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气死白莲花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30章 气死白莲花

许太太仿似被她这模样给吓到了,好半天都没能说出半个字来。 许白露拿了包转身向外走:“您最好管好您的嘴,程然那个短命鬼的名字最好也烂在你的肚子里!” “我,我知道……”许太太忙追了出去:“你要和那个小狐狸精见面,你可一定记住,不能让自己吃亏,她要是敢欺负你,怎么也该让陈家人知道……” “行了,你回去吧,我知道怎么做!” 许太太看着许白露进了电梯,才唉声叹气的转身进屋。 许先生戴着个老花镜看报纸,见状摇头轻叹了一声:“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和那孩子好好在一起,我瞧着,那孩子才是真心实意对咱们白露好的……” “你懂什么!”许太太劈头骂了过去:“跟着他过穷日子?喝西北风?啊,咱们白露条件这么好,凭什么跟着那小子受委屈?” “你就知道嫁到高门大户里不委屈?” 许太太连声冷笑:“我宁愿抱着金子银子哭,我也不愿为了一日三餐累死累活!我这辈子是没福气,我的女儿难道还要继续过这种日子?” “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们俩的事,我是不管,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许太太坐在沙发上恨咧咧的磨牙:“呸,想用这点房子车子打发我们白露,想都别想,我冰清玉洁的大姑娘跟了他,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不给我个说法,我去总统府告御状去!让他陈家这官儿也别想当了!” 许白露到了和姜烟越好的咖啡厅,姜烟已经先到了。 许白露坐在出租车上,拿出包包里的化妆镜,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又补了一遍妆容,方才下车。 她今日穿的衣服看起来很低调,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得出来价格不菲,手里拿的包亦是很贵,是爱马仕的限量款。 都说,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过惯了这样纸醉金迷的好日子,还怎么可能像从前那样一日三餐都计算着来,买个几百块的包都要咬咬牙狠狠心呢。 姜烟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有些无聊的戳着面前的咖啡。 她出来的匆忙,急着去墓地看程然,连妆都没化,但无奈底子就是生的好,这样随便套了个衬衫和牛仔裤出来,头发凌乱披散着,咖啡厅里的男人都忍不住偷偷看她。 姜烟自然是一概不理。 隔着窗户玻璃,看到许白露下车走来,姜烟微微眯了眯眼。 说起来,她这还是头一次这么仔细的看到许小姐本尊呢。 长的确实挺漂亮的,但客观的说一句,在许白露身上,还是气质要胜过漂亮的。 而更重要的一点,许白露小姐这样的女人,长辈一看就会觉得喜欢,而不像是她姜烟,从来不讨长辈的欢心。 许白露走进咖啡厅,就看到了姜烟。 这也不意外,全咖啡厅男人的眼珠子几乎都要长在姜烟的身上了,她又怎么会认不出。 只是许白露之前对姜烟的印象,都停留在报纸上网上那种照片和视频,是一种烟视媚行的妩媚和让女人十分不喜的风情。 但此时的姜烟,却没有化妆,甚至,她根本就像是出门买菜或者倒垃圾一样的随意装束。 许白露并不知道姜烟之前是匆匆去了程然的墓地,她理所当然的以为姜烟是故意这样的,就是为了证明,她姜烟根本未曾将她许白露放在眼里。 “姜小姐。” 许白露淡淡笑了笑,在姜烟对面坐了下来。 姜烟只是微点了一下下颌:“许小姐找我什么事。” “怎么,姜小姐急着走吗?” 姜烟勾了勾嘴角,一副被金主宠爱的嚣张情人嘴脸,“是呀,我得回去收拾一下,今天要搬家。” 许白露身板依旧挺的很直的坐着,闻言却不由得心口微微跳了一下:“搬家?” 姜烟仰脸对她弯弯眼睛一笑:“对呀,景然让我今天搬到兰苑去。” 许白露再也绷不住,脸色骤然沉了下来,而原本放在膝上紧紧攥着的手指,硬生生掐断了留长的手指甲。 痛的钻心,她不由得心情越发糟糕起来。 她怎么会不知道兰苑? 那是陈家给他们准备的婚房! 正在紧张有序的进行最后的软装布置! 可现在,面前这个胸大无脑的废物东西却要搬进去了! 姜烟看着许白露此时的脸色,心中的畅意再也压制抱住,她故意眉飞色舞气许白露:“许小姐该是知道兰苑的吧,哎呀,毕竟那里的房子真的是要贵死了,哦……对了,我听说之前景然和许小姐要筹备婚事,好像新房也是在兰苑,真不知道我现在要搬去的是不是那一栋呀……” 她说着,不等许白露开口,又得意洋洋道:“不过景然家房子那么多,别墅也数不清,指不定就不是呢,许小姐,你可别多心呀,就算万一真的是当初给你准备的婚房,我也是没办法的,毕竟,这些事可都是景然说了算呢……” “我真没想到景然竟会喜欢你这样肤浅粗俗的女人!” 许白露脸色惨白,死死盯着姜烟,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这句话。 姜烟闻言不由得吃吃笑了出来:“我也真是没想到,景然怎么会放着许小姐这样气质绰约的大才女不要,偏生就要和我这样肤浅粗俗的女人在一起呢……” 许白露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姜小姐,你也别太得意了,景然早晚都会厌倦你这样的女人……” “行呀,那你就等着他不要我的时候再贴上来吧,现在可是不行的……” 姜烟话音刚落,许白露忽然端起桌上的水,直接泼在了姜烟的脸上。 “我真是没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的小三,抢了别人的男朋友未婚夫很得意是不是?” 许白露一副强忍着委屈的模样,眼泪涟涟而落,还真是楚楚可怜的不行。 而周遭的那些吃瓜群众,此时也都听到了许白露的这一声控诉,那些原本还色咪咪偷看姜烟的男人们,瞬间眼底就写满了不齿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