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不如,肉偿吧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23章 不如,肉偿吧

如此想来,整个帝都睡过她的男人,该是多如过江之鲫。 这样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去碰。 司机发动引擎,车轮缓慢的转动着轧过水坑,泥水四溅。 两侧的车窗很快被雨雾挡住了视线,车子驶出停车场时,陈景然隐约看到了那一抹红色的裙摆。 还有,躺在水坑里,孤零零的黑色缎面高跟鞋。 那些男人很快逼近身侧,姜烟沉默安静的站在雨雾中,看着陈景然的下属和他的车子,没有任何犹豫的离开。 那一只踩在泥水中的脚,冻的冰凉彻骨,可她只是散漫的笑了笑,就转过了身去。 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今天这一关她过不去,大不了就是这副身子被人糟践了而已。 “还跑?”姜烟的手臂蓦地被人攥住,随即却是狠狠的一耳光,直接搧在了她的脸上:“妈的,给你脸不要脸了是不是!” 姜烟被这一耳光打的有些懵,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脑子里嗡嗡的响成一片,眼前金光直冒。 “行了,别打了,周爷还等着呢。” 有人劝和了一句,姜烟被人推了一把,步子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幸而有人拽住了她的头发,她才没狼狈跌倒。 而这拽住她头发的男人显然不安好心,手劲儿格外的大,姜烟只感觉自己头皮好似都要被人撕裂了,她踉跄往前走了两步,远远,隔着一道回廊,却正看到了白桦和姜如母女。 她们锦衣华服,手中捧着热茶,眉目安然眼底带笑向着她这边看过来。 姜如年纪轻,毕竟沉不住气,见姜烟这般狼狈,眼底恶毒笑意根本遮掩不住,若不是还存着最后一丝理智,她怕是都要趾高气扬的走过来,亲自踩在姜烟脸上了。 姜烟笑了笑,隔着两三米远的距离,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偏偏正好能让白桦母女听到:“野鸡。” 姜如的脸色骤然变了,她一步上前正要动怒,白桦却拽住了她,不知对她低声说了什么,姜如脸上的怒气方才渐渐消散了。 白桦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姜烟一眼:“好好享受吧。” 她说完,就拉着姜如直接离开了。 攥着姜烟头发的男人,又一次从背后重重推了她一下。 姜烟干脆把仅存的那一只高跟鞋也甩掉了。 如果美丽这个武器没有用处了,那么就是负累,就该干脆的甩掉。 门,就在她眼前两米外。 只要她被推进去,就再也没有人能救赎她。 周爷垂涎她不是三天两天了,这一次她若是再落在周爷的手中,她必定逃不掉。 身后却忽然传来了车子的引擎声,破开这湿黏的雨幕,刺耳,却又动听。 姜烟没有回头,她在赌。 陈景然远远看着那一抹艳红的身影。 她两只脚都光着,就那样踩在水中,她的头发被人攥着,那些男人在恶狠狠的推搡着她。 他的车灯穿破了袅袅的水雾,将她笼罩,可她没有回头。 她雪白的,纤细的手臂垂在她身体的两侧,隐约,能看到上面错乱的红色的指痕。 “少爷” 下属敲了敲车窗,低声的询问:“要把姜小姐带过来吗?” 车窗降下来了一条线,下属听到陈景然的声音低沉传来:“把那几个人的胳膊卸了。” 下属一怔,却还是很快应道:“是。” 姜烟站在一边,看着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那些男人痛苦呻吟着倒在泥地里,他们每个人的胳膊,都以一种怪异扭曲的状态垂在地上。 “姜小姐,上车吧。” 姜烟抬起微肿的脸,看着那个刚才把她拉走的,陈景然的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