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 恐怖画面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76章 恐怖画面

他们彼此在说笑,却也之是无声的说笑。 那洗涮的女子,亦是半点声音都没有,那坐在秋千架子上的女童,更是不闻半点动静。 除了流水声无法消弭,其他的一切,都是死一样的静寂。 到了此时,周念反而冷静了下来。 这里面的所有人,都在按部就班的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做着自己的事情,她的出现,并没有改变什么。 那么也侧面的表明,他们也不会对她造成任何的危险。 周念干脆狠狠咬了咬牙关,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去。 那最灯火通明的一处,在这人造小河的对岸。 周念跨过矮小的石桥,向那灯光最亮处走去。 一路上陆续遇到数人,看起来都像是a国的人,周念不做停留,加快了脚步向前。 然后,她听到了声音。 到了这里之后,周念这是第一次听到除却说话声之外的声音。 那是一段流畅的音乐,翻来覆去只是重复着那四个小节。 周念的眼泪,却忽然掉了下来。 她从襁褓中,就听到母亲这样哼唱,一直到母亲死去。 无数个夜晚,她都是这样抱着她,哼着这个没有名字也没有歌曲的小调。 周念怔怔向前,她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一切。 那是一个灵堂,入目首先是一张大幅的黑白照片,照片下,放着一具棺木。 周念看清楚了照片上那个人的模样,还有挽联上写着的名字。 照片上的那个人,和乔有点相似,而挽联上的名字,也是乔。 所以 乔早已死了? 所以 她这些天见到的那个人,也许只是个鬼? 周念忽然抱着头尖叫出声,这忽然而来的尖叫声,将这院子里的静寂骤然打破。 那些常年活在这无声的静寂中的人们,被她的声音吓到了,纷纷停下来,却也只是麻木的,惊惧的望着她。 周念转身预跑,手腕却被人轻轻握住。 握住她手腕的手指温凉如玉,她尖叫着想要甩开,耳边却传来乔的声音:“别怕,别怕,什么事儿都没有” 可他的声音更让周念恐惧,她再次尖叫着,拼命想要甩开他的手,乔却更紧的攥住了她的手腕:“周念。” 他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 周念的尖叫短暂的停止,而下一瞬,她望着乔那张和灵堂的照片极为相似的脸,再次失控的尖叫起来 “别怕,那是我的哥哥,他死了之后,我就用了他的名字和身份。” 乔的声音钻入周念的耳膜,他的这句话,倒是有力的安抚了周念。 周念抬起头,望着乔。 乔忽然对她笑了笑:“乔,不是我的名字,是我哥哥的名字,我没有名字,确切的说,他们给我起过不下二十个名字,但是没有一个,是我的。” “这里,为什么是这样的。” 周念虚浮的抬起手,指了指前方,喃喃询问。 乔牵起她的手,走到矮小的石桥边,周念僵硬的迈开步子,随着他走过去。 “这是我第一次和我哥哥一起到滇南,我哥哥遇到荽荽时的情景。” 乔指着不远处的秋千架子给周念看:“你有没有觉得那个荡秋千的女孩儿和谁很像?” 周念定定望着那坐在秋千架子上,小脸稚气却又麻木的女孩儿,那是幼年的周念,那是她,那是活生生的,却也早就死去的,周念。 她的眼泪瞬间汹涌而出。 “如果当年我哥哥带走了荽荽” 乔忽然自嘲的轻笑了一声。 那么哥哥就不会死,也许一切就都变了,也许他的手上,也再不会染上新的鲜血。 乔牵着周念的手,一路走过。 那些人,又开始如剧本写好的一样,继续着他们的日常。 那荡秋千的幼年周念,依旧那样麻木机械的一遍一遍荡着。 那在河边草地上刺绣的荽荽,依旧时不时抬起头和同伴相视一笑。 但她却再也等不来她的心上人了。 可周念只想逃离这里,只想彻底的逃离这一切。 那个女童再怎样像她,却也不是她,那个荽荽再怎样的像母亲,却也不是母亲。 这被定格的画面,人生,诡异的可怕,扭曲的可怕。 她无法想像,该是怎样扭曲的人格,才能想出这样的方式,永远留下他恋恋无法忘却的那一段记忆。 可是对于乔来说,这一切却是让他甘之如饴的。 他数年如一日的活在这同样的画面和剧情里,把他心底如黑洞一般巨大的空虚,努力的填平一些,再填平一些。 也许他想要留住的,不过是这最后一点暖。 乔走过在草地上刺绣的荽荽身边时,荽荽忽然放下手里的方巾,站起身来。 周念站在一边,在这静默的深夜里,跨越了时光,看到了当年她所不知的一切。 荽荽从身侧的篮子里拿出来干净手帕包着的点心,她招招手,叫了乔过来。 乔也果真就走了过去,荽荽像是照顾孩子一样,先给他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又把点心送到他的手边去。 乔皱着眉头,别别扭扭的尝了一口,荽荽就笑了,笑的特别的开心。 再然后,周念看到荽荽把一样东西递给了乔。 他们分别,谁也不知道,这分别,却几乎成了永别。 “我一直都不懂,我哥哥为什么疯了一样为了荽荽想要放弃一切,想要去过平淡的日子。” 乔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秋千上,当年他只是旁观者,因为哥哥的这一份执念,还有最后的送命,他甚至恨过荽荽。 但现在,他忽然就懂了。 就如当年哥哥看到荽荽就喜欢上她一样,当年更年幼一些的‘乔’,也记住了那个荡秋千的小姑娘。 穿越过数年时光,再次重逢相遇。 他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他。 可他心中却自然留存着一段熟稔念想,他想,他厌烦这世上一切声音,可却唯独可以容忍她的一切。 乔冰凉的手指,轻轻握住了周念的:“我放你丈夫回去,你跟我回m国,永远不要再回来。” 周念全身冰凉,如坠冰窟。 深夜快要过去了,东方天幕隐隐有些发白,周念像是被人拖入无边无际的深渊中去,她站立不住,双腿发软,她蹲下来,紧紧抱住了自己,眼泪一颗一颗的砸下来,她心口剧痛。

上一篇   第1075章 相见

下一篇   第1077章 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