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所以,周念那时候是受了多少委屈?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67章 所以,周念那时候是受了多少委屈?

顾英男靠在洗手池上,笑着笑着就哽咽出声了:“你怎么才能放过我,你怎么才能彻底的放过我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等我报了仇” 男人沉默了片刻,声音里隐约有了一丝的和软:“你就带琪琪走吧。” 电话挂断了,顾英男缓缓的滑坐在室内冰冷的地板上,她捂住自己的脸,呜呜咽咽的哭了出来。 徐慕舟再一次去看宋小山,临走的时候,宋小山忽然轻轻拽住了他的衣袖。 顾英男的心脏骤然缩紧了,路弯弯笑道:“小山是想让慕舟哥再留会儿,想和慕舟哥说说话呢。” “那你们先回去吧,我再陪会儿小山。” “慕舟哥,不会打扰您的公务吧。” “不妨事。”徐慕舟望着路弯弯,十分温和的笑了笑:“再大的事儿,也没小山重要不是?” 路弯弯欢快笑了,宋小山似乎也被逗乐了,跟着笑了起来。 “走吧,英男,咱们先回去吧。” 顾英男只得先离开了。 她一颗心噗通噗通跳的十分厉害,但却完全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一切继续发展下去。 宋小山和路弯弯不是她的女儿琪琪,可以被她任意捏在掌心里。 等人都走了之后,宋小山又指着门示意弯弯先出去。 路弯弯什么都没问,和徐慕舟招呼了一声,就出去了。 但她出去了,却并未远离,推了囡囡的推车出来,就在走廊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 “小山,你想和我说什么?” 宋小山摸索到徐慕舟的手,骤然的握紧了。 他说话十分费力,一些简单的字眼,对于平常人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可对于宋小山,却不啻于一场苦修。 但徐慕舟还是从他有些含混不清的语句里,听出了他说的那个名字。 顾英男。 “小山,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出事,和顾英男有关。” 宋小山靠在床上,他的眼睛上蒙着纱布,他没有眼睛了,再也不能从他的眼睛里辨认出任何的情绪来。 过了有几秒钟,宋小山轻轻点了点头。 他虽然没有实证,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切绝对和顾英男有关。 在他接到顾英男那个怪异的电话之后,在他听到顾英男几次问他,是不是铁了心要那样做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只是他没有时间去思考,一切就已经发生了。 也许顾英男最后的那个电话,是想要给他一个机会。 可是,就算一切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徐慕舟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有人在他的胸腔里忽然点了一把火,那把火沿着他的血液流窜到他额四肢百脉,他的每一寸骨血,都在燎燎的燃烧着,将他血管里的每一滴血都烧的沸腾起来。 宋小山攥着他的手,很凉,没有什么力气,可他尽了最大的能力攥紧了徐慕舟的手。 “慕舟哥。” 宋小山含含糊糊的又喊了一声,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她,喜欢你喜欢你了好多,好多年” 徐慕舟怔然的坐在那里,像是兜头被人浇了一盆冰水,那些炙热的燎原大火瞬间熄灭,只余下一片可笑的灰烬。 他这一刻,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 怨不得那时周念,会有些介意顾英男的存在,怨不得,她和顾英男,怎么都没办法好好相处。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十分准的,而周念,也许在第一次见到顾英男的时候,就觉察出了什么。 可她什么都没说。 甚至在当初顾英男受伤之后,他让顾英男搬到官邸去住的时候,她默默的打理好了一切。 徐慕舟想到,当时他还夸周念很有个贤内助的样子。 此时想来,他只觉得自己愚蠢的可笑,而周念,那时又受了多少委屈? 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不过是纯粹的同学情谊战友情分而已,他也一直如从前在军校时一样,只将顾英男当作昔日的小师妹看待,可现在想来,他心里惦念的是战友情,可顾英男 “小山” 徐慕舟心底一片翻江倒海,他抬起手,轻轻抚了抚宋小山的肩膀:“是我对不起你。” 宋小山使劲摇头,唇角抽搐颤栗,他冰冷的手指无力的攥住徐慕舟的右手:“慕舟,哥你,你要,要小心” 徐慕舟赤红双眸,用力点头:“放心吧,小山,你放心。” 他不会,再让自己的身边人,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还未离开医院,徐慕舟就直接吩咐了陈敢,医院这边,宋小山和路弯弯母子的安全,一定要得到万全保障,再不能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然后徐慕舟又让李副官亲自带人立刻赶去h市,周念一个人在那里,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只是帝都距离h市实在太远,李副官就算现在立刻动身一分钟不耽误,也要到临近晚上才能赶到。 徐慕舟心中不免有些隐隐担忧,干脆又让李遇直接通知了h市的驻军负责人,让他们暗中保护周念。 但很快传回来消息,周念此时不在h市,她带了几个学生出去写生了,要等到后天才回来。 徐慕舟只得强自定下心来,让李遇路上不要耽搁,尽快先赶过去。 毕竟现在隔的太远,鞭长莫及。 车子快行到军区的时候,徐慕舟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立时让秘书打电话到福利院去。 果不其然,那边的阿姨说,顾英男刚才过来接了琪琪出去玩,刚走一个小时。 徐慕舟立时眉毛紧紧蹙了起来,挂了电话,他吩咐司机继续开车回军区,又让人将陈默和江淮安都叫了过来。 顾英男抱着琪琪坐在车上,此时,她心里混乱如麻,完全不知该去哪里,该做什么。 琪琪安安静静的坐在她腿上,哪怕顾英男根本不搭理她,可小姑娘心底却也是有些欢喜的。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顾英男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样,差点弹起来。 她怔然的望着忽然震动的屏幕,待看到是陈默的号码,她方才骤然的吐出一口气,整个人稍稍松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