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风光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98章 风光

滇南这边的军区和政府的高官都早早来机场等着迎接,周念刚出飞机,就吓了一大跳,乌压压的到处都是人,铺天盖地的红毯几乎不见头。 镁光灯和鲜花簇拥在红毯两端,军政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到齐了。 当年她和徐慕舟结婚时,也没这么大的阵仗啊。 徐慕舟搂着周念的腰预备下飞机,周念却轻轻扯了扯徐慕舟衣袖“徐慕舟,我有点害怕。” 她就是个普通人,打小就习惯了像影子一样默默的活着。 如今虽然做了军长太太,但骨子里的东西却还是没有改变,她并不喜欢这样张扬的生活方式。 “别怕,你就当他们全都是萝卜白菜。” 徐慕舟说完,见她似还是有些情绪低落,就叹了一声,在她耳边道“乖,就这一次,我只是想让这天底下所有人都知道,我徐慕舟已经有太太了,我们很恩爱。” 周念任他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穿过人群簇拥下的那一条长长红毯。 她不是第一次走这样的红毯。 当年嫁给他的时候,她也拿着花束穿着白纱走过。 只是当年,他在红毯的另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忐忑不安的走过来。 而当时她的心情,却是忐忑而又荒凉。 她不知道迎接她的,到底会是什么。 对于未来,她完全都只是模糊的一个概念,她甚至连明天都不敢去憧憬。 嫁给他的第一刻起,她就在做着随时离开他的准备,那种没有归巢没有期盼的日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样过来的。 可是今日,他就在她的身边,他握着她的手,握的很紧。 她知道徐慕舟的心和她的就在一处,她知道,她就在徐慕舟的心里,他不会放开她的手,不会不要她。 她还怕什么 她已经拥有了全世界,她什么都不再怕了。 周念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她挺直了脊背,含笑看着前方欢呼的人群。 他的丈夫就是她最大的靠山,永远不倒的靠山。 管那些人怎么想,管他们怎么议论她。 幸福就在她手里实实在在的握着,这才是最重要的。 哪怕天底下所有人都觉得她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但只要徐慕舟觉得她配,就足够了 “徐太太刚才表现的很不错。” 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周念听到了徐慕舟在她耳边轻喃了一句。 周念回头看他,笑容更盛“徐军长穿军装的样子,特别特别的帅气” 徐慕舟微微侧身过去,紧紧贴着周念的身子,在那铺天盖地的欢腾中,用只有周念才能听到的声音沉沉道“那今晚在床上我也这样穿” 周念忍不住的轻嗔瞪向他“流氓。” 徐慕舟更紧的攥住了她的手,目视前方,眸中神色渐渐一片坚毅。 男人杀伐决断戎马一生,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心爱的人遮风挡雨撑起一片天,给她所有人羡慕的荣光 这一次回滇南,周念出尽了风头。 林家上上下下闭门不出,彻底的安分低调了下来。 作为徐家昔日的姻亲,原本林家今日是该登门成为座上宾的,但徐家却并未邀请林家。 一则林家当日做了那些事,如果不是看在小白的面子上,徐慕舟早就狠狠收拾林家了,如今又怎可能让林家登门,来给周念添堵呢。 周念见到徐老太太时,老太太鹤发童颜端坐在主位上,额上那一条刺绣精美的丝绸抹额,正是周念昔年亲手做的。 周念一眼就认了出来,当即眼圈就红了,不顾徐慕舟和众人阻拦,硬是跪下来,恭恭敬敬的给老人家磕了三个头。 她嫁入徐家门这么多年,没有尽到做儿媳的责任,未曾为老人家尽过孝心,可徐老太太虽然曾不喜她,却也护过她,也未曾对她,有过任何苛待,身为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她就值得周念磕这三个头。 徐老太太也不免动容,她素来都有头疼的老毛病,一点风都不能吹,她自个儿都记不得汉森么时候在周念跟前说过这话了。 没想到周念很少来老宅,又是不言不语的疏冷性子,却也记着这些,这薄薄厚厚的额饰都做了几十条,没有一件不用心,人心都是肉做的,她又怎会没有一点的感动呢 从前对周念是有不喜,也动过让长子另娶的心思,甚至也看好了林家那位,但最终老太太还是发现了周念身上的过人之处。 没有什么比一颗赤子之心更重要,媳妇的门庭寒薄,也有门庭寒薄的好处,至少周念会一心一意的陪着慕舟,不会再有任何的外心和私心。 她被局限的出身,倒是成了她的长处了,这世上的事,就是这样的让人难以捉摸。 徐老太太亲自扶了周念起来“好了,过去的都过去了,你和慕舟好好过日子,再生几个孩子,我就心满意足了,慕舟身边有个知疼知热的人,我这当娘的,这颗心也就彻底的放下了。” 老太太这些年的遗憾就是徐慕舟的婚事不顺,以至于自己心疼的长子,孤零零的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 如今长子和媳妇情投意合,小两口蜜里调油一般,老太太当然是心中欢喜。 “妈,您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慕舟,好好照顾小白,等将来,我和慕舟再有了孩子,我们没经验,还要妈您在旁边搭把手呢” 徐慕舟也在旁边附和“周念说的是,她没生养过,我又忙,可要您老人家到时候做个定海神针呢。” 徐老太太欢喜不已,这还是第一次听到长子应承的这样快,看来她马上就有可能再抱上大胖孙子了,当然,孙女也是好的,徐家就差个孙女儿呢 都说女儿随爸,要是周念当真给她生个玉雪可爱的小孙女,定然和慕舟小时候一模一样,老人家想一想就觉得心中欢喜。 是夜,夫妻二人头一次一起在老宅住了下来。 向来低调的徐家,更是难得的大宴宾客。 徐慕回平日里压根不在老宅露面,这次长兄长嫂都回来祖宅省亲,他自然必须得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