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精神病杀人……可是不犯法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31章 精神病杀人……可是不犯法的

那些原本还色咪咪偷看姜烟的男人们,瞬间眼底就写满了不齿之色。 姜烟抬手,轻轻擦了擦脸上的水渍:“许小姐,比起你曾经做的,我如今对你做的,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你就受不了了?” 许白露忽然睁大了眼:“你在说什么!” “许小姐,你心里,该是比任何人都要明白的吧。” 姜烟缓缓站起身,她握住了自己面前的咖啡杯,拿起,扬手。 微凉的咖啡顺着许白露的头发和脸庞淋漓而下,许白露尖声叫了起来。 她的衣服,她的包包! 姜烟冷漠的望着她:“许小姐,下次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约我出来,我可没有和别人互相泼水这样无聊的喜好。” 她说完,转身拿了自己的包就要离开。 “真是世风日下,什么不三不四的阿物也敢出来造次了!” 姜烟闻声一抬头,只看到面前似乎站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只是还未看清楚模样,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陈老太太身旁站着的那个四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生的颧骨高耸,下巴尖刻,两道法令纹很深,她下手极狠,一巴掌打出去,还用指甲连带着刮破了姜烟的脸,当即几道血痕浮现在姜烟通红的脸上,血珠子也缓缓沁了出来。 “老太太……” 许白露委屈的哭了起来,陈老太太又是气又是心疼,忙让身边的人给一头一脸咖啡狼狈无比的许白露擦拭头脸。 咖啡厅里很快被清了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姜烟站在那里,挨了一巴掌,嘴角却还噙着笑,就那样淡漠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场闹剧。 “姜烟是吧,想当初沈家老爷子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你母亲沈函君,当年在帝都也是出了名的名媛闺秀,你如今这样恬不知耻,对得起你外祖和母亲吗!” 姜烟原本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瞳,忽然渐渐凝肃了起来。 “我姜烟做了再多不知廉耻的事,也只是我姜烟一人所为,与我母亲和外祖有何干系?” “女不教,母之过,你如今名声不堪这般不知廉耻,可见你母亲当初未曾好生教养你……” 陈老太太话音未落,姜烟忽然抄起面前盘盏,重重掷在了地上! 陶瓷四溅,姜烟却眼都没眨一下,她瞳仁漆黑,却一片空洞麻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唇角肌肉却在不住抽搐。 许白露吓了一大跳,轻叫了一声捂脸躲开,陈老太太却已经勃然大怒,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放肆!给我狠狠打她的嘴!” 身侧那女人立时就要上前,姜烟却伸手抓了一块碎瓷片指向那女人:“你敢再动我一下,我一定捅死你!” “你敢!” “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 姜烟忽然沉沉一笑,她乌黑瞳仁有些涣散,一张脸苍白如纸,眉眼间却蕴着诡异的红色,她声音很低,却格外的清晰,渗人:“精神病杀人……可是不犯法的。” 她话音落定那一瞬,攥在掌心里的碎瓷片已经生生的扎破了掌心,鲜血顺着她的手指指缝和手腕往下淌,姜烟却连睫毛都没颤一下。 “你,你……”陈老太太直气的全身发颤,嘴角不停哆嗦,指着姜烟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许白露也停止了抽泣,却红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瞳紧紧扶住老太太,声音颤栗:“老太太,她不会真的精神不正常吧……” 姜烟目光忽地落在许白露脸上,她桀桀笑了两声:“许小姐不如试一试?” 许白露吓的一哆嗦,更紧的攥住了老太太衣袖,陈老太太深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姜小姐,我看在沈家的脸面上,今儿不和你计较,但有一句话,我必须得和你说清楚。” 许白露感觉到陈老太太紧紧攥住了她的手,她的心脏不由突突跳了起来。 她没想到事情远远超出了她原本预想的结果,这姜烟,竟然像个疯子一样,不,也许她就是个精神病! 是个精神病啊,陈家怎么可能娶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媳妇进门! 许白露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没想到这次主动约姜烟见面,竟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我们陈家,我老太太只认白露这一个孙媳妇儿,我是不会同意景然和你在一起的。” 姜烟目光微垂,落在陈老太太攥着许白露的那只手上。 曾几何时,有一个人的母亲也是这样对她说的。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话语,那一年十八九岁的姜烟,只觉得天都塌了一样的绝望和崩溃。 而此时二十一岁的姜烟,心底犹如冰封的河流,半点波澜都无法生出。 “姜小姐,给你自己,也给你母亲和外祖,留一点颜面吧,陈家不会让你进门,不要闹到最后,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姜烟忽地轻轻笑了:“老太太,这话您得问三哥呀,三哥要是不要我,那您自然顺心如意,可三哥如果还要我,我也没办法不是?” “我的孙子我知道,景然只是一时糊涂,他会想明白的,所以,你管好自己就行。” 姜烟点点头,‘唔’了一声。 陈老太太面容上掠过一抹厌恶:“我知道你现在日子不好过,你放心,只要你和景然分开,我会给你一笔钱。” 姜烟眼底笑意更甚:“老太太给我多少钱?” “500万,姜小姐觉得如何?” 姜烟笑出声来,她微微歪头,看向老太太身后不远处,那不知何时出现,安静沉默站在那里的年轻男人,娇媚的唤了一声:“三哥,你奶奶要给我500万让我把你卖了,你说,我收不收这钱呀。” 陈景然看向姜烟,隔着这么些人,他的目光依旧是平静的,像是面前这场闹剧,像是姜烟惨白的脸和脸上突兀的巴掌印和血道子,还有那流血的手,根本不存在似的,他也丝毫不会在意。 许白露强压着剧烈跳动的心脏,克制着没让自己突兀的转过身去,她扶着老太太,顺着老太太的动作慢慢回身,却微微抿着嘴唇,眼眸微垂,没有去看陈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