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你还没有资格这样称呼我的妻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50章 你还没有资格这样称呼我的妻子

云晟的手指还在她的头发上,她还在仰着脸对云晟笑。 她很年轻,长的算是漂亮,也有些可爱,云晟更不用说,云家的子弟,当年在滇南,亦是无数闺秀的梦中情人。 徐慕舟之前看到两人对坐的照片时,心头都曾泛起一个可笑的念头,他这个丈夫,甚至都认为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很配。 而此时看到这样真切的一幕,带来的冲击自然比照片更要大的多。 徐慕舟眼底原本带着的一抹柔和,一点一点的散了去。 他唇角绷的很紧,刻出深邃阴沉的纹路来,他的眸光带着说不出的寒意笼罩着她和云晟。 周念眼底的笑瞬间散去,云晟也跟着站起,回身。 “徐军长。”云晟含笑,对他微微点头。 徐慕舟攥着保温饭盒的提手,目光越过云晟,直接落在了周念脸上,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可笑的,撞破了妻子在偷情的丈夫。 “离婚手续还没办妥,云少爷就登堂入室,未免太不将我徐慕舟放在眼里了吧。” “我只是来看看念念。” “念念?” 徐慕舟冷嗤一声,薄唇含霜:“云少爷暂时还是没有资格这样称呼我的妻子吧。” “云晟怎么没资格了,我们高中就认识了” 周念忽然开了口,她飞快的看了徐慕舟一眼,目光又转向云晟:“云晟,你坐着。” 徐慕舟的脸色骤然一片铁青。 他一大早就去给她准备营养早餐,她和云晟却在病房里说说笑笑**不断。 这会儿还公然护着云晟,徐慕舟几乎要克制不住把饭盒砸在地上的冲动。 只是,他终究还是自制力惊人,更何况,他总不好在云晟这个毛头小子跟前,表现的这般易怒暴躁。 云晟却并没有坐下,他深深看了周念一眼,唇角牵出浅淡的一缕笑来:“念念,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周念蓦地抬头,却发现云晟的脸色微微有些变了,而他此时似乎在极力的克制着什么,双拳紧攥,眼底渐渐一片赤红。 云晟已经感觉到了身体上的异样,他不想在周念面前表露出丝毫,不想让周念看到他这个狼狈的样子。 “云晟” 周念却陡地想到了什么,立时眼圈就红了。 徐慕舟却忽然上前一步,一手攥住了云晟手腕:“跟我出来。” 云晟没有反抗,任徐慕舟将他直接拉了出去。 门关上了,周念怔怔的坐在床上,她又想到了云晟手臂上那些针眼。 他那么好的人,那么好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这样? “你吸毒?” 云晟笑了笑,没有否认:“当时没有办法,我不吸,他们不信我。” 徐慕舟忽然粗声骂了一句。 云晟渐渐开始发抖,骨头缝里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着一样,难受,无法形容的难受。 “对不起,请让我先回去” “云晟,你这样硬扛是不行的。”徐慕舟又紧攥了一下他的手腕:“你等着,我马上安排人送你回帝都。” “徐军长,这种事,只能自己扛过去。” “自己扛是一回事,药物干涉也是一种办法,现在温庭森的医院团队已经研发出了一种新药,据说效果还不错,你去试一试” “徐军长。” 云晟抬眸望着徐慕舟:“我可不可以恳请您一件事。” “你说。” “不要逼周念,让她可以自己抉择一次,好不好?” 云晟说着,眼底溢出的笑带着心疼:“她出身那样的家庭,该是从小到大,都从不可以自己决定什么吧,你如果喜欢她,能不能尊重她?” 徐慕舟一时沉默了下来,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 尊重,他对周念尊重吗? 他把她当太太,当妻子看待,太太该有的一切,她都有,太太该得到的一切,他都从不吝啬。 可是实际上,他尊重过她吗? 自始至终,他其实都将自己摆在了一个高人一等的位子上。 对于周念,从来都是,他想要她怎样,她就得怎样。 怨不得周念会说,她和他不合适。 而云晟,与她数年未见,只是这样匆匆几面,却比他这个丈夫,对自己的妻子了解还要更深。 徐慕舟平生第一次生出无力的挫败感。 “我会考虑,你现在去帝都吧。” 徐慕舟终于开了口,虽然他没有应下,但对于他这样身居高位久居人上的人来说,愿意考虑就已经是一种妥协。 “好,我会配合温庭森医生。” “云晟,希望能早点听到你的好消息。” “我也希望。” 面对喜欢的姑娘,纵然再怎样想的通透愿意放手,但还是希冀着,能有一线的转机。 云晟转身走了,徐慕舟看着他料峭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他竟是生出一种恶毒的庆幸来,若是云晟不曾经历这一切,周念也许,真的就和云晟在一起了吧。 徐慕舟回到病房,周念还在床上坐着发呆,她似是刚哭过的样子,眼睛很红。 徐慕舟知道她是因为云晟的事在难过,他心里自然不舒服,但是那个人,却又不像是寻常情敌,对于他,连恨意和嫌恶,都生不出来。 “先吃早饭吧。” “云晟怎么样了?” “我让李遇亲自带人送他回帝都,温庭森的医院有专家团队研制出了新药,应该有效。” 周念蓦地大松了一口气,眼红红的看着徐慕舟:“他会好起来的,是不是?” 徐慕舟沉默了片刻,到底还是点了点头:“嗯,会的。” 像是他说的话是金口玉言一定有效似的,周念脸上立时有了淡淡的光彩,不再像方才那样一片灰败。 “吃饭吧。” 徐慕舟把饭盒递过去。 周念这会儿心情好了一些,也有了胃口,徐慕舟准备的早餐,她吃光了大半。 徐慕舟看她低着头一口一口秀气的吃饭,长发柔顺的散在肩上,时不时会滑落下来,她就会抬手理一下,重新挂在耳后。 这个动作一直重复,徐慕舟站起身,走到了她身后,将她一头长发全都拢到她背后,然后轻轻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