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贴上来的白莲花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107章 贴上来的白莲花

周念觉得心头快要熄灭的那一团火,忽然就又缓缓的蹿起了小小的火苗。 是啊,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徐慕舟的态度,如果徐慕舟对她不离不弃,那么她还怕什么? 她相信他,她相信徐慕舟不会是那样的男人,他一定不会放开她的手的。 和司星分开之后,周念就直接回了官邸。 她难得的在上班时间给徐慕舟打了电话,问他晚上会不会按时下班。 徐慕舟接到电话的时候,正让李遇亲自送了粟老将军的警卫员出去。 “念念,今晚有个重要应酬,不能推,因此今晚我不能回来陪你吃饭了,但是我会尽量早一点结束应酬回来陪你。” “那好,那你少喝点酒,回来路上注意安全。” 周念不是喜欢刨根究底的人,更何况她对徐慕舟从来都是百分百的信任,因此,也并未询问他晚上是去参加什么应酬,应酬的人又是谁。 徐慕舟平日晚上是绝不应酬的,但这一次是粟老将军的警卫员亲自登门,徐慕舟对粟老将军又自来敬仰无比,因此自然不能推掉。 但因为周念今日难得给他打电话,徐慕舟心里就不免一直记挂着。 粟鸢就坐在爷爷的身边,可徐慕舟每每和老爷子敬酒的时候,都是目不斜视,根本未曾看她一眼。 粟鸢今日是精心打扮过的。 她自来也知道怎样的自己才是最美的。 男人都喜欢柔弱温顺的女人,尤其是徐慕舟这样的铁血军人,更是如此。 可她的精心打扮好像完全落了空,徐慕舟除却刚见面时,十分客气礼貌的和她打了一个招呼之外,就再也没看过她。 粟鸢心里不由得难受极了。 老爷子见状心内轻叹了一声,他这个孙女,哪哪都好,但就有一点,太死心眼了一些。 徐慕舟当年助厉慎珩夺回帝都,立下大功勋时,她的心就跟着沦陷了。 当然帝都名媛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为徐慕舟倾倒,但却唯独她一个,一头扎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后来得知徐慕舟有了妻子,这丫头看起来也死心了,但却一直不肯谈恋爱也不肯嫁人。 他就知道,她的心里还是没能忘掉徐慕舟。 只可惜没缘分,人家夫妻两个感情这么好,又有了孩子,孙女就算再忘不掉,也只能忘了。 他上次厚着老脸亲自说和,徐慕舟都婉拒了,这一次拗不过孙女,安排这个饭局,其实他也是想让孙女自己看看,彻底死心了。 可现在看来,粟鸢这孩子,八成是还没办法死心。 徐慕舟和老爷子聊的倒是十分投机,毕竟都是血雨腥风里历炼出来的军人,粟老爷子也是真的很喜欢欣赏徐慕舟,但奈何人家已经娶妻有子,也只能引为遗憾了。 粟鸢一直都有些闷闷不乐,直到宴后徐慕舟亲自送老爷子上车离开,粟鸢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叫住了徐慕舟。 徐慕舟其实在看到老爷子带了粟鸢来赴宴的时候,就隐晦猜到了老爷子的心思。 只是老爷子不提,他也乐得装作不知道。 “粟小姐,有事吗?” 徐慕舟的态度很明确,清冷,客气,却也让人挑不出刺来。 粟鸢不由得心头微涩:“徐军长,我能和您单独说几句话吗?” 粟鸢的目光落在了徐慕舟身侧的李遇身上。 李遇不由得暗暗翻了个白眼,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还要单独说。 不知道人家结婚了吗?不知道人家有太太,太太怀孕了吗? “李遇,你先去车上等我。”李遇十分不情不愿的上车去了。 徐慕舟看了李遇一眼,他觉得有些话一次说清楚也好。 不要说他已经结婚了,就算他没结婚,他也不喜欢粟鸢这样的女人。 粟鸢确实是挺漂亮的,男人应该也都会喜欢她娇娇弱弱弱不禁风的样子。 但是他现在审美观已经变了,他已经不喜欢这种柔弱的小白花了,他就喜欢那种小矫情小做作会撒娇会爬树会上房的女人,比如他太太周念。 粟鸢却不知道这些,在徐慕舟让李遇上车之后,她心中重又燃起了希望。 徐慕舟还肯单独和她谈,是不是说明,他对她还是有点心软的? 都说老婆怀孕的时候,是男人出轨的最高峰时期。 他这样的男人,平日里定然也是欲求不满,而他的太太周念,现在怕是根本没办法满足他吧。 粟鸢的心不由得砰砰跳了起来,她自问比周念长的漂亮,出身又好,徐慕舟主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被她吸引,更何况,面对着周念那样的大肚婆,又能有什么**呢? “徐军长……” 粟鸢抬起脸,双瞳水汪汪的望着徐慕舟,她知道自己哪个角度最好看,因此连抬起脸的弧度都是精心练过无数次的。 “粟小姐有什么话还是快点说吧。”徐慕舟似有些不耐烦,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 粟鸢的眼圈骤然就红了,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望着徐慕舟:“徐军长,我只是,我只是仰慕您,想要和您说几句话而已……” “粟小姐应该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吧。” 徐慕舟的口吻有些生硬:“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我太太的事,也不可能做让她不舒服伤心的事,所以,粟小姐以后还是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是我的自由,徐军长……我只是一心一意的爱慕着你,我并没有想过去伤害你的太太……” 徐慕舟不由得蹙了蹙眉:“爱一个人当然是没有错的,也是自由的,但是爱一个有妇之夫就是错了!” “徐军长……”粟鸢轻轻抽噎着啜泣出声:“我知道,我没想过去破坏你的家庭伤害你的太太,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真的爱慕着你……” “好,我现在知道了,然后呢?” 粟鸢不由得怔了怔:“徐军长,我只是想,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在想要见到你的时候,能去见你……” “没这个可能。” “为什么?就这样一点微末的心愿,你都不能满足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