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他说,念念,我永远不会放你的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69章 他说,念念,我永远不会放你的手

可她此时已经无路可退。 她身后的房间里,五个小孩子睡的香甜。 周念仿佛又听到他们叽叽喳喳围着自己喊,老师老师…… 周念轻轻闭了闭眼:“是,我是徐慕舟的太太。” 似是她的镇静,让面前的几个人也有些微微的惊愕。 短暂的沉默之后,那男人方才开口:“徐太太,我们主子,想要见你。” 周念轻轻的吁出了一口气,她往前走了一步,在台阶上站定。 她的声音很轻,却有力;“我跟你们走,可不可以不要惊动我的学生。” 男人望着她,微点头:“可以。” 周念抿了抿唇,一步一步走下台阶:“那就,走吧。” “徐太太,你很有胆量。” 男人夸赞了一句,却还是将周念的双手直接绑了,然后用黑布将她的双眼也蒙了起来。 “我有其他的选择吗?” 周念淡淡开口:“我如今,首先是一位老师。” 那些孩子信赖她喜欢她,那些家长们也喜欢她信任她,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 从他们的身上,周念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是有价值的,她很感激他们。 如果她一个人死了,孩子们可以安然无恙的回去,她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他们睡的很香,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们运气不错,不用送命,徐太太,上车吧。” 周念被人推了一把,她弯腰上车,看着几个男人陆续跳上车子。 车子发动了,渐渐驶出村落。 周念此时竟无比庆幸自己今夜失眠没有入睡。 如果她也和孩子们在一起睡着了,那么这些人来的时候,势必会惊动孩子们。 就如他们刚才说的那样,因为他们全都睡着了,一无所知,所以,他们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这也许是母亲冥冥之中在护着她,没有让她的身上真的染上罪孽。 山路曲曲弯弯,车子驶出村落,隐约的几声狗吠被远远的抛在后面,然后,再也听不到了。 路上微有些颠簸,可在这颠簸中,周念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徐慕舟逆光站着,背影宽厚有力,让人看了就觉得安全。 她又是在高高的树上,枝叶繁茂之间,她偷偷看着徐慕舟的脸。 他如从前一样,叫她念念。 他说,念念,别怕,我在呢。 她就大着胆子那样跳了下去,因为他张开手臂在接着她。 两个人都滚到了地上去,也许是在梦里的缘故,一点都没觉得疼。 她甚至还笑的特别开心,趴在他的胸口,咬他的下颌,像是小猫一样,有些娇气的喊他名字,徐慕舟,徐慕舟。 一声一声的喊。 他对她说,念念,我永远不会放开你的手。 周念忽然就醒来了。 蒙住眼睛的黑色布条湿了一大片,她就这样的哭醒了。 眼前依旧是一片黑,她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何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 只是车行的平稳了很多,想必,那如油画一般安谧美好的小小村落,已经在很远很远之外了吧。 …… 孩子们醒来发现周念不见了。 廊檐下还摆着画架,老乡们都以为周念早上起来出去散步了。 孰料等到太阳都升上天了,却还不见她回来。 这下众人立时慌乱了起来,有人说昨晚半夜好像看到有车子来了村里。 有人说昨晚家里狗叫了几声,不会是那个时候出的事吧。 可院子里整整齐齐的,没有任何不对劲儿的迹象。 如果真的是出了意外,也不会一点声音都没有,房间里孩子们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隔壁的老乡也说,没听到不对劲儿的声音。 周念的手机还在包里放着,倒像是她自己跟人走了似的。 H市军区那边的人赶来时,得知了消息,不敢隐瞒,立刻告知了李遇知道。 而彼时,李遇刚从帝都出发赶去H市,听见这个消息,头皮都快炸了。 但这是顶天的大事,就算是徐慕舟要剐了他,他也不敢隐瞒。 徐慕舟在去H市的途中,接到了一个神秘的视频通话。 依旧是那个戴着死神面具和变声器的男人。 “徐军长,别来无恙啊。” 对方的中文说的倒还算标准。 “少他吗废话,她在哪。” “你说徐太太?” 男人轻笑了几声,变声器的声音很诡异,再加上他脸上的面具,整个画面视频都透出了说不出的古怪和毛骨悚然。 “我太太现在在哪,我要立刻看到她。” “急什么?” 男人又低笑了两声:“徐军长,我很欣赏你的太太。” 徐慕舟骤然变了脸色,陈敢看到他双拳紧攥,手背上根根青筋毕露,陈敢知道,徐慕舟这是怒到了极致。 “你不要动她,男人之间的事,不要牵扯到女人身上。” “看来,她果然所言不假,徐军长的软肋,还真是徐太太……” “你最好记住我的话,不、要、动、周、念!” “徐军长,我们不如,讲个条件?” 徐慕舟没有任何迟疑:“好。” “别耍花招了,你一个人来见我,连根针都不能带。” “看来,你真的是被我吓破了胆。” “徐军长,你太太还在我这里,所以,对我尊重一点,嗯?” “我会一个人去,我也会记住,一根针都不带。” “好,徐军长果然爽快,你们A国人常说,君子一言,什么来着?” “驷马难追。” “对,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静候徐军长到来。” “地址。” “三天后自然有人告诉你,徐军长,安心等消息吧,你太太,这三天内,一根头发都不会少。” 视频突兀的中断了,徐慕舟牙根咬的咯吱作响,他赤红双眸望着面前手机屏幕,忽然伸手拿起手机重重摔在了地上。 “军长,这一次您无论如何都不能一个人去……” 陈敢大着胆子开了口,虽然他知道这话会让军长盛怒,可他还是必须要说。 徐慕舟根本不理陈敢,直接让司机调头回帝都,他要亲自去见厉慎珩。 这一去,谁都知道生死未卜,但帝都军区却不能一日无主,有些事,他必须要交代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