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早安,温柔的三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28章 早安,温柔的三哥

姜烟也并不意外,他今晚过来,好像有心事的样子,只是他不说的话,她也从来不会多嘴问。 给他吹干了头发,姜烟方才开始收拾自己。 头发涂了精油,脸上一层一层的涂着保养品和护肤品,姜烟向来爱美也十分重视保养,她皮肤天生就好,后天再这样拿钱养出来,更是水当当的可人。 往常陈景然留宿在她这里,总是嫌她护肤都要一个小时,可这一次,他却没有开口打断她。 姜烟收拾完一切,浑身香喷喷的掀开被子钻到陈景然怀里,软软抱着他亲了一口:“等着急了没有?” 陈景然没有说话,只是翻身将她压在床上,狠狠吻了下去。 姜烟能感觉到他明显的生理变化,她下意识的缩了缩小腹,内里隐隐仿佛还有些疼,她刚没了一个孩子,她和陈景然的孩子,可她却连把自己藏起来养养伤的可能都没有。 陈景然却忽然粗喘着松开了她,姜烟正有些讶异,陈景然却又把她的睡衣拿了过来给她套上了。 姜烟没来由的有些心慌,陈景然向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做的特别频繁,他的需求很旺盛,姜烟是知道的。 可现在,他明明已经有了生理反应,却又不肯碰她…… 陈景然看她张大了眼,惶惑不安的望着他的样子,倒是从来未曾见过。 他不由就笑了,“你刚出小月子,再等等我再碰你,睡吧,陪我睡觉。” 说着,就将姜烟揽在了怀中,可手却轻车熟路的从她的睡衣襟口探进去,握住了一团滑腻,男人将她抱的很紧,脸埋在她的肩窝里,声音微哑的咕哝了一声:“困死了,两天没睡了,乖,闭眼,陪我睡觉……” 姜烟忽然觉得心口有些发紧,眼窝里胀痛的厉害,她最初身子有些紧绷,好一会儿,她方才放松下来,轻轻闭上了眼。 她和陈景然,从来都是**关系占据了所有的主导。 她也一直都这样认为,陈景然不过是喜欢和她上床罢了,毕竟,她年轻漂亮,皮肤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好,又乖巧温顺从来不惹事。 而每次陈景然和她在一起,两人也很少交流什么,他总是发泄似的一遍一遍要她,很多次她疲累的醒来时,陈景然早就离开了。 原来和一个男人不染情预的抱在一起睡觉,是这样的感觉。 姜烟素来都有失眠的毛病,而且随着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有日趋严重的趋势。 平日晚上不吃安眠药,她顶多睡一个多小时就会醒来,可这一次,在陈景然的怀中,她竟然一觉睡到了清晨。 人睡好了觉,精神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姜烟睁开眼,从窗帘的缝隙里看到了金色的温暖的阳光,好似是这十来年第一次,她深刻的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而活着,是那么美好的一件事。 陈景然犹在沉睡,男人的鼻息均匀清浅,睡梦中褪去了往日的冷淡和矜贵,倒显出了几分的孩子气。 他是真的生的很英俊,听说陈家到他这一代,只有他一个男孩,打小就养的十分娇贵。 陈家的老太太把他当心肝肉一样宠,从小到大都没让他有过丁点的不顺心。 姜烟很少这样近距离的看陈景然,他睡着的样子,让人心头莫名的有些发软。 姜烟不知自己都想了些什么,她渐渐有些无法言说的难过。 “三哥,对不起啊。” 她低低的说着,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 陈景然没有睁开眼,只是更紧的收了收手臂,他很自然的将脸贴在姜烟的心口处,轻轻的蹭了蹭,又睡熟了。 姜烟没有再吵他,任他这样抱着,她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等到陈景然再次睡醒的时候,姜烟半边身子都麻了,动都动不了。 “怎么不叫醒我?”姜烟看到陈景然眉宇间掠过一抹心疼,“看你睡的很香,舍不得叫醒你。” “傻瓜。”陈景然瞪了她一眼,轻轻给她揉捏着麻的没有一点知觉的手臂。 他很有耐心,一边轻轻揉捏着一边问姜烟有没有好一点,姜烟一直摇头。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陈景然再次询问,姜烟又摇头,却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 “好啊,小骗子!” 陈景然翻身将姜烟压在床上,往她腰间的痒痒肉上挠去,姜烟最怕被人挠痒痒,当下扭着身子笑的喘不过气来,连连求饶,直嚷嚷着肚子疼。 陈景然忙停了手,想到她刚出小月子,不免眉头紧蹙有些担心:“肚子怎么样,里面还疼不疼?” 姜烟点头,伸出细白手臂去抱陈景然的脖子:“三哥,你告诉我,这次我小产,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陈景然摇了摇头:“怀孕,小产,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我一直都有吃避孕药的,三哥不喜欢用安全套,我就没断过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怀上了,等我发现不对劲儿的时候,三哥已经和我分手了……” 姜烟收紧手臂,陈景然的俊颜压低了下来,姜烟把自己的小脸贴了上去,轻轻蹭着:“我想过不要这个孩子的,三哥早已订婚,婚事也迫在眉睫,我怀孕,对三哥来说肯定是麻烦,只是,我知道有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快三个月了……三哥,我当时听到医生说,他已经有了胎心,发育的很好很好,我立刻就舍不得了……” “所以我就自私了一次,偷偷把孩子留了下来,三哥,我向你保证,我没有想着用孩子逼迫你,我也从没打过这样的主意,我就是舍不得,他是我和三哥的骨肉……” “我知道。”陈景然轻轻亲了亲姜烟的眉心,“我知道你不会用孩子算计我。” “可是孩子没了……” 姜烟低低的呜咽出声:“如果我没有相信姜仲逊的话,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去夜色,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孩子也不会没了……” “不是你的错,姜烟,孩子没了不是你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