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那就把她的脸狠狠踩在地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10章 那就把她的脸狠狠踩在地上

何况这张脸实在生的不错,又精心装点过,寻常男人哪能禁得住这样的诱惑? 粟鸢将脚步放轻,微微屏住呼吸,缓步向徐慕舟身前走去…… 徐慕舟只感觉到有香气渐渐侵袭入鼻端,客观的说,这香味儿确实很好闻。 但是周念不喜欢用香水,常年都是干干净净的沐浴液洗发水味道,因此徐慕舟也很抗拒香水味儿。 他微微蹙了蹙眉,却依旧不动声色,有些人给脸不要脸,那就干脆一次把她的脸踩到地上去。 “慕舟哥哥……”粟鸢忍着羞怯,终于颤栗着软软唤出那个自己只敢在梦中轻唤的名字。 她是第一次离他这样的近,终于可以不用再痴痴的望着电视中或者报刊上的他。 粟鸢只觉得此时的徐慕舟更让人心动数倍,近距离的看来,男人过分浓密的眉眼,高挺刚毅的鼻梁,端方性感的下颌,还有那挺括衣领都遮掩不住的男人味儿十足的凸出的喉结,无一不充斥着极富荷尔蒙气息的性感。 粟鸢心中所想,也只有这样的大好男儿才堪配得上自己,若能与他同窗鸳梦,做他妻子,此生才算圆满。 粟鸢强压着突突跳动的心脏,复又缓缓上前一步,男人身上微醺的酒味儿,夹杂着淡淡的皂香,强烈的雄性气息侵入鼻端,让她喉间不由越发的粘连干燥。 无法想像被这样的男人拥在怀中亲吻抚摸,会是怎样的滋味儿。 粟鸢只知道,她整个人已经完全沦陷,彻底无法自拔了。 “慕舟哥哥……”粟鸢轻轻闭上眼,身体柔软发烫,想要偎入男人强壮胸膛中去,可她连指尖都没触到男人的身体,细弱的脖颈却被一只铁钳一样有力的男人大手狠狠扼住了。 粟鸢惊到了极致,惶然睁大了眼,可还未曾来得及发出丁点声音,那扼住她脖颈的手指就倏然收紧用力,几乎将她颈骨都要捏碎一样的力道,让粟鸢直翻白眼,呼吸被粗暴掐断,心脏似要爆炸了一般剧痛无比。 她打小就有心疾,因此家里人向来都是纵容着她宠着她,不敢让她有丁点的不高兴。 但徐慕舟却不知道她这些隐疾。 他只是厌恶的望着面前的年轻女孩儿,如果不是最后仅存着一线理智,克制着没让自己用尽全力,怕是粟鸢这一副小身子板,早就被他直接拆了! 粟鸢渐渐一张脸憋到青紫,双腿绵软无力的往地上软去,她像条死鱼一样不停的抽搐着,渐渐嘴角涌出浮白的泡沫,徐慕舟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粟鸢直接倒在了地上,徐慕舟看都未曾再看她一眼,他直接走到茶几边,将粟鸢搁在上面的包打开,修长的手指精准的摸出一枚小小的微型摄影仪,徐慕舟冷笑了一声,将摄影仪收好,打了内线电话,叫了警卫员过来。 警卫员十分年轻,推开门进来看到衣衫不整的粟鸢躺在地上的惨状,吓的脸都白了:“军,军长……” 徐慕舟把军装扣子扣好,声音漠漠:“别慌慌张张的,去通知粟家少爷来领人。” “是,是军长。”警卫员一个劲儿的抹着头上冷汗。 这粟家小姐还是他放进来的,好端端的进来,怎么一会儿功夫就成了这样。 徐慕舟又让他叫了陈敢过来,把摄像头给了陈敢:“粟少爷来了,把这个东西给他。” 陈敢大气都不敢出,军长看起来没什么情绪波动,但任是谁都瞧得出来,他这次是动了怒了,也不打算再给粟家留着脸面。 孰料徐慕舟前脚刚出了房间,会所外就呼啦啦涌进来一堆的记者,跟在他身边的警卫员眼角一个劲儿的狂跳,恨不得狠狠给自己几巴掌。 显而易见的,军长这是被人设套给算计了。 幸好军长大人英明神武,并没闹出什么丑闻来,要不然,这可怎么了得,家里太太还怀着身孕呢! 徐慕舟看到这些扛着摄像机兴冲冲赶来的记者,当即一张脸就拉了下来。 警卫员这次反应倒是极快,不等徐慕舟开口,就带人直接将这群记者给轰了出去。 会所负责人在一边急的跳脚,差点没把自己头发都薅光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他不敢得罪徐慕舟,也不敢得罪粟家那位,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可现在看来,明显还是徐慕舟更不能得罪。 不免后悔的捶胸顿足。 徐慕舟此时心情极其糟糕,粟鸢这样不顾身份闹出这样大的阵仗,很可能周念那边也已经知晓了,她现在怀着身孕,该是心无旁骛的静养才是,毕竟她身子骨本来就有些薄弱。 若是粟鸢这些污糟事,真的影响到了周念,他绝不会心慈手软! 周念也确实知道了今日发生的事,甚至还看到了有心之人特意断章取义发来的视频画面。 粟鸢包里的微型摄影仪连接了无线装置,摄影仪拍到的所有画面,都既时传送到了彭唱的手机上。 而彭唱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将这些重新剪辑过的视频画面传给了周念。 因此周念收到的就是一些十分暧昧,让人浮想联翩的视频截图。 比如粟鸢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直接进了徐慕舟休息的房间,比如粟鸢脱了外套只穿着贴身吊带小裙子走到徐慕舟身前的画面,十分的惹人联想。 当然后面突然的变故,彭唱自然是不会发给周念的,甚至,她第一时间就把这些视频全都删除的干干净净了。 做完这一切,彭唱又把那张新买的手机卡直接注销了,确定事情牵扯不到她身上,她方才大松了一口气。 她真是死都没想到,徐慕舟竟然会这样出手狠辣。 视频画面里特别清楚的能看到徐慕舟掐着粟鸢的脖子几乎要把她掐死的画面,彭唱甚至都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也在发紧生疼。 幸好她不喜欢徐慕舟,幸好她不是粟鸢…… 官邸。 周念望着手机上的这些视频截图。 她自然不会认错人,躺在沙发上的是她的丈夫徐慕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