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暮春三月,母女均安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19章 暮春三月,母女均安

“我就是舍不得你左右为难,舍不得让你前程断了” “你怎么知道我左右为难了我从来就没有因为这事儿为难过。” 周念不由得笑的甜蜜,仰脸轻咬他下颌“我上辈子肯定拯救了全宇宙” “怎么说” “所以这辈子才遇到了你啊。”周念腻在他怀中“真不敢想象这辈子如果没有遇到你,我该怎么办” “是我幸运遇到了你,要不然,我根本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儿。” “嗯,我们都幸运” 徐慕舟低头轻轻吻她柔软唇瓣“我现在都不敢碰你了还要等多久啊” “要不了多久啦,春天到了,咱们的小闺女就要出生了” 周念捅捅他,“你还不赶紧好好想想,给咱们小闺女起个什么名字呢。” “咱们俩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啊” “你都忘啦” 徐慕舟感觉腰间软肉被轻轻掐了一下,周念吃吃笑了两声“我那时候穿着风衣呢,你都记不得了” 徐慕舟滚烫的大掌却忽然从她睡衣下钻了进来,轻轻抚上了她心口处“谁说记不得了我连着好几个月都做梦梦到你脱了衣服抱住我,嗯,你那里,特别软” “徐慕舟” 周念羞死了,张嘴咬在了他肩上“不许你说了” “好好好,不说了” 徐慕舟笑出声来“不过,你那时候怎么胆子就那么大你就不怕我动怒直接对你开枪了” 周念嘴角轻轻翘了翘“你以为我就那么蠢啊,我之前也做过功课的好吗” “你做了什么功课”徐慕舟不由得有些好奇,这还是两人头一次提起这些事儿。 周念长长的睫毛就垂了下来,一下一下轻轻搔着徐慕舟颈侧的肌肤,撩的他不由得手指收紧,将那一团柔软更紧攥在掌心。 “我之前见过你的也偷偷,打听过你” 周念脸颊上的红晕越来越深了几分“我觉得你不是个坏人,说不得,你就是我的出路了” “就这样就冒险了” “不然能怎么办呢你二弟那时候完全不想结婚,我若是一直待在周家,那几个姐姐能吃了我,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徐慕舟心头又软又疼又有些后怕,若是周念那时候没有横下心来走出这一步,仰或说,她是找了其他的男人 他简直不敢想象,他若是没有娶了周念,他现在的日子又是什么样的。 “后来,我差点被打死,你让人把我从乱葬岗子救回来时,我就知道,我大约是真的成了一半,这条路,还是走对了。” “那,做手术的事儿,也是你自个儿想的主意” 周念抿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我听人说,小白的母亲去了之后,是你亲手把小白带大的,你们父子感情极深,这些年你不肯续娶,多半也是不想小白受委屈,所以我就想,若是我不能生了,你就没了后顾之忧,说不得就为此娶了我了” “怎么这么傻” 徐慕舟轻叹了一声,手指缓缓向下,落在她下腹微凸的那一道伤疤上“这样糟践自个儿,还不是你自己受罪” “就算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选择” 周念红了眼,用力抱住了徐慕舟“你看,我这样做,上天就可怜我,让我嫁给了你,也让你喜欢上了我,可见,我这样做是值得的” 徐慕舟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吻了吻周念的发顶“都过去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 “嗯,我们,小白,还有宝宝,还有烟烟他们,所有所有的人,都会越来越好的,对不对” “会的,一定会的” 暮春三月的时候,周念剖腹产下一女。 这一次生产,周念可谓是吃尽了苦头,她对于麻药不耐受,当年做绝育手术时,就颇吃了一番的苦头。 也是因为这一点,生产时原本想要顺产的,但胎位不正,不能再耽搁,只得剖腹。 温庭森找了最好的麻醉师,又用了现在最先进的麻醉剂,饶是如此,周念还是痛的几乎昏死过去。 好在产程很顺利,半个小时宝宝就生了出来,伤口也缝合完毕了。 麻醉剂到这会儿才算彻底起了效,周念听得女儿的哭声,勉强睁开眼看了一眼,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第二日的上午。 等她醒来时,窗子外阳光正好,宝宝裹在小襁褓里,睡的十分香甜,徐慕舟就守在她的床边,目不转睛的望着她。 周念看到他眼睛红的吓人,胡子拉碴的,头发也有些乱,不由得咧嘴笑了“徐慕舟,你怎么又这么丑啦。” 好像上一次,她昏睡醒来,也是这样说他的。 徐慕舟喉结微微上下滑动,眼底的红色更深了几分,他低头,轻轻亲了亲周念有些干裂的嘴唇“小没良心的。” 周念是在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她生产那一天,徐慕舟在医院的反应的。 听说她手术的时候,因为麻药不耐受,十分痛苦,她在手术室里又哭又叫,徐慕舟这样的铁血军人,站在手术室外,也跟着掉眼泪。 如果不是温庭森和李遇他们死命拦着,他怕是就要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了。 正是因为担心他受不了周念生产时的场景,温庭森才建议他不要进去陪产的。 这只是听着周念哭喊,他整个人都完全崩溃了,若是当真进去看着,怕是徐慕舟都要拔枪指着医生了,更是添乱。 所以温庭森才强制徐慕舟不许进去陪产。 谁能想到呢,战场上浴血奋战过的铁血军人,却看不得自己太太生孩子的场面。 不过说起来,帝都这几个男人不都是如此 上到总统先生,再到江沉寒,秦九川这些人,个个不都是如此 时光再往后一些年,帝都这些金字塔顶层的精英男人们,逐渐成了全a国少女心中的神和不可企及的幻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