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看的口干舌燥移不开眼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09章 看的口干舌燥移不开眼

粟家也是军人出身,不说和徐慕舟拉好关系,这小姑子再闹腾下去,怕是要把人都得罪干净了。 再退一万步讲,若是徐慕舟人家对小姑子有那个意思,还好说一点,偏生爷爷都说了,徐慕舟这个人光风霁月,和太太鹣鲽情深,根本对小姑子没任何意思! 她可不想让粟家人到最后都沦为帝都的笑柄,毕竟当初她嫁到粟家来,不知多少人羡慕她。 但小姑子是老爷子的心头肉,她干着急也没办法。 粟鸢不肯理会家人,却见了彭唱,毕竟她这满腹的心事,也就彭唱知道的清楚。 而彭唱经常能说到她心里去。 比如这次,听她哭哭啼啼的说完,彭唱一句话就让粟鸢又燃起了希望。 “鸢鸢,你想过没有,也许徐慕舟是为了前途和名声才拒绝你的,毕竟他身居高位,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他就算心里喜欢你,也不能不敢表露出来” “唱唱,你说的是真的?” 彭唱用力点头:“鸢鸢,你想想啊,你这么漂亮,又一身才华,出身又好,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徐慕舟他是人又不是神仙,我觉得你以后不要这样公然的见他,找他,想办法私下和他会面,也许他就表露心迹了” 粟鸢听的眼睛发亮,紧紧抓住彭唱的手道:“唱唱,他们都不懂我的一片真心,我只想求一个真心人,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不在乎他是什么身份地位,我就是一心的仰慕他,爱慕他,为什么他们都劝我放手呢?” “鸢鸢,咱们也见到他太太了,并没什么过人之处,那张脸连你一半都不如,又怀着身孕大着肚子,徐慕舟肯定没办法碰她,你这样爱慕他,不顾自己尊贵的身份,我觉得徐慕舟虽然面上冷淡,但是心里肯定是触动的,他只是担心和你的事,会让他名声不好,也连累粟家的名声而已,所以,现在你只能想办法和他暗中私会,地下来往” “对对,是的,他一直都在说,我这样会毁了粟家的名声,他是担心我,担心粟家,所以才拒绝我的!” “对啊,他一直说粟家的名声,却没说其他的,不就说明了一切?” 粟鸢此时满心欢喜,直接忽略了徐慕舟其实真真切切的说过,他对她没有任何兴趣,心里只有自己太太这样的话。 “唱唱,你觉得,他其实对我并非完全没有意思,只是顾忌着自己的名声前程和粟家的声名,对不对?” “肯定啊,你想想这世上的男人,几个不在意自己的前程的,更何况他如今可是帝都炙手可热的大人物。” 粟鸢使劲咬了咬嘴唇,“唱唱,你觉得我不该放弃对不对?” “为什么要放弃啊,这么好的男人,打着灯笼都难再找到第二个,更何况,鸢鸢,你不是最喜欢林黛玉了,林黛玉一辈子都只爱贾宝玉一个,至死不渝,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如林黛玉那样” “是啊,我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就是他,我也绝不会再爱上第二个男人了,如果得不到他,我宁愿像林黛玉那样泪尽而死” “鸢鸢,有老爷子那一层关系在,你想接近徐军长简直易如反掌,只要他对你存了丁点心思,难不成粟家还不能摆平他那个出身不堪的太太?” 粟鸢深吸了一口气,哭的通红的双眸渐渐眸光坚定,“唱唱,我听你的,为了我的爱情,我一定不会放弃的。” 粟家在军中有着这样深厚的关系,粟鸢想要接近徐慕舟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因着顾念着粟家老将军的颜面,徐慕舟并未将粟鸢的事公之于众,因此帝都也没人知道粟鸢私底下对徐慕舟说过那样的话,并怀着那种心思。 更何况徐慕舟在周念和他说了白日母婴店发生的事情之后,又亲自给粟家老爷子打了电话,婉转的告知老爷子,自己太太已经被粟鸢惊扰到了,老爷子当时在电话里十分生气,并保证会好好管教孙女,徐慕舟因此也就揭过了这一页不再提起。 而粟鸢自那夜之后,也确实再也没出现在他面前过,徐慕舟自然以为是老爷子的敲打起了作用。 只是他何曾想到,粟鸢非但根本未曾死心,甚至还自作多情的脑补了这么多徐慕舟其实对她有情,只是顾忌着两家的名声这样的好戏。 那日恰好李遇出去公干,徐慕舟身边的警卫员不知内情,粟鸢打着粟家老爷子的名头,很轻易就到了徐慕舟的房间外。 徐慕舟喝的有点微醺,正半靠在沙发上小憩。 粟鸢轻手轻脚推门进来,一眼看到斜躺在沙发上的徐慕舟。 成熟威严久居上位的男人,此时却军装半敞,露出内里军衬,凌乱束在皮带中,尚且隐约能看到男人劲瘦的腰腹,因着酒醉小憩,不免带出了几分的闲散和慵懒,却又是另一种风流惑人。 粟鸢毕竟年轻,又未曾尝过情事,一时之间不免看的目光呆滞,口干舌燥,几乎移不开眼去。 其实在粟鸢推开门那一瞬间,徐慕舟就已经醒了,身为军人,自然是常年保持警惕,这点明显的异样,他怎会察觉不到。 只是粟鸢暂时没有动静,他也就以静制动,想要看看来人,到底是想做什么。 粟鸢站在门口处怔怔许久,直到不远处回廊里传来隐约说话声,她方才骤然回过神来,慌忙迈步进了房间,又反身将房门轻轻关上,反锁了。 她反身那一刻,徐慕舟飞快的睁了一下眼,粟鸢的身影映入眼帘,徐慕舟眸中立时飞快闪过了一抹锐利。 粟鸢转过身来,见徐慕舟依旧躺在床上,不由得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她将手中拎着的包端端正正放在了茶几上,这才动作轻柔的把自己身上外套摘了下来,她内里只穿了一件裸粉色贴身吊带裙,虽然身材有些偏瘦,但却也算玲珑起伏,何况这张脸实在生的不错,又精心装点过,寻常男人哪能禁得住这样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