而她,失去了她曾经拥有的一切,失去了她原本娇贵的身份,和本就凉薄虚伪的亲情…… 再到最后,连那仅存的温暖,给她安慰的爱情,也彻底的失去了。 姜烟永远都忘不了,沈言廷的母亲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说出的那些话。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姜烟了,也永远都忘不了,沈言廷红着眼抱着她,在她耳边一声一声说的对不起。 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站在高高升旗台上白衣黑裤的飒爽少年,终究还是一去不回了。 姜烟从梦里哭醒了。 她睁开眼,房间里有着淡淡的光线,陈景然靠在床上抽烟,她鼻端都是浓烈的烟味儿。 “梦到什么了?”他的声音很温柔,姜烟却莫名的一阵心虚,她飞速的调整好情绪,手臂绵软缠在他腰上:“梦到三哥欺负我了……” “当真?”陈景然眼底有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姜烟伏在他胸前,声音翁翁的:“三哥,如果哪天你不要我了,一定不要让我最后一个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