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我也要你织给小白那样的毛衣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90章 我也要你织给小白那样的毛衣

周念不由看向徐慕舟,徐慕舟目不斜视的稳步向前,并未和她对视。 周念不由低头一笑,伸出手,轻轻拉了拉他衣袖,徐慕舟依旧没有看她,可修长有力的大手,却紧紧攥住了周念微凉指尖。 周念心口甜的无法自持,忍不住又看向身侧的男人,却看到他耳根处一抹可疑红色,周念先是一怔,旋即却忍不住低头笑了。 徐慕舟这样久居高位的男人,大庭广众和她牵手秀恩爱,也确实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也难怪那人会别扭成这样子。 周念坏心眼的用细细软软的手指头在徐慕舟掌心里轻轻挠了挠。 男人耳根处那一片可疑红晕,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开来。 周念忍不住腹诽,有本事把在床上那不要脸厚脸皮的一面也拿出来啊,在外面倒是知道装正人君子啦! 在床上欺负她的时候,可从来不知道手软。 周念忽然很想逗逗他。 厉慎珩夫妇已经先乘车离开了,余下就是霍沛东秦九川几人正在告辞寒暄。 徐慕舟正要带她过去,周念忽然特别娇滴滴的轻轻喊了一声:“老公……” 实则周念虽然有点娇气,但平日里也不会这样肉麻兮兮拿腔拿调的喊他,徐慕舟简直立时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周念就等着徐慕舟看过来,立时扬了小脸做出一副难受的样子:“老公……我不舒服,要抱抱。” 霍沛东一行就在几步外等着他过来,徐慕舟不由得眉毛微蹙,“你先等一下。” 他说完,松开了周念的手,直接走到了秦九川几人身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很快又转了回来。 周念还没回过神,徐慕舟直接打横把她抱了起来,周念吓死了,下意识的抬起手紧紧抱住了徐慕舟的脖子:“徐慕舟,你干什么啊,赶紧放我下来……” 男人目不斜视的大步向前:“不是不舒服吗,我抱你到车上。” 周念好似听到了司星欢快的笑声,也夹杂着几个男人的低沉说笑,她简直羞的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小脸贴在徐慕舟怀里,根本不敢抬起来。 她以后真是没脸见这些人了。 李遇和司机一眼瞧到两人这样过来,当时就乐了,赶紧开了车门,特别有眼色的把车厢挡板也降了下来,就开始称职的装聋作哑。 徐慕舟把周念放在后座,周念立时紧紧捂住了脸。 “这会儿没人了,还羞什么?” 徐慕舟好笑的看她一眼,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却又伸臂将周念揽在了怀中:“是不是伤口还有点疼?” 周念摇头:“早就不疼了。” “刚才故意的?”徐慕舟低头看她一眼,唇角含了淡淡笑意。 “人家就是逗你一下……”周念忍不住瞪向徐慕舟,又小声嘀咕:“谁想到你会直接把我抱走啦……” “难道你说你不舒服,我无动于衷?” “你才不会呢。” “知道我对你好了?”徐慕舟更紧的抱了抱她,手术的事儿已经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他没有征询她的意见,就让温庭森给她做了复通的手术,实则心里也有点没有底,周念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呢? 之前他们谈过孩子的事,他也并未能看出来,她对孩子有特别强烈的喜爱。 而这一次,他更是没有询问她的意见。 原本想着,给她一个惊喜,但此时心底却又忐忑了起来。 大约这才是真的在意一个人,所以才会有这样多细微的心思。 “你对我特别好,是我对你不够好……” 周念将脸贴在徐慕舟胸口,轻轻的蹭着,他身上的味道,将她整个人都包覆了起来,让她觉得安全,温暖,而又幸福。 “知道自己对我不够好,那就……也给我织一件毛衣,像小白那样的……” 周念忽地从徐慕舟怀中弹了出来,她双眸惊讶圆睁,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你,你都知道了?” 徐慕舟伸手轻轻抚了抚她微乱的鬓发:“你之前,是不是打算一直瞒到和我离婚?” 周念鼻子一酸,轻轻摇了摇头:“徐慕舟……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告诉你这一切。” “为什么一个人默默做了这些,却不说出来?” 如果在她被乔带走之后,他途径滇南回帝都,滇南官邸的佣人将这件事告诉他,也许他还要很久很久才知道,周念嫁给他之后那几年,并不是丁点都不在意他和小白,还有老太太。 他在滇南官邸坐了一整夜,看着那几乎堆成小山一样的各种各样的,她亲手给小白做的小羊绒毛衣,小袜子,小手套,给老太太做的帽子,抹额,厚实的羊绒袜子,给他做的护肘,护膝,一针一线,都细密而又工整,可见用心。 尤其在给他做的护膝和护肘上,他甚至还发现了她亲手绣的那些精致却又低调的纹路,和他们两个的名字。 也是在那一刻,他方才如醍醐灌顶一般的明白了,周念有着多么敏感而又细腻的心思,以及她对于他,从不敢言说的那些情愫。 也是在那时候,他才学会设身处地的站在周念的角度去想一些事情。 他骄傲自负而又身居高位,她出身那样不堪,又自小尝尽这世上的酸苦,他想要的,从来都是唾手可得,可她,甚至从小到大,不敢说也不能说更没人去说她想要什么。 所以她每一步都走的谨小慎微,而在他的高高在上和威风八面面前,她又怎敢将自己压抑的那些情愫释放出来让他知道? 若他真切诚挚的表达过对她的喜欢,也许她还能有点自信。 可是在最初那段不对等的婚姻里,他自来都是强势霸道的,他也从来,甚少站在她的角度,考虑过她的感受。 哪怕,他其实对她算是不错,也曾经霸道的认为,自己尽到了做丈夫的责任,也给足了她这个妻子该有的尊荣和脸面。 周念眼中渐渐涌出了一层雾气,她低头,将脸埋在徐慕舟怀中:“我,那时候不敢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遇总统定终身》,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