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让他觉得舒服的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72章 让他觉得舒服的人

周念死死咬着牙关,她不想和这样反人类的疯子,多说半个字。 那个女人已经晕死了过去,有人悄无声息的进来,将她拖了出去,周念看到那浅金色的地面上,年轻鲜活的一条生命留下了长长一道暗色的血痕,好似她在这世上走这一遭,也就留下了这点东西。 “徐太太,你对一个刚出生襁褓中就被倒手卖了五次的婴儿,说什么人性?” 周念倏然的睁大了眼瞳,乔的眼瞳仍是空洞的,可他艳色的,犹如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却又微微勾了起来,他在笑,可那笑,却又仿似从骨头缝里沁出了寒意一般。 “是这个世界,对不起他。” 乔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他唇角蔓生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所以,让我不开心的,都得死。” “所以,你真的是疯了。” 周念强逼着自己镇定了下来,她隐约看得出来,面前这个男人,就是最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 也许他曾遭受过匪夷所思的折磨和凌辱,也许他曾有过惨痛的幼年和童年,但这一切,却不该成为他报复其他人的理由。 “送徐太太回房间休息。” 乔定定看了周念一眼,他转身,向外走去。 金色的阳光将他笼罩,周念看到他的身影在地板上留下拖长的一道。 明明他走在阳光里,明明这里阳光明亮耀眼,好似将这世上的所有黑暗都驱散,可这个人,好似自带阴暗气质,连阳光都无法将他融化。 周念忽然开了口:“乔先生。” 乔的脚步顿住,此时,他就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好似整个人在阴与阳的边界一般。 往前走去,就是地狱荆棘,再无回头路。 往后…… 却是阳光普照,但那光明,却永远都不属于他这样出生就在地狱的人。 “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周念的声音天然的轻软,乔听惯了这世上各种各样的话语,阳奉阴违有之,恶毒诅咒有之,威胁逼迫有之,可却还是头一次,有人傻乎乎的要一个双手沾满血腥天堂不收地狱不留的魔鬼——回头是岸? 哦,也不对,并不是头一次。 乔回头去看周念,她长的并不算顶顶好看,但却让他觉得很舒服。 而这世上,让他觉得舒服的人,几乎凤毛麟角。 乔对周念笑了笑:“徐太太,你觉得,我还能收手吗?” 周念看着他转身离开,她想要追上去,想要再说点什么,可却又油然生出无力之感。 他这样的男人,该是早已没有回头路了吧。 乔穿过寂静无声的廊檐,廊檐下挂着无数的金丝鸟笼,内里养着的鸟雀,安静无声的饮水,时不时偏过头,轻轻啄着自己美丽的羽毛,这诡异的安静,却让乔觉得享受。 他不喜欢这世上的很多声音,尤其在他想起那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时,他最厌恨别人吵醒他。 所以那个漂亮的犹如传说中的海伦王后一般的女人,这般轻易就要死去。 可他却又不愿一个人。 所以这宅邸里养着无数的鸟雀,却没有一只会鸣叫,它们都被摘去了声带,再也发不出婉转的啼鸣了。 七岁那一年,养母将他叫到身前,把他的衣服全都脱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检查他的每一寸肌肤和头发,像是在检查一只牲口。 然后,她对他说,从今日开始,他要学着接客,给家里挣钱了。 他那时不懂养母的话是什么意思。 养母是一个粗壮肥硕又粗鲁的丹麦女人,他从小挨了无数的打,从来不敢不听她的话。 可是那一次,是他第一次反抗她。 在他得知了接客的涵义是什么之后。 在他亲眼看到养母带着那些醉醺醺一身体毛,粗鲁野蛮脏兮兮的的杂种男人来到他们住的房子里,让七岁的他准备好,晚上要去伺候客人时。 他第一次起了杀心。 养母的身体变成血淋淋的尸块,那张让人作呕的脸,那张死都没有闭上的震惊惊惧的双眼,以后终于不用再看到了,终于不用每天每夜都活在极致的恐惧中了! 住了七年的,地狱一样的家,被他一把火烧光了。 七岁的少年,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望着那被火烧成灰烬,被火吞噬的大大小小六条性命,他连眼都没有眨一下。 他们每一个,都是帮凶,在他被凌虐,被折磨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同情过他,放过他一次。 所以,他们都该死。 乔不喜欢阳光,总让他想起那场大火。 如果他没有襁褓中被变卖数次,最后落入那样的家庭。 如果他幸运一点,被一个正常的家庭收养,也许,他再不会变成后来的乔。 可是上帝不偏爱他,所以他若是见了上帝,他一定亲手掐住他的脖子,问一问他,为什么,要给他安排这样的命运。 其实他曾差一点被人握住手,救赎到岸上来。 只是可惜。 …… “琪琪,我们马上要离开这里了,远远的离开,再也不回来了,你高不高兴?” 顾英男抱着琪琪,这是数日来,她第一次对她这样温言软语。 琪琪却有些惊魂未定。 毕竟只是五岁多的孩子,遭遇这一系列变故,和自己亲生母亲来来回回翻脸反复无常,好像也不期然的生出了戒备心理。 顾英男这样温柔和她说话,她却还是觉得害怕。 妈妈说要带她走,是要将她送人,还是真的一起离开? 琪琪甚至不敢问一句。 夜色里,远远的有船驶来,船头摇摇晃晃的挂着一盏灯,顾英男立刻抱着琪琪站了起来。 从这个私人港口,离开帝都,然后再辗转去到缅甸,再去北欧,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顾英男到底还是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而此时的船上,陈默和江淮安静默的站在那里,在顾英男的身影清晰出现在他们视线中时。 终于,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彻底的破灭了。 在慕舟哥安排好了这一切的时候,他和淮安嘴上不说,其实内心里,还是希冀着,顾英男并没有这样的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