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被卖的物件儿而已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59章 被卖的物件儿而已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一遇总统定终身最新章节! 毒品的事周念是被人算计了,当初他虽然护着她了,但心里也起过疑。 她没弄清楚云晟底细,不知他是好是坏,就利用自己军长夫人的身份放走云晟,他先提出离婚又送去离婚协议,说起来,他俩谁也别说谁,这一次彻底扯平了。 不过他是男人,男人就该大度一点,所以周念这样偷偷跑了,他虽然心里有气,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但也该大度的包容自己的女人。 更何况她在滇南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身为丈夫,更不能再逮着从前的事,斤斤计较。 云晟说,让他不要逼她,让她自己选择,她在H市过的挺自在的,他也就暂且先不要打扰她好了,徐慕舟按捺下想要直飞H市的冲动,回了官邸。 佣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徐慕舟看着一桌子琳琅满目的菜色,蹙了蹙眉:“有没有牛肉面?” 佣人愣了一下,忙道:“您之前交代过的,不让厨房做面,说是,说是都让太太做……” 佣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慌乱的不敢看徐慕舟的脸色。 徐慕舟沉默了一会儿;“行了,你们下去吧。” 官邸的厨师手艺是很不错的,徐慕舟却觉得有些食之无味。 吃了几口,手机震动起来,徐慕舟搁下筷子,接了电话。 车子在黄昏的暮色中穿行,最后驶进了夜色的后园。 江沉寒几人已经到了,见他过来,众人笑着寒暄。 帝都的严冬已经过去,如今正是春日乍暖,夜色这样顶级的会所,自然无一处不精致。 男人们站在湖边围栏处抽烟,地灯散发出柔和清幽的光芒,这些男人都是人中龙凤,个个风姿昭彰,此时凑在一处,丰神俊朗有之,风流倜傥有之,成熟稳重有之,刚毅威仪有之,倒是赏心悦目的很。 陈景然却是最后到的。 而随同他一起来的,却是他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妻,冰清玉洁的许白露小姐。 春日的夜色里,许白露穿着一件有些民族风的斑斓连衣裙,长发结成一个辫子垂在胸前,走路的时候脊背挺的很直,小瓜子脸,眼睛也细细长长的,看起来很有气质。 她挽着陈景然的手臂,随同他一起,从夜色深处走来。 高斌摘了嘴里的烟,‘艹’了一声。 圈里哥们都知道,谁把女人带来见这些兄弟,那就说明是过了明路了,也就是承认了她的身份,算是给了名分。 就如当初含璋和静微刚在一起,他就带了静微来见他们一样。 甚至当年,江沉寒也带了宋宓儿来。 许白露对众人很有礼貌的微笑,问好。 众人自然也是笑着热络的回应,毕竟,陈景然认可了她的身份,他们总得给自己哥们儿面子。 徐慕舟却有些淡淡的,只是颔了颔首算是招呼。 周念和姜烟关系特别好,也许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姜烟再怎样为帝都的人所不齿,可周念就是觉得她好,别人也没办法。 徐慕舟自然也知道周念如今住的房子也是姜烟的,姜烟给了她二十万的事,他也清楚。 他从前对姜烟也有偏见,自然,她自己也从来不珍惜自己的名声不是。 但后来陆续从周念嘴里听说了一些姜家的事,徐慕舟心里才清楚,有这样的后妈在,姜烟名声能好了才奇怪。 这些内情无人得知,但大约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徐慕舟对姜烟渐渐也不再如从前那样深恶痛绝。 甚至,不知为何,在今晚陈景然忽然带了许白露来时,他心里竟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舒服。 许白露自始至终都落落大方,她是学霸,又是才女,谈吐得体,虽然出身平庸了一些,但架不住人家后天努力,如今和陈景然在一处,得了陈家长辈的欢心,也渐渐阔了起来,洗去了从前身上的穷酸之气。 目测她今晚手上拎着的那个包,至少也过百万了,按照许白露的身家,怕是要奋斗十年才能买得起。 可现在她随意的拎着,小羊皮的材质那么娇贵,也不见她有爱惜之态,仿佛这就是一个为她服务的包,而不是什么要小心呵护的奢侈品一样,许白露融入上流圈子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得不让人佩服。 高斌很快就和许白露说的热闹起来,他是个人来疯,什么人都能相处的好。 场子渐渐也就热闹了,陈景然面上自始至终带着淡淡的笑,但却能让人感觉出来,他这笑也不像是真切的。 湖面上生了隐约的雾气,不远处的回廊上,忽然传来清脆的巴掌声。 这边说话的声音蓦地一顿,众人都下意识的看了过去,隔着夜色,看的不太清楚,但隐约能看到一抹火红的裙摆,陈景然夹着烟的手指,蓦地松开了。 “你当你是谁?呸,不过是你爸当物件卖给我的一件东西罢了……” 男人粗犷的嗓门隔着浩淼的水面传来,接着又是巴掌声,夹杂着几声不堪入耳的辱骂。 许白露好看婉转的眉微微的蹙了蹙:“这种地方,还有这样素质的男人?” “我告诉你,你今晚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爷花了那么大价钱,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再说了,你姜烟不就是公交车吗,我今天上一下怎么了?也不差我这一个吧……” 姜烟这个名字一出来,似乎连空气都凝住了。 好一会儿,高斌忽然低低骂了一声:“我他妈的怎么觉得忍不下去了……” 那男人的声音忽高忽低,似乎在推搡着女人往什么地方去,不时传来重物碰撞落地的声音。 那女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声音。 徐慕舟扔了烟,迈步就要过去。 “景然……”许白露低低唤了一声,夜色中,男人颀长挺拔的身躯越过了她,向着远处的回廊走去。 走了几步,陈景然忽然快步跑了起来,高斌也立时追了过去:“他妈的,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姜烟就算是公交车,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给他上,还有,姜仲逊那狗东西可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亲闺女都要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