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徐慕舟才不会找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57章 徐慕舟才不会找她

琪琪眼底的光芒骤然亮了起来,她使劲点头,欢喜的不行:“好,琪琪听话,琪琪一定会听话的!” 顾英男又摸了摸她的发顶,目光幽深看了她一眼,这才站起身来离开了。 琪琪的目光一直追着顾英男的身影,直到看不到了。 江淮安打趣了一句:“咱们抱了半天了,英男一下都没抱,小丫头却好像更喜欢英男,真是不公平!” 徐慕舟没有说话,都说骨肉亲情最难割断。 都说这世上就没有不心疼孩子的母亲,可顾英男,却好似是个例外。 琪琪是她的亲生骨肉,而对于亲生骨肉,她都能这样绝情 徐慕舟不由得有些齿冷,那么还有什么事,是她不能做出来的? 离开福利院的路上,顾英男的情绪一直都十分低落。 回到住处,哦对,她现在已经搬出了帝都的军长官邸。 是徐慕舟的意思。 他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周念现在不在帝都,她若是继续住在官邸,影响不好,更何况帝都如今已经太平了,她搬出去住,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顾英男自己心中有鬼,本就心虚,若是整日和徐慕舟住在一个屋檐下,她怕是自己也要活活煎熬死了。 找房子的事情要慢慢来,顾英男暂时住在了军区招待所。 回到房间,她打开了那只手机。 手机里有一封邮件,并不长。 顾英男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忽然咬牙暴怒,抄起手机重重砸在了床上。 她粗喘着坐在地毯上,好一会儿,她渐渐平复下来,又把手机捡了回来。 那个人也真是疯了,可她顾英男不能陪着他发疯。 他要和徐慕舟斗个你死我活,他只管去斗,非要扯着她也走上这条死路是为什么? 这些年,她替他做了多少事了,补了多少窟窿了,他怎么还是不肯放过她? 顾英男到底没能忍住,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你想逼死我,是不是?” “大不了我就和你鱼死网破,我活不成,你也活不了,咱们就一起死,琪琪也一起死!” “我这些人活成这个鬼样子,早就活腻了,与其这样不人不鬼的活下去,还不如一死了之” “你不是人,你就是个魔鬼,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我不会按照你说的做的,我不会杀他的你死了这条心,你死了这条心吧1“ “我有什么好怕的?身败名裂又如何” “你敢!你敢扯到我家人身上你敢,我杀了你,杀了你!” 电话却已经挂断了,顾英男像是疯了一样再打过去,却已经打不通了。 她像是被抽走了魂魄一样,怔然跌坐在了地上。 是啊,她几乎都要忘记了,她不是只有一个人,她背后还有顾家,她的爷爷是个根正苗红立过大功的退伍军人! 如果爷爷知道了她所做过的一切,如果世人知道了顾家出了她这样的不肖子孙 顾英男靠在墙上,捂住脸,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那个后果不是她可以承担的,也不是顾家可以承担的。 可是 不要说她有没有可能杀了徐慕舟,就算是有可能,有机会,她也根本舍不得! 她该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的到来,几乎将顾英男整个人都砸垮了。 而更让没想到的事儿,还在后面。 回帝都之后的第三日,深夜。 徐慕舟接到了路弯弯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宋小山,醒了。 他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 医生正在对宋小山进行全面的检查,路弯弯守在门外,满脸的泪痕,眸子却亮的逼人。 “弯弯,怎么样了?” 路弯弯看到徐慕舟几人赶来,眼泪陡地就落了下来:“医生说还要等检查完再说。” “小山,真的醒了?” 徐慕舟竟是有些不敢置信,宋小山当时伤的太重了,能捡回来一条命,都算是万幸。 可现在,他竟然醒了 路弯弯红着眼圈使劲点头:“嗯,我也以为我看错了,我还掐了自己一下,可小山真的醒了,我握他手的时候,他的手很凉,也没有力气,可他却回握了我的手一下,虽然很轻,可我感觉到了,慕舟哥,是真的,小山真的醒了” 医生从检查出来,边走边摘下了口罩。 徐慕舟几人和路弯弯立时迎了过去。 “军长,宋少确实有苏醒的迹象,这简直算是奇迹,我想请帝都这边最好的脑科专家一起会诊,争取让宋少早点康复” “你安排吧,需要什么,只管开口。”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只要小山能醒过来,你们就是头功。” 徐慕舟心内也不免有些激动,宋小山出事,他是心里最不好受的一个。 因为他知道,这是对他徐慕舟的报复,所以才牵累到了无辜的宋小山。 而对于路弯弯母子三个,徐慕舟更是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虽然自始至终,路弯弯都不曾有过任何一句怨言。 但她越是如此,徐慕舟越是觉得心中亏欠他们一家。 如今,小山总算要醒过来了,这真是这段日子来,最好的一个消息。 徐慕舟又去看了小囡囡,小姑娘还不到两个月,白白嫩嫩的特别漂亮可爱,很像小山。 只是可惜,小山就算是醒来了,也永远看不清囡囡的模样了。 徐慕舟想到这些,不免心情又低落了下来。 路弯弯甚至还安慰了他几句。 她现在真的不求其他了,最初的时候,她只要小山还活着。 活着就还有希望,死了才是一了百了什么都没了。 而现在,小山很可能就要醒过来,会渐渐的恢复,她的心里,已经不能再满足了。 人不能这样的贪心,路弯弯从来都不是贪婪的人,她只要他们一家四口,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周念刚到市的时候,还有些提心吊胆,但一日一日都是风平浪静,她又觉得自己有些过于自恋了。 徐慕舟那样自负骄傲的人,她来了这样一出,他怎么可能还会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