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怎么可能,乔怎么会对你那么好……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94章 怎么可能,乔怎么会对你那么好……

小÷说◎网】,♂小÷说◎网】, 但实则,与徐慕舟之间的血海深仇,却并非是乔的罪孽。 周念总觉得乔是个很矛盾的人,他身上有极致的恶,却也有着无人知晓的善。 所以他放了她,他也并未曾毁掉她。 也是因为对他的这些微末的了解,周念心里才会怀疑琪琪的身份。 如果琪琪真的是乔的女儿,乔那样的性子,一定会将女儿宠成公主,又怎会这样苛待她呢? 徐慕舟得知周念想去见顾英男,立时放下手头的公务,直接回了官邸。 此时的顾英男,对于徐慕舟来说,就如疯狗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人性和理智可言。 周念要去,也得在他的陪同之下。 要不然,他根本不能安心。 “你陪我去,怕是会更刺激她,不如你就在外面等着我,我让李副官跟我进去,再说了,她现在行动不自由,就算是想发疯,也发不了不是。” 徐慕舟还是一脸的如临大敌,好似顾英男一伸手就能捏碎周念一般。 “好了,别担心,我就问她几句话而已。” “那我就在门外,有什么事你叫我。” “嗯,放心吧。” 周念又拉了拉徐慕舟的手晃了晃,让他不要这样一副好似她要上战场一样的严肃样子。 周念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顾英男的时候,是在军区,闪电嗅到了她的包里装着毒品。 那时候的顾英男,还是意气风发的样子。 那时候的周念,千人所指,简直没了生路。 可是此时,周念望着蜷缩在床板角落里的顾英男,才几个月的功夫,她的一头黑色短发就白了大半。 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顾英男抖抖索索的抬起了头,她的双眼斑斑驳驳都是淤痕,似乎有些视物不清,好一会儿,她才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人是周念。 顾英男立时激动了起来,她嘴唇干裂,双腮凹陷,头发枯白,状若疯妇,脚踝被一根锁链锁着,活动范围只有半米开外。 周念并不怕她,之前顾英男趾高气昂时,她不怕,现在成了没牙的老虎,她更不怕了。 “周念,贱人!你还敢来!” 顾英男跌撞着从床上起来,就要扑向周念。 可是铁链锁住了她的脚踝,她根本连床都下不去。 周念冷冷望着她:“我为什么不敢来,做了恶事错事的人是你,又不是我周念!” “你少在这里装白莲花,也就慕舟哥会被你哄骗……” 顾英男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桀桀笑了两声,得意道:“听说你被乔弄走了,周念……这些日子不好过吧?乔那样的变态,你还能留条命出来,也算你有福气了……” “你想说什么?想说乔把我抓走了会狠狠折磨我?像当初折磨你一样?” 周念轻笑了一声:“顾英男,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 “你这话什么意思,乔恨徐慕舟恨之入骨,他抓到你,一定会狠狠折磨你……” “乔不是你的丈夫吗?不是琪琪的爸爸吗?怎么在你眼里就像是魔鬼一样?如果他真的这样变态,这样无恶不作,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他?” “顾英男,因为你最开始就动机不纯,你没有付出真心,又凭什么想要收获别人的真心?” “真心……有用吗?我真心真意爱着慕舟哥,可是我得到了什么?” “你真心真意爱着你的慕舟哥,却还能一转脸就因为乔的脸和他的钱毫不犹豫的嫁给他,顾英男,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恶心吗?” “我恶不恶心又如何,周念,你被乔抓走,也不干净了吧,以乔的手段,肯定不知多少男人睡过你了,你怎么还有脸和慕舟哥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乔会这样做?”周念轻笑了一声:“顾英男,乔那样的男人,如果别人给他一点善意,他一定十倍百倍的回报,但若是有人负他,他也必定不会手软,所以,当年你之所以遭受那些,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吧!” “我咎由自取……我为他生下琪琪,我还有什么对不起他的?” “琪琪,你敢说琪琪是他的孩子?顾英男,我在乔身边那么久,我从未听他提起你和琪琪,如果琪琪是他亲生骨肉,他怎会如此薄情?” 顾英男的目光骤然有些躲闪,“他本就是这样无情无义冷清冷肺的人,不认自己的亲骨肉又算得了什么?” “你还想隐瞒多久?我已经拿琪琪和乔的dna比对了,琪琪根本不是乔的女儿!” “你……就算不是,又怎样,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原来琪琪真的不是乔的女儿。” 周念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顾英男,我总算是明白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总是得陇望蜀,总是不知餍足,你想要往上爬,却又禁不起身边的诱惑,你嫁给乔,心里舍不得徐慕舟,却还能偷情和别人生下琪琪,像你这样的女人,落得这样的下场,实在是咎由自取!” “你诈我?周念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给我下套算计我!” 顾英男气急,恨不得能扑上前将周念直接撕成碎片,这个贱人,她根本没有做什么dna比对,她就是故意这样说为了诈她的! “顾英男,可惜上天有眼,你所想的,都不能得逞,在你眼里十恶不赦的乔,在我眼里却是温柔的绅士和可怜的缺爱的孩子而已,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乔没有伤害过我,也没有碰过我,更没有如你所说的那样让很多男人来欺负我,他自始至终对我都很好,最后,甚至还救了我的性命,成全了我和徐慕舟的夫妻情分。” 顾英男像是被人抽走了脊骨一般,整个儿跌坐在了床板上:“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乔怎么会对你这么好……他从来没有这样对我过……” “顾英男,你问问自己,作为他的妻子,你又是如何对他的?” “可他根本没有爱过我,他娶我也不是因为爱我喜欢我,他只是在利用我……” 顾英男捂着脸,整个人颤栗不断,渐渐哭出声来:“那些男人,都只是利用我,算计我,从来没有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