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说不尽的旖旎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96章 说不尽的旖旎

他低头埋在她肩窝里,轻轻咬着她的锁骨:“好香……” “哪里香了,我刚才在外面都出汗了……” 周念被他亲的身子发麻,双手抵在他胸前,渐渐也绵软了下来。 落地窗边窗帘半开着,夏日里明媚的耀眼的阳光就这样肆无忌惮的照射进来,半开的窗子吹进来燥热的风,却又被冷气中和,周念恍恍惚惚中,只看到刺绣精美的窗帘上,白色的流苏被风吹的轻轻晃动,再晃动。 她最爱的男人,也正在深深的爱着她,他们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再分开了。 “徐慕舟……” 周念忍不住更紧的抱住他,将自己微微汗湿的身子贴向他的怀中去:“我要你说那三个字……” 男人精壮结实的脊背肌理分明,蜜色的肌肤和女人的雪白剔透交融在一起,说不尽的旖旎。 徐慕舟抱了周念倒在床上,拂开她雪白耳际乌黑凌乱的发丝,在她耳边微喘着轻喃:“周念,我爱你。” 她眸中像是揉碎了漫天的星光,那样的明亮璀璨而又夺目。 徐慕舟忍不住又低头亲她薄薄的眼皮,周念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微哑的嗓音颤栗着:“徐慕舟,我也爱你,比你爱我还要多……” 他唇角勾出了浅浅的笑,并没有和她争论谁更爱谁多一点,更何况,他其实还有些大男子主义,所以十分别扭的并不想让周念知道,他到底有多么的喜欢她。 喜欢她的小别扭,小矫情,喜欢她在他跟前特别活泼一点的样子,喜欢从前的她,也喜欢现在真正的她。 她大约也永远不会知道,在他的眼里,她好似没有丁点的缺点。 甚至,就算是有,那缺点也是讨他喜欢的。 这样闹了一场,午饭的时间就耽搁了下来,好在官邸的佣人都是十分机灵有眼色的。 等到两人洗漱干净下楼来,除却留在厨房的饭菜,所有人都不见了踪影。 倒也免却了周念这个小矫情的尴尬。 徐慕舟陪着周念吃完了午饭,就让她回去补觉,然后开始慢慢收拾东西,而他也要回军区去,把一些重要的事情先处理了,然后余下的工作安排下去,好心无旁骛的和周念出去度假。 周念恋恋不舍的站在门外台阶上看着他上车离开,一直到车子都看不到了,她还舍不得回去。 从两个人彻底交心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之后,周念就格外的黏着徐慕舟,不管分开多么短暂的时间,她都觉得心里空空的舍不得。 大约也是感觉到了周念对他格外的眷恋,徐慕舟这些日子回来的都特别的早一些。 甚至有好多时间,他都不嫌麻烦的中午也要回来官邸陪着她一起吃饭再坐车回军区去。 他这样跑来跑起,周念又心疼他中午不能小憩一会儿,硬逼着他不要再中午跑回来。 他一日不在家,周念却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好在这几日过去,两个人就能出去好好的玩一个月,好好的腻歪了。 徐慕舟路上给温庭森打了电话,让他安排一下时间,一是在蜜月走之前给周念彻底的检查一下伤口恢复情况,二是,虽然知道她身体现在在恢复期,怀孕暂时是不太可能的,但也要检查一下才放心,毕竟出去度假,要这样长途的飞行,还是很累很折腾的。 温庭森自然一一应了,徐慕舟又问了云晟的近况。 温庭森说云晟恢复的很不错,新药的效果比之前的药效明显了很多,他现在毒瘾发作的间隔已经越来越远了。 再有半年的时间,就可以控制住,然后再服药一年,就可以慢慢试着断药了。 温庭森还说,云晟的意志力十分强大,戒毒的过程十分痛苦,几乎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熬不过去,但云晟却从来没有退缩过。 徐慕舟挂了电话很久,心里还有些微微的不舒服。 如果那时候他和周念真的闹掰了,云晟也没有染上毒瘾的话,他们两个会走到一起吗? 他这辈子除了周念没有喜欢过别的女人,不管他对周念的喜欢是由外貌还是性开始的,总之周念都是他唯一喜欢,并深爱的女人。 可周念在年少时,却喜欢过云晟。 如果他们两人当年没有遭逢变故失去联络,也许周念根本不会嫁给他。 也许,云晟早就娶了她回去…… 虽然这些都是他自己的一些胡思乱想,但是对于周念喜欢过云晟这件事,小心眼的军长大大还是有些无法释怀的。 而云晟就要戒毒成功了,徐慕舟想到周念对云晟的特殊和不一般,就不由得有些烦躁。 还是要想个办法,把云晟这小子远远的给打发了才好。 这样整日在帝都周念的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的,也真是让人闹心。 他可不想没事儿就看到周念和云晟喝个下午茶啊,一起画画啊,谈论他们彼此都喜欢的东西。 周念这边吃饱了饭,又在饭前被徐慕舟拉着过量运动了一次,这会儿躺在床上睡的天昏地暗的,哪里知道徐慕舟一路上都在吃着莫名的飞醋。 周念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多,刚睡醒就接到了姜烟打来的电话。 周念自从那日和姜烟联络过知道她孩子没了之后,就一直不敢打电话过去,现在姜烟打过来,她忙不迭的按了接听。 “念念,我在选订婚的礼服,你能来陪我吗?”姜烟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周念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自然是满口应了。 起床随便梳洗了一下就让官邸的司机开车送她直接到了姜烟此时所在的店内。 陈景然今日公司有重要的会议,因此把姜烟送过来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周念赶到的时候,姜烟正坐在一层的落地窗边翻看着珠宝图片。 隔着窗子看到她此时娴静美好的样子,周念的眼圈立时就红了。 姜烟一头乌黑卷曲的长发随便绾了起来,她穿一件烟灰色的开司米开衫,内搭一件连身的裸粉色纱裙,不似往日那样浓艳妆容,干干净净的样子,却依旧美的动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