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顾英男,你真让人恶心!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73章 顾英男,你真让人恶心!

但是,在真的看到顾英男等在这里的时候,他们心中都冷静而又可悲的知道,他们曾信仰的一些东西,真的已经变的面目全非了。 船头劈开暗黑色的水面,缓缓的靠近岸边。 顾英男抱着琪琪,终究还是转过身来。 船在水面上晃悠着,安静的灯光粼粼的铺陈开。 船上的职员放下了舢板,顾英男抱着琪琪,迈步上去。 她低头,走入船舱,舢板收起,船荡悠悠滑到了水中央。 顾英男轻轻松了一口气。 琪琪忽然开了口“陈默叔叔,江叔叔” “琪琪乱说什么”顾英男陡地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出声喝止琪琪,一抬头,却就撞上了陈默和江淮安的视线。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英男,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陈默轻轻开了口,他的声音很轻,近乎虚浮,可落定那一瞬间,却又像是万斤巨石,重重砸在了顾英男的心上。 “陈默” “回答我” 陈默忽然低吼出声,顾英男吓的浑身一颤,她看向陈默,陈默整张脸近乎狰狞,眼底,一片赤红血色。 顾英男却忽然低低笑出声来“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你还问我干什么” “英男,小山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江淮安忽然开了口,别的什么事,都不是最重要的,他们最无法释怀的,就是小山的遭遇。 顾英男抱着琪琪,咯咯的笑了一声,到了此时,她多半也猜到了。 徐慕舟怀疑她,算计她,而她,也当真上了钩。 她竟然会妄想,竟然会以为,乔那样的男人还有心,她竟然会相信,他愿意她带着琪琪离开 到了最后生死攸关之时,她竟然还对自己那个残忍狠辣的前夫,心存幻想 顾英男忍不住嘲笑自己的愚蠢。 “你笑什么,你说啊,小山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陈默一步上前,紧紧掐住了顾英男的脖子。 琪琪吓的大哭起来,江淮安心中轻叹,上前将琪琪抱了起来,走出了船舱。 “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还来问我干什么” “你有没有心,顾英男,那是小山,那是宋小山,我们同窗六年我们认识十几年了,我们是最好的兄弟” “最好的兄弟又如何他几次三番要坏我的事,我也是被逼的再没有办法了,我没有路走了” 顾英男嘶哑的低喊出声。 陈默忽然冷笑一声,他怔怔然放开了手,他居高临下望着顾英男,忽然一口啐在了她的脸上“顾英男,你让我恶心,你真让我恶心” “陈默” 顾英男却蓦地直直跪在了地上,她爬过去抱住了陈默的腿“陈默,咱们俩关系最好,你一向和我最合得来,算我求你了,让我走吧,让我离开这里,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回来,你放我一条生路” “你把小山的眼睛和手指还回来,我就放你走,顾英男你把小山的眼睛和手指还回来,你还回来” 陈默几乎快要被心底的懊悔和剧痛生生压垮。 是,他确实曾是和顾英男走的最近的,在他们这些同窗哥们儿中,他和顾英男的关系也确实是最好的,所以他不可避免的因为个人感情因素,而偏向于顾英男,对周念有过偏见。 可是如今看看,他向着的根本不是个人,而是个不折不扣的毒蛇 “陈默算我求你了你知道的,我如果走不了,慕舟哥会杀了我的,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你让人把小山折磨成这样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有这一天” 陈默用力的把自己的腿抽出来,他抬起脚,重重的踹在顾英男的肩上“顾英男,你就等着你的下场吧” “你们杀了我又怎样我告诉你,周念被他抓走了,他是什么人你们知不知道他比这世上最毒的蛇还要毒上十倍,周念一定会被他活活折磨死哈哈哈哈” 顾英男像是疯了一样大笑起来“我死了又如何,我死了也有周念陪葬,我死了,她也别想和慕舟哥在一起” “顾英男,你真的是没救了。” 陈默不想再看到她,他认识的顾英男,早就死了,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陈默,当我求求你,我求求你陈默,你别走,你帮我给慕舟哥求求情吧我实在是没有路走,你知不知道那些年我吃了多少苦头,受了多少折磨,我之所以变成这样,全是因为那个人,我是被逼迫的,我做的这所有事,都是被逼的” “陈默,小山没有死,现在也醒过来了,以后也会越来越好,我就算之前做过错事,可是也罪不至死” 陈默回头看了顾英男一眼“顾英男,你看看自己像什么样子吧,你好好看看自己,好好看看,你还认不认识镜子里那个人吧” “陈默” “你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你叫我的名字,会让我连自己都恶心自己” 顾英男看着陈默的身影消失,她趴在冰冷腥潮的船板上,船在水面上起起伏伏,她这一生,何尝不也是如此。 如果她不曾遇上乔,如果她不曾被虚荣蒙蔽了双眼,她也就不会跌入那个早已为她挖好的陷阱中去。 她这一生,就算不是鲜花着锦,也该是平坦顺遂吧。 三日后,徐慕舟接到了乔让人传来的地址。 缅甸的山林深处,宛若神仙宫殿一般,金碧辉煌的巨大的宅院里,却没有觥筹交错,也没有欢腾笑语。 静的仿佛是一处活死人墓一般,哪怕是艳阳高照的白日里,也不闻半点的声响。 周念并没有被苛待,这里的所有仆从,待她都是客气而又周到的。 只是他们都不说话,不管周念说什么,问什么,回答她的,都是摇头。 这种氛围,古怪而又让人觉得压抑,好在周念并不曾被限制人身自由。 她试着各处走动,也无人阻拦她,只是在宅邸的最后面,东北角落的一个小院子,周念被人拦住,未能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