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焐不热没心肝的女人周念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58章 焐不热没心肝的女人周念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一遇总统定终身最新章节! 隔壁几家邻居的小孩子,常常跑来这里玩。 宋姨性子和善,常常给孩子们制作一些小点心和小零食,还养了几只特别可爱的布偶猫,很招小孩子喜欢。 而今多了个周念,院子里就更热闹了一些。 周念又这样会画画,把孩子们和布偶猫玩乐的画面都画了下来,竟是十分的栩栩如生。 那些孩子家长就闲话着说,不如让周念教孩子们画画,也省的放了学就像野猴子一样四处乱窜。 周念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还能发挥这样的价值,心里不由得有些向往。 和宋姨说了之后,没想到宋姨十分的支持,立刻就把一层的空屋子收拾了出来,专门让周念画画和上课用。 周念生的白嫩漂亮,小孩子们也是视觉动物,都喜欢她,听说可以跟着她学画画,个个都雀跃不已,纷纷报名。 周念最初是想着不收费的,家长只要把孩子们的学画工具准备好了就行。 可没想到大家都不答应,最后只得妥协,一个孩子一个月就收三百块,再多,周念是绝不肯再收了。 她自认自己画画的水平还没达到可以教授学生的地步,因此就更是兢兢业业。 好在她基本功还不错,在帝都又扎扎实实的跟着美院的教授学了几个月,因此倒也渐渐上手了。 孩子们最初是好奇,一窝蜂的都闹着要学,等到真的开始学了,很多孩子就坐不住了,到最后,留下来耐心跟着周念学画的,也就剩下五六个孩子。 周念教的很用心,孩子们也学的很用心,不过两周时间,有两个极有天赋的孩子,已经似模似样的可以临摹人物小动物了。 倒是让家长们欢喜的不行,主动嚷着非要给周念涨学费。 能住在这地段的,也都不是穷人家,周念实在推拒不过,只得象征性的加了一些,这般算来,教这几个孩子闲暇和周末学画,竟能顾得住她自己的日常开销了。 周念自己能挣钱养活自己,这种感觉是特别不一样的。 她活到二十多岁,这还是头一次,发现自己也有价值,也能发挥余热,那种成就感和幸福感简直是让人难以想象。 而更重要的是,从她开始教学生画画之后,她日益忙碌起来,忙着教孩子们,忙着给自己充电,竟是再也没多余的时间来多愁善感。 算起来,这两周,她忙的连想起徐慕舟的时间几乎都没有了…… 而周念却不知,她在H市的一举一动,做的所有事,几乎事无巨细都被人看在眼里,一一传入了徐慕舟耳中。 周念日子过的惬意,徐慕舟倒又不高兴起来。 这女人惯是没心没肺,从前一个人待在滇南,也乐得逍遥,不管他和小白死活,结了婚也不尽心尽到妻子和母亲的责任,如今签了离婚协议,更像是鱼入大海一样自由自在。 几年夫妻生活,昔日那些柔情蜜意,她就这样直接抛到了脑后去,还真是无情无义。 这倒也是她的性格,从一开始她不就是如此吗? 哪个女人结婚的时候就想着离婚? 也就她这种焐不热没有心肝的女人才能做出来这样的事。 徐慕舟心情很不好,把屁颠颠来汇报的李副官直接轰了出去。 李副官委屈的不行,让人盯着太太的人是军长大人,现在他的人尽心尽力做事,反而连个好脸色都看不到。 李副官越想越委屈,干脆他就不待在帝都了,他也去太太那去,做个小学徒小跟班,也不受气不是? 心里抱怨完,李副官还是老老实实该干嘛干嘛去了。 徐慕舟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又叫了陈敢进来,问他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上次马路上的监控已经调了出来,陈敢让人顺藤摸瓜,倒是很快捉住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却不承认她往周念包里塞了东西。 对方是个哺乳期的妈妈,陈敢也没办法下手不是,这两天事情还胶着着。 徐慕舟一听,当时就恼了,让陈敢把人提出来,他要亲自问。 那女人被抓来几天,原本就有些心惊肉跳日夜不安的,现在听说堂堂帝都军区的大军长要见她,吓的整个人抖的不成样子。 徐慕舟懒得和她废话,直接让人把她孩子抱走,又让训导员把闪电牵了过来,虽然这手法对付女人孩子是有些过了,但是到这种关头,徐慕舟实在没耐心跟人耍太极。 也是因为知道这孩子是女人亲生的,才用这一招。 果不其然,孩子被抱走,那女人脸色骤然就变了,再看到训导员牵了个那么大的狗进来,当时吓的就跌坐在了地上。 徐慕舟板着冰山脸的时候,确实是一副极其可怕的煞神模样。 “陈敢,再问她最后一次,招还是不招,不招的话就先喂闪电,闪电正好几天没吃肉了!” 陈敢抱着孩子,偷偷的轻轻掐了一下,襁褓中的小婴儿吃不得疼,当即哇哇哭了起来。 陈敢心里忙说了几百个对不起。 孩子一哭,那女人也跟着掉眼泪,母子连着心,天道伦常都是这个理儿。 想到那到手的三十万,这下就要还回去,女人哭的更伤心了,但孩子是身上掉下来的肉,还是比三十万更重要一些。 女人哭哭啼啼的把事情来龙去脉都倒了出来。 “有人给你三十万,让你这样做?” “是,让我做完就离开帝都,还说我要是敢在帝都出现,就让人杀了我们母子……” “那你怎么还敢留在帝都?” “我孩子爹在帝都打工,村里人说他和别的女人好上了,一直躲着我,我没找到他爹,我往哪去啊……” 女人坐在地上,拍着腿又嚎啕哭了起来。 “给你三十万的人是谁,你老公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和他说清楚。” 徐慕舟看向陈敢:“剩下的事交给你,再做不好,自己知道该怎么办。” 陈敢大气都不敢喘,毕恭毕敬送了徐慕舟出去。 徐慕舟开车回官邸的路上,心情十分不好。 毒品的事周念是被人算计了,当初他虽然护着她了,但心里也起过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