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宝刀未老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21章 宝刀未老

周念也不免有了一些阴影,更何况,她是真的觉得自己的身材还没有完全恢复,至少,肚子好像还是有些松垮的,自己都能感觉出来。 “你这些天,碰都不让我碰你” 男人的声音里带出来几分委屈,周念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徐慕舟,眼底带着淡淡的几缕红血丝,亦是不免有些心疼。 她白日里可以补眠,徐慕舟却要在军区忙的不可开交,饶是如此,晚上她起来喂奶时,他必定都会跟着她一起起来,帮着给果儿换尿布,从来不会让她一个人手忙脚乱。 其实之前她有提过,不如她带着果儿先和保姆一起睡,免得打扰他睡觉。 但徐慕舟却怎么都不肯,到最后,只得夫妻两个带宝宝,让保姆晚上好好休息,白天多辛苦一些。 “我就是想着,我还没完全恢复,徐慕舟你不觉得我腰现在还很粗吗。” 周念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每个女人都想把自己最好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自己丈夫的面前。 “你就是因为这些拒绝我”徐慕舟一步上前,将周念直接摁在了墙上。 周念还没来得及回答,徐慕舟已经低头吻住了她“小没良心的,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 “我自己嫌弃自己还不行吗” “你给我生孩子,为了我忍受怀孕的辛苦和生产的疼痛,我疼你宠你还来不及,难道会因为你腰粗了一点就不喜欢了还有,你自己也不许嫌弃自己,你怎么能嫌弃我喜欢的女人” 周念被哄的嘴角一个劲儿的上翘,她简直无法想象,从前成天冷这个脸,一天到晚都恨不得不和她说一句话的男人,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甜言蜜语什么的,张口就来,简直是可怕 只是,她不得不承认,她还是被哄的特别开心,特别特别的开心。 “你这些甜言蜜语都是跟谁学的啊” “不过是心里话而已。” 徐慕舟说着,却忽然蹲下身来,他将周念的睡衣底端微微撩起了一点。 “徐慕舟很丑的。” 不但有剖腹产留下的伤口,还有因为怀孕而撑的有些微松的肚皮,虽然这是母亲的荣耀,但却也怕喜欢的人看到自己的不完美。 徐慕舟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脸贴上去,轻轻亲了亲周念腹上的刀疤。 周念只觉得眼圈倏然滚烫,她强忍着,才没让泪落下来。 直到很久之后,周念才知道徐慕舟不声不响去做了手术,他不想她再承受怀孕生产的痛苦,也不想,再把自己浓烈的父爱,分给其他的孩子。 当然,周念知晓这一切的时候,他们的果儿都已经三岁了呢。 那天晚上,徐军长到底还是吃到了久违的肉。 只是好似并不太美妙。 毕竟,对于曾经动辄都要一个小时往上的大军长来说,草草二十来分钟就交代了,也确实有些颜面受损。 但周念心里那道坎却过去了。 只是很快,第二日晚上,徐大军长就再一次用强悍的实力证明了自己宝刀未老。 帝都这些天的新鲜事层出不穷。 听说粟家的老爷子逼着孙女和那小狼狗分手,可粟鸢非但死都不肯,还直接偷了家里的户口薄要和小狼狗直接领证。 孰料粟家大小姐到了民政局,左等右等都不见自己的心上人如约前来,最后等来的,却是气急败坏的粟太太和不住摇头叹息的粟先生。 到了这地步,粟鸢看着面前粟太太甩在她脸上的那些证据,方才如梦初醒。 原来她心心念念的心上人,根本不是什么海外神秘富豪,和英女王都渊源深厚的百年世家,不过是如从前拆白党一样的人物,专靠坑蒙拐骗上流社会名媛贵妇来谋取暴利的登徒子而已。 粟鸢整个人都直接崩溃了,让她心碎的不单单是心上人的出身这样不堪,让她心碎的更是,人家从头至尾都是在骗她玩弄她,丝毫的真心都未曾付出过。 粟老爷子经历了这一连串的打击,身体越发的不好了,而到新年之时,原本每年雷打不动,总统先生都要在初一那天来粟家探望并问候老爷子。 可这一年,粟家上上下下一直等到快中午,才等来了总统先生身边的得力助手周从。 周从一如既往的十分客气,又带来了丰厚的新年礼品,但饶是如此,粟家上上下下都是强颜欢笑,而老爷子,更是在周从离开后,就闭门不出,一夜之间苍老了数岁。 帝都上层社会谁家不是人精,在厉慎珩未曾亲自去探望老爷子之后,帝都的风向就渐渐的变了。 而粟家的人再出门交际时,也察觉到了众人态度的微妙变化。 粟太太受不住这样的落差,动辄就对粟鸢破口大骂,而粟鸢,更是闭门不出,整日在家中以泪洗面。 再后来,帝都就不见了粟鸢的身影,有人说,老爷子把她远远嫁回了西北去,不许她再回帝都了。 也有人说,粟鸢还是舍不得那个小狼狗,卷了自己的私房和首饰,死心塌地的跟那小狼狗私奔了。 种种传言乱七八糟,也无人知道真假,但自此以后,没人再在帝都见过粟鸢却是事实。 粟老爷子后来倒亲自去找过徐慕舟一次,一是道歉,让徐慕舟不要再记恨粟家,二却是为那彭家的千金也求了一条生路。 那时候徐慕舟已经再次做了父亲,许是他也有了女儿的缘故,倒是并没有拒绝。 听说彭唱几经辗转终究还是回到了家中,就被父母匆匆远嫁了出去,但不管怎么说,她这个结局比起之前,已经算是好了数倍了。 帝都人人都说,无双小公主是一等一的骄纵难缠又鬼灵精怪,那么孙家的小姑娘孙定媛就是一等一的温柔乖巧娴静内秀,江家千金宋月疏,则是一等一的漂亮出尘,仙气十足,而徐军长家的果儿,却偏偏独树一帜,十分的娇憨可爱,而又,嗯,能吃能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