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如果我连自己的太太都护不住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70章 如果我连自己的太太都护不住

“军长,总统先生也不会让您冒这样大的风险的……” “陈敢,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军长……您想想,那些人对您恨之入骨,您一个人去,那就是去送死……” “如果我连自己的太太都保不住,我还算什么军人?” “总有其他的办法的,军长,一定有其他办法的,太太她吉人自有天相……” “你连吉人自有天相的话都说出来了,可见连你都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了。” “军长……” 陈敢第一次像个娘们儿一样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行了,我还没死呢,你现在哭哭啼啼,是咒我呢?” 徐慕舟甚至还调侃了陈敢一句,可陈敢却笑不出来。 谁都知道,这条路有多艰难难行,谁都知道,这是赴死之路。 可却,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 顾英男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了。 她梦到自己被无数只手指指点点,她梦到自己蓬头垢面衣衫蓝缕的被人绑着手臂游街。 有人骂她叛国贼,有人骂她不知廉耻心肠毒辣,有人骂她是家族败露,祸及子孙。 她梦到爷爷在她被人抓着游街时,直接一头碰死在了人前。 她梦见顾家的大门被人砸破了,父母被人围攻,整个家都被砸了。 她梦见琪琪趴在地上,被子弹打了一身的窟窿,却仍圆睁着眼,看着她的方向。 顾英男是尖叫着从噩梦里惊醒的。 她浑身都湿透了,坐在床上,剧烈的粗喘着。 琪琪最初怕的不敢看她,可后来,小小的孩子,一点一点的爬过去,轻轻抱住了妈妈的胳膊:“妈妈别怕,琪琪在呢……” 小小的人儿,手心软软的,暖暖的,学着大人哄孩子的样子,轻轻哄着顾英男:“别怕妈妈,妈妈是做恶梦啦,琪琪帮妈妈把噩梦赶跑就好啦……” 也许是小小人儿软软的暖暖的手,真的能安抚人心,也许是这血脉终究相连着的缘故,顾英男望着小小的琪琪,终究还是红了眼圈。 刚生下琪琪那两年,母女感情是极深的,后来,她不得已一个人离婚远走,这数年未见,琪琪却依旧最依恋她。 也许是这几日实在过的如惊弓之鸟一般,也许是心理防线已经接近崩溃,顾英男再也没忍住,紧紧的抱住琪琪大哭了起来。 琪琪也跟着哭了。 顾英男不知自己哭了多久,她哭的累了,终究还是把琪琪给推开。 “琪琪,你现在离开这里,遇到了人,就让人把你送回福利院,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是和我在一起的,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妈妈在什么地方,好不好?” 琪琪使劲摇头:“我不要走,琪琪要和妈妈在一起……” 琪琪用尽全力抱住顾英男的手臂不肯放开,小孩子哭的一脸眼泪,可怜的不行。 顾英男却不得不硬下心来,她还是舍不得让琪琪被她连累,舍不得让琪琪也走上绝路。 “琪琪!” 顾英男用力的推开琪琪:“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再也不见你了!” 琪琪吓的哭声一顿,顾英男已经黑着脸把琪琪从床上拽了下来,她把琪琪的衣服翻出来胡乱给她套上:“你现在就走,立刻出去,遇到好心人就让人家送你回福利院,记住我的话,你没和我在一起,你也不知道我在哪里,你什么都不知道,记住了没有!” 琪琪仓惶着一张惨白的小脸使劲点头,顾英男让她穿上鞋,一路把她拽出了房间,一直走到了外面的巷子里。 顾英男方才狠着心放开手,转身往回走。 琪琪实在没忍住,凄厉的哭喊出声,顾英男泪如雨下,却加快脚步跑了起来。 琪琪的哭声渐渐听不到了,顾英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脸冰冷的泪痕。 她眼前仿似又出现了那张英俊的混血脸容。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乔的时候,她以为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天空和大海。 年轻女孩子的虚荣心,让她晕头转向的嫁了,可嫁了之后她就后悔了…… 他也曾真的爱过她的吧,就如她也曾对他有过动心一样。 只是后来,所有的真相爆出来之后,一切全都变了,全都毁了。 顾英男抬起手,把脸上的眼泪全都抹去。 她推门走进去,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顾英男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只是眼底一片的厌烦。 “他让你来做什么?杀了我?” 顾英男一脚踹开一把椅子,烦躁额点了一支烟。 那个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顾小姐,主子让我问你,要不要带琪琪小姐出国,从此隐姓埋名过一辈子。” “走,你觉得我真的走得了吗?” “主子说可以,自然就可以。” 顾英男哈哈笑了几声,夹着烟的手指向窗外:“全帝都,全国都戒严了,往哪走?我手上沾了这么多的血,他们会放过我吗?” “徐太太在主子身边。” 顾英男神色蓦地一顿,旋即却是忍不住的狂笑起来:“他动作还真快啊……这么快就把那个贱人给弄到手了?” “所以,主子说,您现在和琪琪小姐有机会离开了。” “离开,哈哈,我自然要离开,我还要长命百岁的活着,看那个贱人这次怎么死,我受过的罪,吃过的苦,要那个贱人也尝一遍,不,一百遍,一万遍!” 真好啊,周念竟然这么轻易就落到了乔的手中,想一想昔日乔对付她的手段,顾英男还觉得毛骨悚然,再不敢回想丝毫,可如今…… 乔会怎么折磨周念呢? 他对徐慕舟有多恨,她这个前妻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顾英男真是觉得无比的期待呢! …… 周念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先是乘车,而后又是私人飞机,路上约莫折腾了一天一夜,她终于见到了那些人口中的老大,主子。 她实在没想到,那个穷凶极恶的凶徒,让徐慕舟恨之入骨的M国跨国贩毒集团团伙的老大,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男人,他的年纪和外貌,有些超乎她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