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反转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43章 反转

荒山,孤坟,云晟执了一壶竹叶青,跪在墓前。 人人传言滇南云家百年清誉被不肖子孙毁于一旦,甚至当年云家灭门惨案之后,云家族人都不敢大张旗鼓的为这些枉死之人安葬。 只能委屈的的挤在这荒山僻凉之处,连香火都少的可怜。 云晟将壶中酒缓缓倾倒在墓前。 世态炎凉,莫过于此,云家鼎盛之时,门前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云家身披污名满门灭口以后,却连祭拜之人都稀少可怜。 云晟无数次曾想,父亲可曾后悔过当年所作所为,就这样牵累了妻子儿女和无辜仆从。 但在他也走上了这同样的一条路之后,他方才终于明白父亲的抉择。 若是让他再重新选择一次,想必,父亲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云晟一直在父母墓前待了整整一夜。 待到天亮他正要离开之时,却忽然山下来了一行人,人声鼎沸吵嚷不堪,云晟本不预理会,却见那一行人手持铁锹镐锤,竟是直奔云家墓地而来。 云晟见他们来势汹汹极其不善,立时上前阻拦:“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云家之前就不干净,被人家一把火烧死了一二十口人,现在又出了不肖子孙,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入土为安?” “云家出了什么不肖子孙?” “你没听说?云家那个叫云晟的,就是和咱们前军长太太有私情的,在帝都杀了卧底警察,被军方通缉……” “呸,咱们滇南出了这样的败类,真是丢脸!” “不但是云家那不肖子,还有那个周念,我就说周家出来的没一个好东西!真是从根儿上就烂了臭了!” “是啊,我都后悔,那天没跟着上去踹那女表子几脚,也出出气!” “你说什么!你方才这话什么意思!” 云晟骤然脸色大变,他上前一步,修长手指蓦地紧紧攥住那喋喋不休的男人衣襟,骤然收紧,面色狰狞。 他们竟然敢对周念动手,他们竟然敢打周念! 云晟瞬间失去了全部理智,这些年,他最擅长的实则就是忍。 颠沛流离的那些年,他能忍,在容家被容家那二世祖欺负践踏,差点送命,他亦是能忍。 为了博取那些毒贩子的信任,他眼都不眨的为自己注射毒品,毒瘾发作时万蚁噬心那样的剧痛和折磨,他也咬着牙忍了。 这些年过去,他以为自己没什么不能咽下去,可这一刻,当他知道,周念因为他的缘故,竟被这些下三滥的人给打了…… 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濒临爆发的失控情绪了! 云晟身手算是极好,但他面前是十几个年轻男人,到最后,云晟满头满脸的血,可对方也倒了一大片。 这一场斗殴,很快惊动了警方。 云晟原本并不在意这些所谓的立功或者是名扬天下,但此时此刻,云晟却不愿再遮掩自己的真实身份。 甚至,哪怕因此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他也在所不惜。 而滇南这边在徐慕舟亲自致电之后,自然立时做出了决断,并为云晟正了名。 与此同时,与云晟一同洗刷了身上冤屈的,还有背负骂名数载的云家一十七口。 一时之间,云家从人人喊打的罪犯,成了真正的无名英雄。 而周念,自然而然也被抹去了身上的罪名。 当日曾上门闹事的那些人,醒悟过来自己被人利用之后,个个羞愧无比,有人曾试着想要去登门道歉,可周念紧闭大门,一概不见客。 滇南的风向一变,周家立时又安分了下来,周娴周娅姐妹龟缩在家不敢出门,连林家都跟着低调了起来。 本来那几日,周念住处日夜被人骚扰,还被人打上门去搧了一耳光又踹了几脚,林家当时是有些得意的,林太太和林彤也连着得瑟了好几天。 可现在出了这样的转变,一盘死棋眼瞅着就这样活了,连纵横半生没碰过壁的林太太都不免丧气。 有什么办法,有些人就是天生的好命。 谁能想到当年在周家被凌虐差点死掉的丧母孤女,竟还有今日这样的造化。 而滇南的这些事,当然事无巨细都传入了徐慕舟耳中。 李副官在汇报了滇南这些事之后,就十分机灵的悄悄退出了办公室。 他又不傻,自然瞧得出来,他们军长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实则是要动怒了。 虽然两人闹的离婚协议都签了,但李副官也瞧得出来,军长心里没能放下太太。 而现在云晟的身份大白了,太太自然也是无辜的,两人之间原本天大的矛盾,也就不是事了。 在李副官看来,两人是早晚要和好的。 只是现在,英雄救美的却是别人,军长心里这股子火气,自然要找个人发泄出来。 徐慕舟当夜就去了总统府。 第二日总统府一纸命令就发到了滇南。 勒令周家上上下下三天之内搬出滇南,自此,永不许再踏进滇南半步。 而厉慎珩更是直接让人拟了周家一百六十条罪名,将这昔日残暴而又挥金如土的滇南王给从头捋到脚,捋了个干干净净。 据说周世昌接到命令就气的吐血晕厥了,而周太太更是连惊带怕直接病的起不来身来。 周娴周娅姐妹更是苦不堪言,她们和婆家丈夫不睦,婚姻早就名存实亡,现在周家彻底被踩死,婆家更是容不下,可周家现在也成了一条漏船,怎么能继续让她们过锦衣玉食的生活?怕是连安安生生过日子都成了奢望。 三天转瞬即到,周家上下要连夜离开滇南,再不许踏足进来。 周世昌面无人色被人扶上车子,周太太和周娴周娅姐妹也挤了上去,再加上乱七八糟的一些行李,车子也塞的满满当当,就这样摇摇晃晃的上了路。 周太太隔着车窗看着外面恢宏富丽的周家老宅,周家世代滇南王,如今却落得这样的地步…… 周太太不由再次掩面哭泣起来。 周娴怔怔望着前方,昔年在涵口关,第一次遇到厉慎珩的时候,她还在得意洋洋的想着有朝一日她坐上凤位该是怎样的让人羡慕。