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十分疯狂的一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86章 十分疯狂的一夜

“你躺着,什么都不许做,也不准做,等到伤口完全愈合拆了线才能起床下地。” 徐慕舟神色十分严肃,半点通融的可能都没有。 周念刚才哭了一声,腹部用力,伤处也确实疼得厉害,因此就乖乖点头答应了。 回国的日程直接推后,徐慕舟两耳不闻窗外事,就安心的守着周念养伤。 这头几天还没什么事儿,到一周后,周念实在是躺不下去了,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发霉了,除了吃饭时能稍微靠着床坐一会儿,徐慕舟恨不得她二十四个小时都躺着,一动不动,就差没用个被子把她裹起来,像新生儿那样捆个蜡烛包了。 “徐慕舟,我能去洗个澡吗?” 这几天,她就在徐慕舟的照顾下擦了擦身子,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的洗澡了!她感觉自己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难闻的要命,也不知道徐慕舟每天照顾她,还时不时亲她一下的,都是怎么下去的嘴。 也许是周念的表情实在太可怜了,徐慕舟在征求了医生的意见,然后又让护士给周念的伤口外贴了一层防水贴,这才亲自抱着她去了浴室。 温水洒下来笼罩全身时,周念差点都哭出来了。 从来没觉得能痛痛快快洗个澡都是这样幸福的事情。 周念洗了三遍头发,冲干净身上的沐浴露泡沫,这才觉得神清气爽。 徐慕舟拿大浴巾把她整个儿裹了起来,直接抱到了外面去,又让周念躺在换了干净床单的床上,他拿了吹风机过来,亲自给她吹头发。 周念洗完澡,换了柔软舒服的睡衣,躺在香喷喷暖融融的被子里,还有人伺候着给她吹头发,舒服的像是吃饱的小奶猫一样,一个劲儿的直哼哼。 徐慕舟原本最不耐烦这些琐碎的小事,可这次给周念吹头发,却开着温热的小风耐着性足足吹了半个小时都没嫌烦。 等他把周念的头发吹的差不多全干,周念已经舒服的睡着了。 徐慕舟站在床边看着周念安静睡熟的小脸,一颗心像是全然被塞满了一样,说不出的满足与熨帖。 她被乔带走之后的事,他一个字都没有问过,她愿意说,他就愿意听。 她不愿意说,他也绝不会多问一个字。 反正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是多不堪的事,他都不会在意,相反,他只会加倍的对她好。 徐慕舟放轻了步子,将吹风机收好,去浴室洗漱。 等他洗完澡出来,周念已经醒了,乖乖的盖着被子,只露出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和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他,别提多乖多招人疼了。 徐慕舟看的心动,走到床边,直接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 高级病房里的病床并不小,但他一上来,整张床就显得拥挤了起来。 徐慕舟伸出手臂,周念立刻枕在了他的臂弯上,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脸挨着脸。 算来,从年后分开,一直到现在入夏,他和周念足有半年多没有亲热过了。 从前在帝都时,他哪天不要狠狠疼爱她几次。 只是现在也不是好时候。 她身上的伤口还没完全恢复,哪怕在他刚躺上来抱着她时就已经石更了,却也只得死死忍了下来。 不能做,亲亲抱抱摸摸总是可以。 周念洗的香喷喷的,窝在他怀里像是个小面团一样,好似他怎么折腾她都行。 “念念” 徐慕舟单手摩挲着周念的脸,低头吻她粉嫩柔软的嘴唇,周念不一会儿就被他吻的气喘吁吁,轻声哼着张开小嘴,放他的舌进来和她的勾缠在一处。 她洗完澡没穿胸衣,徐慕舟常年持枪有些粗糙的手指从周念睡衣下摆探进去,很快就握住了她心口一团柔软。 周念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他攥住了一样,全身都酥了,不由得呻吟了一声,徐慕舟的呼吸渐渐粗重,他近乎粗鲁的狠狠揉了几下,猩红着眼掀开周念的睡袍,钻进去直接含住了她的顶端。 周念小腹一阵紧缩,双腿忍不住的夹紧,无可抑制的感觉到一股股热流汹涌而出,周念呻吟不断,隔着睡衣按住他,嘴里不停唤着他的名字:“徐慕舟,徐慕舟” 她也想他,想被他要,想让他的全部都在她的身体里,她的身体也早已习惯了他的碰触,敏感的不行。 周念事后根本羞于回想昨夜那癫狂凌乱的一幕一幕。 更不敢回想,她竟然会心软做出那样羞耻的举动让他得到满足。 而更让她不敢置信的却是,徐慕舟竟然,竟然会亲了她那里 周念一直到早晨醒来,还觉得脸颊发烫的厉害,她甚至都不敢看徐慕舟,看到他,就会想起他昨夜做的那些事,周念心里又是甜蜜又有些泛酸。 在她眼里心里,其实一直都将徐慕舟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 婚前,他曾数次救赎了她,婚后,他对她也完全挑不出任何不好了。 他们之间云泥之别,她甚至一直都不敢相信,徐慕舟对她是有点喜欢的。 在婚后他们的床笫之间,他也从来都是操控主权高高在上的那一个。 周念好似一直都是那个隐忍顺从的角色。 但也许从昨夜开始,他们再不是金字塔顶端的大军长和无依无靠的孤女周念,而只是一对平凡恩爱的世俗夫妻。 他们之间那条万丈深的鸿沟,才算是彻底的填平了。 从此以后,他是周念的丈夫徐慕舟,而她,是徐慕舟的妻子周念。 “醒了?” 徐慕舟没有睁眼,却自然而然的拥住她,在她眉心轻轻吻了吻。 他抱住她那一瞬,像是全世界都安静了,她再不是一抹浮萍,她终于有了这世上最安全可靠的港湾。 周念腻在他怀中,双手圈着他劲瘦的窄腰,将脸贴在他的心口,听他的心跳。 “听到了什么?” 过了足有半分钟,徐慕舟方才低声开口询问。 周念在他怀中吃吃轻笑:“听到徐慕舟的心在说,我好喜欢周念呀。” “你还漏听了一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